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新學員:不負萬古機緣(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接上文

去怕心 鏟除邪惡宣傳欄

一次,我無意中又走到了某小區那條通道裏,我不願再看那個曾貼過誣蔑大法文章的宣傳欄。於是,將頭轉向了另一邊,就在我轉過頭時,卻看到對面的宣傳欄裏貼了五、六排誣蔑大法的宣傳畫,這回是彩色印刷的。上面畫了許多動物,狐狸、大蜘蛛等來誣蔑大法,毒害眾生。我知道了是師父將我又一次帶到這裏來的。我的心裏無法形容是怎樣的難過,心跳加快,雙腳發軟。回到家後已經是淚流滿面!我在心裏不斷的呼喊著師父:「師父請您放心,這件事情弟子會處理好的。」

該處宣傳欄的環境特別惡劣,在某小區的通道裏。白天行人不斷,夜晚燈火通明,周圍通宵有人走動,保安隨處可見,通過那條通道的兩條路四個方向,全部處在攝像監控範圍之內。上一次由我去關閉電源開關、拉開宣傳欄的玻璃窗,同修配合一同清除宣傳欄內的所有誣蔑大法的文章。由於電源關閉後周圍一片漆黑,外面的行人看不到我們做甚麼,可是這樣很容易將保安引來。還有就是拉開玻璃窗時發出的聲音很大,在凌晨裏聽起來格外刺耳,也能將保安引來。那一次我和同修互相配合,在極短時間內完成並迅速離開。這一回條件比上次更要惡劣了,對方會不會做了防範?監控會不會一直有人在看著?還用上一次的方法行不行?身邊沒有同修?一大堆的客觀條件,真的不能再去冒險了……不對!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怕甚麼?就這樣,怕心和正念在一次次的較量著。

師父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8]

那天凌晨一點,我又去查看了一下環境。當時正下著小雨,竟然還有人坐在宣傳欄下面休息。我在心裏發出一念:「請師尊加持降一場大暴雨。」那一刻我做出了決定:「助師正法,責無旁貸,這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師父請您放心。」當天我去買了一把大雨傘,做好了各方面充足的準備。白天靜心學法、發正念。晚上將鬧鐘調到了凌晨兩點三十分。一切就緒,上床睡覺。就等著兩點三十分鬧鐘一響,我就去清除那些邪惡的東西。對於能不能下大雨,我一點都沒有懷疑。那一覺睡得可真香,一覺直到兩點半。鬧鐘準時響起,我也準時醒來。

突然,我被外面鋪天蓋地的響聲嚇了一跳,打開窗戶一看,只見烏雲壓頂,大暴雨傾天而瀉!天地震怒了!有誰知道這是蒼天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又一次發出的警告!我的雙腿又開始發軟,怎麼也站不直了,心跳的都快飛了!我坐下來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慢慢的靜了下來,換好了衣服,撐開那把大雨傘走了出去。

此刻,天地之間所有的聲音都被暴雨聲淹沒!我趟著水走進小區,順利的找到了電閘總開關,將其全部關閉,周圍頓時一片漆黑。打開玻璃窗時,在暴雨聲中根本沒聽到玻璃窗發出的聲音。那些邪惡的東西自然全部都被清理下來銷毀了。

就這樣該做的都做好了,於是我不停的發出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離開。在我的計劃中要在一個路口處打一輛「的士」離開,當時甚麼都沒想,只管發正念。就在即將走到路口時,從左前方的馬路上開來一輛「的士」,在我招手的一瞬間,「的士」已停在了面前。我打開車門上了車,平安的回家了。

這「的士」來的可真神啊!凌晨三點多了!瓢潑大雨中!又是分秒不差!說來就來了!值得再說一說的是,回到家換好衣服後,抬頭看到了時鐘,剛好是凌晨三點五十分,全球大法弟子統一煉功的時間到了。真是甚麼都沒耽誤啊!師父啊!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您在為弟子操心啊!弟子不知能用甚麼樣的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謝啊!

