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生命同化「真善忍」真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我於1998年初喜得大法,回首十多年來的修煉之路,下面僅擷取數點獻上,作為對這個特殊日子的慶祝和紀念。

一、嬌蠻女成了賢淑人

我從小出身在中共的高級幹部家庭,父親是中共篡政後的某市領導。從小就有優越的生活環境,不需要為柴米油鹽煩心勞神,在家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受著父母們的喜愛和哥、姐們的保護,漸漸的養成了驕橫跋扈、任性妄為、爭強好勝的不良習性,自己想要做的事,沒有人能改變得了。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師父將「真善忍」三個字,貼在我眼前三個月。每當我要做些出格的事時,「真善忍」三個字就提醒我:不可以隨便作為。比如隨地吐痰、亂扔紙屑、亂闖紅燈、肆意回嘴。修煉以後,原來到嘴邊要吐出的痰,看到「真善忍」,就咽到了自己肚裏;原來要隨手扔出的紙屑,看到「真善忍」,就揣到了自己兜裏;原來準備飛闖過去的紅燈,看到「真善忍」,就改紅燈停、綠燈行;原來要高調反駁的話,看到「真善忍」,就含在了自己的口裏。

二零零一年初,在中共誣蔑大法、構陷師父、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之時,我因製作和散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判重刑押送監獄。在監獄裏,我得到了同修傳給我的《洪吟》和師父的新經文,尤其讀到師父寫的《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我知道了自己的執著所在。其後,我在給家人的信中,對照大法對我的要求向內找,檢討了自己的不足,並向他們作誠懇道歉。姐姐看到信後,當時就哭了。姐姐說:沒想到小妹會向他們低頭認錯。在姐的記憶中,我這個人能說「對不起」三個字就已經不可思議了。可想而知,原來的我是多麼的固執和高傲。當我正念走出中共黑窩以後,大家談到這個問題還對我不大理解。我說:我是修煉了法輪功,是大法弟子了才這樣做的,我們師父說:「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不然,我怎麼會忍受這胯下之辱呢?要麼,就是精神崩潰了。兄、姐們說:法輪功真了不得!師父真偉大!把你變的這麼好了。

二、憔悴臉色換了容顏

我九八年初剛到煉功點時,當時的輔導員看到我臉色憔悴的不行,臉上還斑斑點點,人瘦如柴。這是在我修煉了一個月之後,他才告訴我的。

我自知得法晚,師父也點化我,叫我勇猛精進。我是兩、三天就讀一遍《轉法輪》,八個月下來,《轉法輪》就能背誦了;煉功幾乎是最先到煉功點。盤腿打坐一上來就是四十幾分鐘,十天後就是一個小時,一個月不到就是一個半小時,真正是小關大關一起過。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的本體改變很大。

煉功十多天後的一個早晨,我像往常一樣,洗完臉就拿出高級化妝品準備抹臉。然而,化妝品瓶卻落地打了個粉碎,好幾百元錢的東西,當即有點心疼。學法時,師父就讓我讀到:「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2]從此以後,再也沒用過化妝品。

二零零一年之後,我被中共非法關進監獄,我是唯一的一個女性冬天不用化妝品卻又是皮膚最好的人。犯人和警官無不羨慕。我對她們講:這都是修煉法輪功的結果,是師父給我的。

就在前兩天,有位多年不見的朋友看到我,問我多大歲數?我說你看呢?他說:看精神容貌最大不過四十歲。我告訴他:六十啦!他說:怎麼也看不出來。我說:這都是我修煉法輪大法得到的;其實你現在看到的只是表面,實質的改變你是無法想像的。他說:在大學讀書時,你是很棒的;走向社會之後,你的發展也是最快的;看來你永遠都是優秀的。我告訴他:你可千萬別只顧誇讚別人,也萬萬不可錯過了機會喲!

三、「病秧子」成了「健美婦」

我從小體弱多病,十歲以前幾乎是一個星期生一次病,甚麼猩紅熱、百日咳、扁桃體發炎、腸息肉、便血、蕁麻疹過敏、偏頭痛、鼻竇炎、反正三天兩頭沒有好日子過。到了三十多歲時,被名、利、情搞得又患上了乙肝、肝硬化、腎下垂、腎囊腫、脾腫大、子宮肌瘤、心室肥大、心衰、多發性痔瘡等,三十歲的時候醫生對我說:你的心臟像六十多歲人的。當時,我悲觀失望的不行。反正,身體已經到了極其脆弱的地步,平時只要別人打噴嚏我就感冒。

可我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沒上過醫院,沒吃過藥,以前的疾病痛苦都不翼而飛。沒修煉前,我冬天晚上要電熱毯、水焐子,一覺到天亮還睡不熱。自從煉功以後,一條四斤重的棉被就過了冬天。在監獄裏犯人說我蓋的棉被是最薄的,身體是最好的,和修煉法輪功的人沒辦法比,太神奇了。

一次,師父給我演化出前所未有的高血壓,達到270|170mmHg,監獄的醫務所所長感到非常緊張,要我吃藥。我對她說,我不吃藥已經給了你們保證,不要你們負責。那麼你們現在要逼迫我吃藥,就給我寫個保證,保證我身體不出問題。所長自然不肯寫。令所長不解的是:一般人血壓超過140|100mmHg,就得臥床休息、頭疼、頭脹的難以自理了。而她那麼高的血壓,還思維敏捷、行動便利、毫無障礙?這法輪大法太超常了,煉法輪功的人太神奇了,不是現代醫學科學能解釋的了的。

四、生命同化真、善、忍真好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日下午六時許,這天是大年除夕,我參加了新年學法心得交流會之後,就走進一家超市,買了些快捷菜和糖果、瓜子之類的,也算是年貨吧。在穿過一個小區正要過馬路回家時,一輛騎的很快的電動車遇到迎面而來的出租車,就突然將車頭朝我一拐,來不及躲閃,我被撞飛了起來,頭先落地,電動車倒在我的身上,出租車輪子離我的頭不到兩寸處嘎然而止。我倒在血泊中。

當我明白過來時,小區的保安和出租車司機正要把我扶起,我說:「你們不要動我,讓我自己起來。」此時,保安已把撞我的那個騎車的中年女子扣了下來,叫她陪我到醫院,那個出租車司機也要送我。我說:「我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你們走吧。」

保安見我嘴巴鼻子都在流血,滿臉傷痕,衣服也破了,走路又是一拐一拐的,就又上前勸我。我還是說:「我不會有事的,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有師父保護,謝謝你,讓她走吧,家裏人還等著她回去吃年夜飯呢。」

那個中年女子幾乎不相信我說的話,問保安:「她說的是真的?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八成我遇到活菩薩了。」出租車司機說:「不是活菩薩,勝過活菩薩。這樣好的人別處找不到,只有煉法輪功的人才會這樣。我遇到的不是一個、兩個了。」

保安說:「當今社會不容好人哪。公安、派出所的警察整天盯著我們保安,叫我們看到煉法輪功的人要抓,看到散發資料的要搜、要報告,給獎勵,否則在你班上出現情況就罰款,嚴重的還要開除工作甚麼的。現今良心都叫狗吃了。反正我是憑天地良心拿錢吃飯。再逼,我也要煉法輪功了。」

此刻,那位中年女子歉疚的走到我面前,說:「對不起你,當初撞倒你的時候我想逃走,被保安攔住了,現在叫我走也不想走了,我把你送到家才算。」我抖擻抖擻精神,說:「你看,我沒有事的,放心的走吧。」

此刻,圍觀的人還不少。對我的舉動都報以熱烈的掌聲。

我感到:生命同化真、善、忍真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