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盡情色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曾經有過一次清除色魔的經歷,現在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在對待色慾心的問題上,我們要在任何時刻都保持清醒。

夢中的大街很繁華,我和大家一起坐在地上看表演。表演結束了,人群漸漸散去,由於在地上坐的太久,感到腿都麻了,站起來很吃力。這時一隻手伸向了我,抬眼望去,一位英俊年輕的男子微笑看著我,示意我把手給他,他好扶我起來。我望著他遲疑了一下,最終把手伸給了他。就在碰觸到他手的一瞬間,他卻突然想要把我拉到懷裏……。

我的主意識清醒了,趕快念動正法口訣,只見眼前電光一片,十分耀眼,威力無比,我的身體內發生了猛烈的晃動,猶如地震一般……。我想應該是當時除色魔時的正邪大戰在另外空間的表現。

這時人這邊也醒來睜開了眼睛,很平靜,表面沒有任何的波動,但是我明白剛在另外空間經歷了一場正邪大戰。此刻,我睡意全無,回想著剛才的場景,雖然我在關鍵時刻當機立斷的除掉了色魔,但是為甚麼我先前還要把手伸向它呢?這不正說明是自己的色慾心招來的嗎?見到異性關心自己,對自己熱情,就覺的感動。想追求享受一下這種被異性關心的「溫暖」,才招來了色魔的干擾,真是「人心勾的鬼上門」[1]。

我認真的向內找,自己到底在這方面還有甚麼執著?發現在心底還有渴望被異性關心照顧的想法,比如在天冷時幻想有人溫馨「關照」一句「多穿點」;比如在遇到甚麼困難時幻想有人「慷慨」一句「我來幫你」等等諸如此類的妄念,就是那種渴望能有人對自己噓寒問暖呵護備至疼愛有加的執著,從而引發出對情的幻想與妄念,乃至最終招來了色魔的干擾。

當我找到這些執著後,開始發正念大力鏟除,那個假「我」還感到很委屈,當我默念「徹底解體一切對情的執著與妄念」時,竟然眼淚都在打轉,心裏有一種難以割捨的,很難過的感覺。假「我」還問:「連想想都不行嗎?」我斬釘截鐵的回答:「對,想想都不行,那是犯罪,想都別想,我是絕對不承認的。」

我每天堅持針對色慾心發正念,現在它已經變的很弱了,但當自己放鬆的時候,它就會反撲,這種勁一上來心裏是很難受的,思想業還會妄圖支配我用聽常人的愛情歌曲,看常人纏綿悱惻的電影的這種「方式」來緩解內心的寂寞,都被我一一識破,因為我知道那不是聽完看完就算了的,腦子裏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更何況這些常人的歌曲電影裏充滿了情色慾的敗物質和不好的信息,怎麼還能自己主動去求呢?所以我給自己定下一條規矩:任何時候對這些堅決不聽不看。

修煉是很嚴肅的,我悟到,現在修的就是自己的一思一念,稍微一個不正的念頭都有可能使自己掉下去,任何一個不正的念頭裏都隱藏著執著和危險的隱患。就我而言,因為覺的對「情」有遺憾才會去執著,執著了甚麼那就是有漏,有漏了才會被抓住把柄。我在夢中曾多次過關,有的表現在語言上,有的表現在眼神上,雖然每次都在最後的關鍵時刻把持住了並正念清除了它們,但是過程中還是會有遲疑,還是不能當機立斷,就像開篇提到的在夢中為甚麼不能當時就馬上嚴肅的回絕它想扶我起來的「好意」。

曾經在這方面,我走的有些磕磕絆絆,反反復復,主要表現在思想中對「情」的各種幻想和妄念上,有舊勢力強加的,也有自身的業力。通過不斷的學法發正念,不斷的規正自己的思想,現在已經清理了很多,只要它一翻出來就立刻抑制,排斥,清除。我們要認清那不是真正的自己,那是思想業力和後天觀念構成的假「我」,是絕對不能認可它和被它帶動的。真正先天的真我是純淨美好的,是不會有這些低級的色念的。我們只有多學法,在法中不斷去規正,去清洗自己,讓思想心靈都時刻保持清醒與清淨,徹底的斷掉對情色慾的執著,才能回歸真我,乾乾淨淨隨師把家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警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