三、正念助我征塵路

前年冬天,我準備到中原地區助師正法。我想到路上要用錢,以往沒錢了賣首飾,現在只有一台古箏可賣,首飾容易賣,到處都有人收購。可是古箏誰能買啊?我求師父安排吧。這時丈夫認識了一個新朋友,那朋友的妻子一定要和我吃早餐。我想去吧,沒想到見面不久那女子就說她在學古箏,想買一台好的古箏,我一聽笑了,當然古箏順利的賣給她了。我買了一個大背囊,背起來比我還高出一大塊,將真相資料、棉衣、用品,整整裝了一大背囊。

臨行前我對丈夫說:「我要出去幾天。」丈夫說:「不行,你要出去了咱們就離婚。」我發出一念:「我一定要出去,但是咱們不離婚。」

到了火車站一看安檢特別嚴,一眼望去有一大片警察站在那裏。我想到了袋子裏的一大批真相資料,怕心又來了,雙腳又軟了,心想還是回家吧,家多好啊……!又一想不對啊!這不是我,這是壞思想在干擾我,讓我戀家、貪圖安逸、讓我怕……我為甚麼要怕!我師父是主佛啊!甚麼能擋的住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啊!於是我立即發正念:「清理一切不好的思想念頭,清理干擾,堂堂正正的去買票。」來到賣票的窗口我才想起來,我這是要去哪裏啊!我看到一個某某市,好的,就去那個某某市吧。旅客都得用身份證買票,我想我不用身份證買票。這時有個人走過來問我要不要票,可以原價給我,我拿過票一看,正好是去某某市的,我甚麼都明白了!這又是師父安排的,我在心裏說:「師父謝謝您」。看著擁擠的人群想到自己要去遠方,前面的路是甚麼?自己不知道?這時師父的法打入了我的腦子:「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9]

那一刻,我突然感到自己頂天立地,無所不能。到了某某市安頓好之後,凌晨三點五十分按時煉功、發正念,整個上午學法、發正念。中午十二點發完正念後,出去貼不乾膠和寫真相標語。

那些天,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在人間助師正法的殊勝!正念強大!思想純淨!所到之處旁若無人!適合貼不乾膠的地方,就貼上不乾膠;適合寫真相標語的地方,就用大紅油彩筆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門上、牆壁上、電線桿上、路燈上……一路走過將大法的美好留給了眾生。

一天出發前,我照常發出了強大、純正的正念:「請師尊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心態祥和純淨,將大法的美好傳達與眾生,能使更多的有緣人得救,所有寫下的真相標語請師尊加持,保留到法正人間之時。」

當時我走上了一條國道,右面是一座大山,中間一條大道,車速飛快,都是些跑車、大卡車、私家車。沒有公交車,公路兩邊車站、小賣部之類的甚麼都沒有。一個下午都沒見過其他行人,只有我一個人在路邊的草坪上行走,左邊公路的下面相隔不遠就有一個村子,遇到村子我就走下去。村子裏有很多電線桿,就在上面寫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寫字的電線桿都處在明顯的位置,大紅字端正、清晰,行人看到一目了然。寫完之後,再回到公路上繼續走,遇到村子再下去寫。就這樣上來下去,一個下午不知道寫了多少村子。

整個下午周圍都很靜,我看到一段外牆,中間有一大片潔白的牆壁,正好在路口,視線開闊,寫真相標語真是再好不過了。可是這裏沒有一點遮攔,三面都是村民住宅,隨便有個人出來都能看到我。我發出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所有的人迴避。」然後,我走過去寫標語。沒想到剛寫了幾個字,就躥出兩條大狗,拼命大叫,還好那狗都被拴著。沒辦法我只有離開,但是總不能只寫了一半就走了吧!於是我從菜地裏穿過去,圍著那間房子繞了一圈,並對著狗發了正念。然後回來又繼續寫,可是那狗還是拼命大叫。管不了那麼多了,你們叫你們的,我寫我的!再次請師父加持:「不允許任何人見到我」。然後心態平穩的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工整的寫在牆壁上。「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10]我知道師父就在身邊,只要能去做,師父就能成就。

