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至3月廣東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新年伊始,中共於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突然宣布將在今年停止使用勞教制度。一月二十八日,廣東省也高調宣布:廣東今年或適時停止勞教。然而,僅從二零一三年第一季度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並沒有停止,並且有變本加厲的趨勢,各地公檢法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判重刑的案例迅速增加,中共警察系統、「610」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仍繼續充當迫害主力。

在廣東,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傳出:廣東深圳法輪功學員張福英被洗腦班迫害致死。

以下是二零一三年一至三月份廣東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簡述:

一、一人被迫害致死 一人被迫害致殘

二零一三年一月至三月份,廣東省傳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一例、被迫害致死一例。

陳少清女士,廣東湛江市小學教師,屢次被中共邪黨惡徒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惡警曾用石頭夾住她的雙腳,然後用手銬銬著長時間吊起來,使她的雙腳腫脹,導致癱瘓。

張福英女士,深圳市福田區法輪功學員,六十六歲,東北人,退休職工,多次遭中共警察綁架,曾被非法勞教二年零兩個月,被三次劫持到南山區西麗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再次被警察劫持到洗腦班,期間被迫害致嚴重病症,全身浮腫,回家不到兩個月即含冤離世。

張福英
張福英

(張福英生前遭迫害詳情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文章《深圳市張福英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

二、公檢法繼續構陷罪名 七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一月至三月份,據不完全統計,廣東省共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黃楚芝(珠海市)被非法判刑三年,張偉(湖南湘潭人,二零一二年在廣東佛山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周榮倫(女,八十歲)被非法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緩刑三年;梅州市卜偉泉五年、曾桓濤四年,黃銀英、楊莉霞各兩年。

另有兩人被非法開庭:深圳市的鐘迎春、王常宇夫婦;另有五人面臨非法開庭或非法逮捕:李革(陽江市),梁麗和席俊草(外省人,在佛山被綁架),李愛群和馮崎峰(案件被蓬江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駁回,但警察拒不放人)。

從以下例子可看出法庭已完全淪為中共的迫害工具: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時,梅州市梅縣新城行政區第一審判庭非法開庭,對法輪功學員卜偉泉、楊莉霞、黃銀英、曾桓濤進行非法審判。

年約五十歲的卜偉泉先生,是梅州市鴻藝建築公司項目經理;妻子楊莉霞,是一位善良純樸的客家婦女,兩個女兒的好媽媽。黃銀英女士,年近六十歲,是梅州市華璽建築設計有限公司(由原梅州市建築設計院轉制而來)職工,修大法後,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深得單位上下敬重。曾桓濤先生,年約五十歲,梅州市南龍公司職工。

來自北京的律師依法為法輪功學員黃銀英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指出所謂「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註﹕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缺乏法律依據、法輪功是思想信仰而不是邪教、國家保護公民的信仰自由。律師還提到公安部所認定的邪教組織中不包括法輪功,黃銀英等人告訴世人「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並沒有錯,更沒違法犯罪!

律師從專業角度指出,控方提供的所謂證據漏洞百出。比如,姑且不論卜偉泉被收繳的電腦裏面有無法輪功相關資料、存有相關資料是否違法,按規定,對電腦所做的所謂電子證據鑑定,應該由省級鑑定機構負責才有效,但本案提供的鑑定結論是由梅州本地做出的結論,不能作為證據提交。又如,本案提供的作為證據的照片並不是所謂案發現場的照片,而是公安部門事後脅持當事人到他們認為的張貼、懸掛標語、橫幅的地方,由警方懸掛後擺拍的所謂指認現場照片,是無效證據。等等。

卜偉泉、曾桓濤、黃銀英也為自己做了辯護。黃銀英提到,自己過去身體很不好,通過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一直都很好,就憑這一點,必須如實告訴世人自己的切身體會,沒有任何別的目的。而原本身體好好的黃銀英,據悉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不止一次出現昏迷現象。

面對辯護律師依法所做的有理有據的辯護,中共法院、檢察院人員不知如何應對。所謂的「公訴人」楊美宏更是荒唐地將律師關於如何界定邪教的提問,反過來問律師。儘管如此,三月二十九日,梅州市梅縣中共法院還是非法誣判卜偉泉五年、曾桓濤四年,黃銀英、楊莉霞各兩年。

三、勞教所、監獄依然實施酷刑虐待

二零一三年一月至三月份,廣東物業管理局處長王保成被同單位的管理局局長潘一鳴惡意誣告,被劫入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汕頭市澄海區澄華西門法輪功學員蔡淳鵬,早些時被非法勞教兩年,也被關押在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廣州市槎頭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張曉玲、鐘豔紅、蔣江紅、劉靜、賴鳳英等人繼續實施殘酷迫害。

廣東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王琴(女,四十多歲,湖北省黃岡人,被深圳龍崗區法院非法判三年六個月),包括:不准家屬接見,不准送衣服。家人不知道王琴在監獄裏的身體情況,心急如焚。

廣東四會監獄和廣東陽江監獄繼續對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陽江監獄警察還對向親人揭露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擊報復。

廣東梅州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設在十二監區,原副區長姚某已經是該區的教導員,現在負責的是劉某;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現在是沈黃福,監獄長是吳漢明。有一個揭陽的法輪功學員,經常喊「法輪大法好」,被當作精神病,隔離在集訓監區。

