去情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得法時我還是一名大法小弟子。這些年中在大法中成長,有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導、父母的教育和幫助,使我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用正念走在修煉的路上。但是常人社會大染缸的污染、生生世世的執著與業力不斷的往出返使我在魔難和過關當中依然艱難。尤其是過情關。

每個修煉人的執著都是不同的,我個人而言,對於名利的執著很淡,但是對於情的執著卻尤其難放。由於從小修煉的原因,所以我一直到大學畢業工作後都沒有處過男朋友。但這並不說明我沒有色慾心和對男女之情的看淡。

以前我對修煉人的婚戀問題一直是持堅決反對的態度的,現在看來,除了抑制慾望和對自己修煉負責任的考慮是在法上之外,更多的還是人心,比如怕心,怕陷入情中掉下去、看到別人分分合合為情所困,怕自己在感情中也會受到傷害、怕找到的對像不夠好,滿足不了自己追求完美的心、怕真正觸及到自己的執著時做錯事,有逃避心;又聽有的同修說可以為了符合常人狀態找同修結婚,還不影響修煉,心想沒有感情的婚姻有甚麼意思,還不如不結婚。

但雖然我嘴上說不結婚不找對像,但其實情和這方面的執著心並不意味著沒有。大法弟子的人心,師父看的最清楚,一定會找機會給你去掉,讓你修上來;邪惡的舊勢力看的也很清楚,就是要利用這些人心鑽空子,讓你掉下去。

由於師父和大法給予我健康的身體、開朗的性格和寬容、善良的生活態度,使追求我的人不少。以往我都是果斷拒絕的態度,其中有的就成為朋友並明白了真相,有了好的未來。但這過程中其實並沒有真正觸及到我執著於男女之情的人心。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去年一個常人朋友開始追求我,無論我怎麼拒絕、打擊他,他都鍥而不捨,對我無微不至、百依百順。這讓我起了強烈的歡喜心,在別人面前被人寵愛證明自己多有魅力的顯示心,愛聽好聽話的心,雖然仍保持天天學法,但已完全沒了正念。當他再求我當他的女朋友時,我已是違心的拒絕了。沒想到他竟然哭了,並且以死來哀求我。我的善良此刻已沒有了法的威力,而淪為常人中的憐憫之情了。再加之我給他講真相時,他都靜靜的聽,說他母親也曾煉過功,並且願意為了我三退,為了我甚麼都能放棄。執著被愛的人心,怕再拒絕被他說我不好、說大法不好的求名心,怕失去這段看似真心的情意,我勉強的膽膽突突的答應了。

之後我的修煉狀態每況愈下,只能是強迫自己學法。知道學法要嚴肅,不能走形式,所以一走神的時候就重看一遍。但由於情的干擾,又會經常走神,所以一講法要看很長時間。雖然都看進去了,但是沒有對照自己,甚至明知道不在法上,也沒有去歸正,做不到實修,沒有提高,反而在往下掉。在色慾心的驅使下,每次與他親近時都覺得甜蜜,但是回到家學法時就會有非常強烈的罪惡感,覺得修煉人不應該那樣。可是由於當時情放不下,也不想放下,結果就像吸毒一樣,明知道不好,但總是戒不了,一手抓著神,一手抓著人,巨大的壓力讓我痛苦萬分,又無可奈何。

相處中,我發現對方為人處世的態度和方式是完全常人化的,而且是業力滿身、極度自私、受黨文化毒害深重、正念全無的,這讓我感到了修煉人與常人的巨大差距。後來在他生病時,我去看望他,讓他念大法好,給他真相護身符,他竟然拒絕接受並說出實話,他並非真心認同大法,而是為了追到我,得到我的認可才那麼說的。我再給他講真相,他根本聽不進去。這時我才幡然醒悟,看到他的本來面目。既然不接受大法,我決定與他分手。

讓我最受打擊的是,他欣然同意,與之前追我時的態度判若兩人,絕情而又冷漠,還說了很多傷人的話。真是像師父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的自尊心、愛面子心,爭強好勝的心,虛榮心全起來了,一向清高孤傲的我怎麼能受這樣的屈辱。雖然我表面強裝冷靜,沒有發作,但內心已是怒火沖頭,完全混同於一個常人了。