天色已晚了,可是那條公路還是看不到頭,不過我的心裏卻一點也不急,總感覺一會兒就能回去了。就這樣向前走著,又看到了一村子。我又走了下去,不過這個村子與別的村子不同的是,沒有電線桿,一個都沒有。我感到很奇怪,沒有電線桿,也就是沒有電了,那這些人怎麼生活不用電嗎?還有這個村子的菜田非常整潔乾淨,菜長的也漂亮,恍恍惚惚中感覺到這裏好像不是人間?

我從新回到公路上來,卻看到面前有一條大江,至於為甚麼突然間有了一條江,也沒多想,還站在江邊的欄杆旁吹了一會兒風,心裏想著天快黑了該回去了,往回走吧。於是我轉過身去準備往回走,面前有一條很窄的馬路,我低著頭走了過去,就在我抬起頭時,突然發現前面有很多人、動物、還有小賣部等等,這是怎麼回事?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記憶好像被切斷了一樣,走了一個下午,公路兩旁甚麼都沒有,怎麼一下子變成這樣了?我感覺自己好像是從另外空間回來的。這時才感覺到渴了,走進小賣部買了一瓶牛奶。我順便問了一下怎樣才能回到某某市去?於是幾個人同時告訴我,那不是車站嗎?車都來了,快上車吧!我看到一輛去某某市的車正好從我的面前開過去,在前方不遠處停下來,有兩個等車的老人還和我說,你來的真是時候啊,平時這個車很長時間才有一趟的!於是,我莫名其妙的就坐上了返回城裏的車。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車,真不知道能用甚麼語言來表達這浩蕩的師恩!

最後兩天,我來到了中原某地的鄉村,一看就知道到這些村民生活富裕。家家都是高大的門樓,漂亮整潔的大鐵門。我一看真高興,大鐵門貼不乾膠真相資料是再好不過了,而且離開村子就是一排排乾淨嶄新的電線桿,也正合我意。不過不要高興太早,細看之下這裏的環境可是相當的惡劣。雖然是冬天,因天氣很好,無論男女老少都在外面活動。街頭巷尾都有人溜達、聊天、玩耍,而且戶戶都養了兩三條看家狗。

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來人往之間,又要避開人,又不能惹到狗,還要將資料貼在明顯的位置,真的是很難。那些電線桿所處的位置都是在田裏,那裏沒有人,可以安靜的寫真相標語,農忙的時候村民一到田裏就能看到了。可是每一塊田裏都有一大片墳墓,這是我最害怕的東西,以前就是有很多人一同路過墳地我都害怕,何況現在只有我一個人,還是在陌生的荒郊野外……可是今日不同往昔了,我是大法弟子了!師父早就告訴了我們:「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一切只不過都是表面現象,還有就是針對我的人心來的,比如說怕墳墓,還有那些狗的干擾,那就借此機會去掉它吧。

那天下午我運用了強大,純正,持久的正念,從開始貼第一幅不乾膠,到最後一個真相標語寫完。約五個小時,背《論語》、背《洪吟》、正念不止。貼不乾膠時我錯落不定、穿插而行,避開村民,平穩自然的將一份份真相資料貼在眾生的大門上。

對於那些狗,發正念不讓它們叫就是了,也有大叫的,那也不用怕它,該貼就繼續貼,不能貼了就離開。對於那些墳墓我也發出了一念:「今天,我既然路過這裏,那麼我就將現在宇宙中最美好的事情告訴你們,現在宇宙在正法中,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救度著宇宙中一切生命,一切眾生也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選擇著自己的未來,只要你們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也將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當我發完這一念的時候,整個人如同沐浴在春風之中殊勝而美好,所有的怕心瞬間蕩然無存。周圍大片的喜鵲飛起飄落,我給它們唱大法歌曲、講大法的美好。當然,也在一個又一個的電線桿上寫下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黨團隊保平安」。