四、騷擾、綁架、抄家、關押、虐待依然嚴重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廣州市番禺區法輪功學員朱怡順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沙灣看守所,家屬去看守所幾次,都沒見著人,獄警說他們只管關人,其它甚麼都不知道。家人找派出所,警察說把人送看守所他們就不管了。家人找公安分局,分局又讓找派出所,就這樣互相推脫。家屬只好請律師。一月十一日,律師去看守所,被告知,朱怡順被送進醫院治療,律師趕去醫院,見到朱怡順,原本健康的人,只幾天,就被迫害得高血壓,心跳厲害,頭昏眼花,看東西模糊。一月十三日,家人打電話給派出所頭目陳官發,他一接電話就罵人。

廣州法輪功學員林建平、張娟、鄧芳郴被綁架,關押在番禺區看守所。張娟的律師第一次見張娟時,張娟說是有個叫阿偉的男子打她,後來,張娟的家人同律師去見張娟時,警察說張娟被國保的人帶走,下落不明。鄧芳郴抗議非法關押、絕食近一個月仍不放人。

汕頭金平區法輪功學員吳友平被崎碌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妻子也被惡警非法拘禁。吳友平於二零零零年因交通事故被關進拘留所,接觸到同監室的大法弟子而喜得法輪大法,卻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並在監獄中飽受酷刑折磨。

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廣州一位法輪功學員在一個公交車站向世人贈送大法資料和光盤,被綁架至附近的派出所,她沒報姓名,告訴警察不報姓名是為了警察好,為了不使警察成為歷史的罪人,並一直給警察講真相,最後,警察以「無名氏法輪功」為名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三年一至三月份,被中共警察無端綁架、抄家的廣東法輪功學員還有:廣州劉勇文、魏應新(七旬老人)、小惠(女,廣源新村),深圳羅湖區張祥茂、龍崗區阿玲,肇慶市關永平,江門市鶴山任幼玲(六十五歲)、汕頭市中心醫院護士陳曉冰,茂名市信宜李俏住和田姓法輪功學員、電白縣林頭鎮法輪功學員崔偉娥,大連女教師劉霞(在廣州訪友被綁架)、湖南郭志恆(在廣東中山被綁架),從山東到廣東珠海市看女兒的法輪功學員楊淑華等。此外,潮州市潮安縣法輪功學員李廷河被非法抄家,被迫流離失所。

另外,「610」、派出所、街道人員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騷擾仍然持續不斷。

茂名市茂南區紅旗街道辦「610」(中共專事迫害法輪功、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人員王玉梅不斷騷擾從結束冤獄回家的法輪功學員李鳳娣,王玉梅常打電話干擾她,要她到街道辦「610」報到,干擾李鳳娣的正常生活。

茂名市法輪功學員郭秀群在生活區被惡人跟蹤,郭秀群質問跟蹤的惡人,惡人說這是他的工作,另外還有不明身份的人打電話冒充郭秀群的親人干擾她。

三月二十九日,梅州市江南居委人員到榕樹堂一巷防疫站宿舍二樓已故法輪功學員劉碧蘭家裏,看到客廳掛有法輪功師父的相片,幾天後,江南派出所警察和610有關人員光天化日之下搶走了法輪功師父的法像、一台手提華碩電腦、法輪功書籍和資料等東西,連死者的遺物也要搶走。

五、洗腦班繼續關押、折磨法輪功學員

王洽,汕頭市澄海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遭當地國保惡警綁架、抄家,其妻子和年僅六歲的女兒與到王洽家做客的兩位法輪功學員也一併被綁架。參與的惡警有汕頭市國保惡警李東明、澄海區國保惡警金穎、劉錫雄等十多人,惡警李東明叫囂:「抓到一個法輪功,一定要把他搞得家破人亡。」

王洽於當天下午也被警察綁架至汕頭洗腦班強制洗腦,並於三月八日被非法拘押至汕頭市鮀浦看守所,惡警還說要重點看管。王洽被非法關押十多天來,家人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相關人員沒有給出任何所謂的「法律程序」及合理解釋,連關押地址都不透露。

王洽的父親王培明,因為修煉法輪功,已被迫害離世,他生前曾遭邪黨書記威脅:「一定要搞死你!」王洽的母親蔡悅嬋也曾被非法判刑。王洽的祖父王惠敬則在遭受多次關押迫害後含冤離世。

金健君,深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在廣州母親家被綁架,後劫持到廣州市潭崗洗腦班迫害至今。

廣州市譚崗洗腦班設在廣州慶槎路183號大院,在譚崗戒毒勞教所內,洗腦班房內的攝象頭連到司法局,司法局在背後直接操控。

另外,廣東省三水洗腦班(對外謊稱「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至今仍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三水洗腦班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不法人員採取高壓、恐嚇、下毒等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具體手段如:整天開誣蔑大法的電視,或找法輪功學員「談話」恐嚇,在精神上來折磨法輪功學員,還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飯菜裏放不明物質,令法輪功學員吃後,出現食慾減退、血壓升高、頭暈目眩、無精打采、身體嚴重消瘦、長期拉肚子等現象。

三水洗腦班還以重金利誘,對參與迫害者,每「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賞」十萬元。從二零一二年四月初起,三水洗腦班警察開始不准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睡覺,強制「轉化」,惡警和「幫教」二十四小時監控洗腦。

而在監獄、勞教所裏一直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冤獄期滿(有些甚至還未期滿)後,就被直接劫持進三水洗腦班繼續迫害,並不通知家屬。

結語

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從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至四月七日,中國大陸各地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案例九十例(去年同期非法判刑四十五例)。

中共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對中華民族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天怒人怨,如同鼎沸之時,在中共體制內,也早已是人人惶惶不可終日。天滅中共在即。希望還在無知作惡者,立即懸崖勒馬,停止迫害,不要等到成為中共殉葬品之時,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