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學員正視並放下色慾之心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很長時間以來,左眼皮和左耳後面出現瘙癢的症狀,手不由得去搔,好像搔完以後有一種舒服的快感,撓破了表皮,結了痂,還忍不住去撓,一直到撓出了血,還不解恨,又用手將血水擠出,從中還有那種舒服和快感。耳後的皮膚一度呈現異樣的白色,眼皮上那塊皮又皺又黑,很不自然。當這種瘙癢出現時,心裏明顯感覺那就是一種慾望,和下身的那種慾望是一樣的。每當這種慾望來的時候,真是很兇猛,每次滿足了這種慾望後,也就是它暫時不在我身上起作用的時候,自己都悔恨自己沒有把握住,把骯髒的色慾的物質當成了自己。

有一次做夢時,另外空間的一個我躺在那裏,兩腿分開,下身光著,很不堪入目。我被嚇醒了,下決心去掉這種色慾之心。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又有了想得到這種感覺的慾望。這種慾望,從根本上講還是人身沒有被高能量物質完全代替的結果,還有對人身體的感受的執著。一個完全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身體會有這種慾望嗎?一定不會,而且一定覺得這種慾望很低級和骯髒。既然情慾是三界內的物質,那麼只有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才能徹底擺脫情慾的控制。

那麼我修了這麼長時間,我還沒有出三界嗎?夢中自己元神離體的時候感覺飛的已經很高很高了,但是明顯感覺到了一個層次上就再也上不去了,只能往下降了。《轉法輪》每一頁都覺得很熟悉,但就是帶著一種完成任務的心理學法,摻雜著各種觀念去理解法,甚至常常被思想業力控制,真正學進心裏的不多,這就導致修的慢,同化的慢,本體改變小。

明慧網上我聽到、看到很多傳統文化的故事,知道了萬惡淫為首,可知傳統觀念對待色的態度都是非常嚴肅的,而確確實實是古人的智慧能知道淫所給人帶來的實實在在的惡果。我因為色慾的問題,給自己生活的路帶來了不必要的曲折。

我本來從小學習成績很好,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但在高中的階段,由於我已經不在法中,完全受常人社會的烏七八糟的觀念控制,還覺得自己很有主見,很有個性。學習感覺非常的吃力,視力急速下降。第一年高考分數夠了名牌大學的線但卻被擠出來未被學校錄取而被調劑。我不甘心,又復讀了一年。第二年分數比第一年低,為保險起見就報了一個普通的大學。我意識到那時自己已經很長時間不在法中而完全流於常人了。高四那年,我因身體原因和心理的落差,又一次走入大法中來了。但在色慾方面的問題一直處於一種不願深挖、不願放下的狀態。上了大學後,明白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三件事,但盲目追求做事,而放鬆自己的專業學習,還以為自己是在為大法竭盡全力,威德更大,一味追求做事,結果反而造成了令周圍常人不解的結果。還找藉口是因為我將時間都用在做大法的事了,停留在表面上認識師父的正法要求。

工作後,隨著修煉的深入,才漸漸認識了這種執著。現在只是後悔經過這麼長時間才意識到自己的執著。另外我悟到在平時一些細節上,如坐姿,言行動作上,任何放蕩與輕浮的表現都與色慾有關。

現在我到了常人中說的結婚的年齡,別人也有給介紹對像的。我一方面表面上敷衍,另一方面內心裏又開始翻江倒海起來了。又出現了一些想像和回憶,過去看過的電視畫面的鏡頭又出現了,當然這種感受比以前要弱的多,但隱約的還有一種搔到癢處的感覺。感覺結婚會給自己帶來麻煩,把握不好會不會影響自己、既想又怕很矛盾。

悟到這些後,我嚴肅的正視這個問題,長時間發正念,清除生生世世輪迴轉生過程中積攢的思想業力、色慾敗物,清除這一世中被舊勢力加強與放大的執著和各種慾望,清除舊勢力自上而下的整套邪惡系統對我正法修煉的邪惡安排與迫害。第二天早上起來,耳後的皮膚掉了一層又一層,我記得師父講法中講過這樣的道理:另外空間突破了很多的空間,而在這個空間就薄薄的一層。現在皮膚已完全恢復了正常的顏色。

個人所悟,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