這一次真的是觸及到了我的根本執著了,針對我所有隱蔽很深的人心來了一次全面的大暴露。此後的一段時間,我長期處於這次的魔難當中,不能自拔,經常因為委屈心,以淚洗面;怨自己太不爭氣,因為心性有漏,上了舊勢力的當而產生悔恨心;感覺因為他自己掉下去了,對不起師父,沒過好關,對他產生怨恨心和推責任的心;當看到他又對別人好的時候,由於妒嫉心而產生仇恨心和報復心,想讓他這種迫害修煉人的邪惡常人遭到報應。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在執著、慾望、情魔和舊勢力的圍攻中,憑著最後的正念和師父的慈悲保護,並沒有突破人的底線,沒有失去作為一個修煉人的資格,否則真是要毀於一旦,無顏再面對師父了。

「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2]

大法是無邊的,師父是慈悲的。我沒有過好關,但師父沒有嫌棄我放棄我,反而更加幫助我點化我。回想十多年來風風雨雨的修煉歷程,在邪惡的迫害面前我都能坦坦蕩蕩、正念十足,這麼一個小小的情關怎麼能把我難住呢!怎麼能阻擋我精進的腳步呢!我一定要珍惜走過的路,努力實修,超越魔難,走好以後的路,不再讓師父失望。

我開始加大力度學法,只睡三、四個小時的覺,把三十九本大法書又系統的學了一遍。平時把向內找發現的執著心記在本子上,經常看一看,提醒自己及時去掉。把寫有「實修」的兩個大字的紙貼在醒目的地方提醒自己,歸正平時的一思一念,加大力度發正念,只要一有人心慾望上來,或者是以前回憶的畫面干擾,就發正念鏟除,堅決不承認那是真正的自己。要正念,不要人心。在每次發正念清理自己時都加上: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切都由師父為我做主。清理我空間場的一切情魔爛鬼,從我生命的最本源解體構成色慾心、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的一切因素。不看電視,上網時不看電視劇和電影等能勾起人的情的東西,不聽情歌,多聽大法弟子歌曲。在走路或者是坐公交車的時候聽《九評》、《解體黨文化》或者是背《洪吟》,不給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胡思亂想的機會。並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利用一切有利條件講真相,多救人,把心思放在修自己和救眾生的正事上。

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實修,我改變了之前的修煉狀態,放下了許多人心。一天晚上,我夢到之前的男朋友與我前世的緣份。原來前世的他,為我付出了很多,財富、權勢、家庭,甚至是生命,就是想要和我在一起。但最終我沒同意,還說我並沒讓你為我做這些呀,也沒說你為我做這些我就會跟你在一起呀。就連他父母來苦苦哀求我都沒心軟。可能他這個生命一直怨恨我,在這一世找到我來還他的情債。不管事實是否如此,我對他已經沒有怨恨了。他對我好的時候也好,對我壞的時候也好,或許都不是他真正的自己,而是舊勢力利用我們之間的這段淵源來檢驗我,從而達到毀掉我的目地。一個常人被控制是輕而易舉的,他只是舊勢力手中可憐的皮影,是我當時沒有正念正行,沒有修好,沒能救了他還差點兒害了自己。這時候我才體會到,執著的時候是自尋煩惱的苦,去執著的時候是撕心裂肺的苦,當真正放下的時候就不覺得苦了。真是「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3]。

在反覆的學法、向內找、去執著的過程中,我漸漸恢復了精進的狀態。寫出這篇交流文章,一方面是想全面曝光自己隱蔽很深的骯髒的人心,使它們在我的空間沒有容身之處,徹底清除它們,修好自己;另一方面是想給和我有類似執著的青年同修提個醒,希望能對同修們有所幫助,我們互相切磋,共同精進。

在此感謝明慧同修的無私付出,讓我們每週看明慧的時候都能有加油打氣的感覺,使我們添正念,再精進。

個人所悟,如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