那天下午走了多少村子,寫了多少標語,路過多少墳地已記不清了,只知道一直沒有停過。有村子就去貼,能寫的地方就去寫,剩下的空閒就是背《論語》、背《洪吟》、發正念。

天也黑了,雙腳再也不想走了,這個時候在對面一條鄉村小路上開來了一輛「的士」。車子停下來後,我看到車上已有一男一女和一個孩子,司機說:「你的命真好,如果不是送他們的話,這麼晚了這個地方是沒有車的,順便也送你回去吧。」於是我就回來了。師父啊!我知道這輛車是您安排的!弟子多謝您!

回到旅店本應該休息了,可是,又渴又餓還得去買些吃的東西。當時已經很晚了,勉強找到了一家小超市。超市裏只有老闆娘一個人,是個氣質很好的女子。我請師父加持:「清除她背後一切阻擋她明白真相的邪惡因素。」然後問她:「請問您上學的時候戴過紅領巾嗎?」她馬上說:「戴過啊!我還是團員呢!」我接著說:「您知道嗎?那個團可不是好東西……共產黨是無神論……咱們想要平平安安,就得離開它,退出它的組織……」我只說了幾句,她就說:「好啊!退了吧!」我給她起了化名,並讓她一定要常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低下頭說了一句:「其實我很善良,可是我一直生活的不好。」然後馬上笑著說:「不說這些了。」就隨著我一遍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走出超市時她還推開門又問了我一次:是不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說:「是。」

一個生命的得救令我欣慰,也為那女子的行為而感動。回到旅店後我找出了三個「護身符」給那女子送去。其實那段路很長,夜晚的氣溫與白天差異很大,冷風刮在臉上很痛,雙腳上的大泡鑽心的痛,每走一步都很艱難。我知道白天沒感覺到痛那是師父為我承擔了!我在心裏默念著:「師父啊!您放心!痛與不痛都擋不住弟子要走的路」。那女子見到我非常開心,我將「護身符」送給了她,我們倆人捧著「護身符」念了起來。念完後她非常感動,不停的往我的懷裏塞好吃的東西,牛奶、蛋糕、瓜子等。我一邊拒絕一邊和她說:「這些東西我一點都不能要,我從遙遠的他鄉來,就是要告訴你大法的美好。」她抓住了我的雙手痛惜的說:「你的手怎麼像冰一樣啊?」然後就不停的搖晃著,那樣子就像多年的親人一樣。我的心裏很感慨,也許我們緣份不淺吧!分手時我提議她是姐姐,我是妹妹,希望姐妹後會有期。那是一次很令我感動的講真相經歷。

第五天的晚上,我突然想起丈夫有多擔心我啊!給他打個電話吧!這一念招來了麻煩,前幾天打電話他只是說你小心點啊!這一次他說:「你要不回來咱們就離婚吧。」我知道自己也該回去了,就答應他很快回來。兩天後我回到了家裏。我很驚訝,丈夫請了假,高興的在家裏等著我,給我買了一大堆水果、零食。對於我「離家出走」的事,他一句都沒過問。我心想:當大法弟子可真好,只要是為了救人,正念正行,真的就可以神來神往。

四、眾生都在等救度

下面講一下面對面講真相的經歷。

一次,我去修電腦,想給那個老闆娘講真相,當時店裏的人很多,過往的顧客不斷非常雜亂。老闆娘和一個女人聊的正開心,我發出一念:「老闆娘,到我身邊來,我給你講真相。」然後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看到她正說的高興的時候,突然就停了下來,走到我的對面坐下。那個位置和我站著形成了對角,是講話的最佳位置。當時我丈夫站在身邊,我發了一念讓他走開。他的電話馬上響了,到一邊接電話去了。我只講了幾句老闆娘就同意「三退」。這時丈夫也回來了,我一想還沒和老闆娘講大法真相呢!就又發正念讓他走開。他的電話又響了,他又接電話去了,於是大法真相也順利的和老闆娘講了。就在我講真相這段時間,周圍很靜,我講的很清晰,對方聽的也很高興。

不可思議的變化

前年我回家鄉,正好趕上爸爸過生日,我想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決定要給來慶祝生日的親戚講真相。我正高興的陪著親人們聊天。突然不知是誰提起了中共邪黨。前兩天正好是中共邪黨的「生日」,邪黨利用一切機會粉飾太平,毒害眾生。過「生日」就更加肆意忘形,一時間整個中華妖風四起,電視、報紙、機關、學校無孔不入的被它操縱著放著毒氣。一大桌子人一聽到中共邪黨,突然如同被邪靈附體,個個興奮異常,不停的說著邪黨的種種「偉大」,還有的說生在邪黨的天下真是有福啊。我當時正在找時機要和他們講真相,一看這個陣勢心裏真是難過。

我馬上冷靜下來向內找,然後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一會兒他們都平靜下來,不再提中共邪黨。飯後,我發出正念:讓聽過真相的女客人先走,剩下沒聽過真相的男客人留下。果然,姑媽、表妹等一大群人先走了。我再發一念:讓他們一個一個走出來。

果然二姑父一個人先走了出來,我迎上去直接說:「二姑父,您將團、隊都退了吧。」二姑父說:「我還是黨員呢!」我說:「那您就將黨、團、隊都退了吧」二姑父說:「好吧,退了吧,全聽你的都退了」我說:您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姑父說:「好的,都聽你的,我記住了!」

這時表弟出來了,我迎上去只說了兩句,他也立即答應退出團、隊,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接著老姑父出來了,我給他講「三退」,他說他甚麼都沒入,我說那您就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說記住了。

我又給姨父講「三退」,姨父也立即同意退出少先隊,然後他自己就大聲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這幾個人前後的變化真是不可思議,看似很難講的幾個人,只幾句話他們就得救了,其實眾生都在等著得救啊!只是我們的觀念阻礙著,所以,任何環境下都不能被常人的假相帶動。

老太太關鍵時刻不糊塗

一次,朋友帶我去他的弟弟家,家中有個老太太在看電視。我見屋子裏的人都走了,就問:「阿姨,您多大年紀了身體好嗎?」老太太說:「我快八十了,身體不好啊,只能坐在輪椅上看電視了。」我問:「您年輕時戴過紅領巾嗎?」她說:「戴過,我還是團員呢。」我說:「您要想平安就趕快將那個團、隊都退了吧,您叫甚麼名字我幫您退。」阿姨說:「好啊,都退了吧。」我又說:您要想身體健康,就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立即說:「好啊,你教我念。」於是我一遍一遍的教,可她就是記不住。後來我寫在紙上。她說:「以後我不看電視了,天天就念這幾個字。」這時她的女兒、女婿和我的朋友回來了。朋友一見老太太念的很吃力,就坐下來一遍一遍的教。這時老太太又說一遍:「以後我甚麼都不看了,就念這幾個字。」然後她突然又問我:「這幾個字是誰教你的。」我說:「是師父。」她又急忙問:「師父是誰?快把師父的名字寫下來。」我當時一震,心想:師父的名字能寫嗎?這時只見老太太拿起一個手電筒對著我說:「用這個筆寫吧。」我一聽很疑惑,她的女兒在一旁說:「我媽媽得的是痴呆症,多少年就不清醒了。」我很詫異老太太和我說了那麼久的話,除了讓我用手電筒寫字外,沒有一句不清醒啊,一定是她明白的那一面起了主導作用,為了今天,阿姨等待了太久了啊……我當時真想哭,含著淚水將師父的名字鄭重的寫在了紙上。然後對著阿姨說:「阿姨,您要記住啊!這就是我們的師父!」臨行前阿姨的女婿說:「你是法輪功吧,法輪功太好了,全世界都知道好,以後你可要給我多講講啊!」我聽後,驚喜的說:一定的!

我家裝修房子期間,我與一名瓦工講真相,他一聽法輪功,立即高興的說:「法輪功的書我看過(他指的是《轉法輪》)。那本書當時在我們那裏特別缺,我們七、八個人輪著看一本書,好長時間才能輪到我看一天。可惜,還沒看完就開始迫害了,我再也沒有機會看了。」我聽後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現在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中共製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他馬上同意「三退」。我立即將自己裝有電子版本《轉法輪》的MP4拿來給他看。就在他看《轉法輪》的過程中,一天晚上我們一起吃飯,朋友向他勸酒時,他當場宣布:從今天開始戒酒了。我看著他笑了,心想:法輪大法真是直指人心啊,一個喝了幾十年酒的人,說戒就戒了!我將五套功法教給了他,並給了他師尊的全部電子版的經文。不久,師尊開始為他清理身體,就這樣他幸運的得法了。

一次,我在小區裏給一個高中生講真相,他聽了一會兒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但是卻不和對方說話。我問他幹甚麼呢?他說:「我想讓我的朋友也聽聽你講的話。」我很感動,眾生們真的都在覺醒啊!最後他退出了黨、團、隊,答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我和同修正在打語音電話,有一個聾啞男青年向我要錢。我想聾啞人遇到了也要講啊!於是同修拿來筆,我寫字給他講真相。他寫字提問,我寫字回答。他問的可真多「四二五」、「七二零」、「天安門自焚」……常人能知道的關於迫害法輪功的那些宣傳他幾乎都知道,聾啞人都能照讀不誤,可見邪黨的毒害之深之廣!我們一一作答。當我寫到中共惡黨殺害了中國同胞八千萬時,他露出驚訝、痛苦、憤怒的表情!最後我們讓他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在本子上寫了一遍又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臨走時我給了他拾元錢,他很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我們小區有個警察,總是想辦法要知道我的行蹤,我想那就給他講真相吧。經過我多次的和他講真相,他知道了大法的美好,辦理了「三退」。我又給他看《轉法輪》和《憶師恩》、《九評》等真相光盤。後來他說:這幾個月的變化可真大啊!思想全轉變了,做甚麼事情都想著與人為善,放下了許多常人的愛好,就喜歡聽、看我給他的真相資料。我真的為他的生命得救了而高興。

一次,我去長春,上火車前去買水果,我給了小商販十五張嶄新的一元錢真相紙幣。那女子接過錢看見是真相幣就高興的大聲說:「這是法輪功的錢啊!法輪大法好!」她又說:我們這裏的人都知道:「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呆呆的站在那裏,一股暖流穿透全身。這是師尊的家鄉啊!同修們做的可真好啊!

修煉以來,殊勝、超常、感人的經歷太多了,幾乎每天都有,實在不能一一列舉。我常常慶幸自己得遇大法,並能在這最後時期成為了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時時感到慈悲偉大的師尊就在我的身邊,在正念正行面前,我的一思一念師父都能成就。

由於我大部份時間都是獨修(文中提到的同修都離我較遠,只是偶爾在一起),做的不足和令師尊痛心的地方實在太多,一路走來真是跌倒爬起。但是我一刻也沒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自己身上的責任,每每想起師尊的苦心救度都會淚流滿面,經常為自己一些不能做好和不在法上的行為淚流滿面!但是修煉的路還在繼續,怎樣走的更好,才最重要。如今,雖然不能和同修常見面,基本還是獨修。但是,因為有偉大的師尊!有法!一切都將無所不能!

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11]

由於修煉時間短,不合法理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向恩師叩謝!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自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經文:《走出死關》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征〉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