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隱藏的色慾之心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男女之間亂性之事,所以學這方面的法從不對照自己。讀完明慧彙編《修心斷慾》我的心被觸動了,回想幾年來在跌跌撞撞中走過的一段可怕的不尋常的彎路,是因為從小就被舊勢力有意安排注入了色這種東西,隱藏著,在關鍵時刻把我拉下來。今天寫出來,請同修借鑑。

我出生在50年代中國普通家庭裏。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由無知、好奇、發展到偷窺慾望,為了滿足慾望,便沾染上了自慰的不道德行為,隨著年齡增長精神空虛,心理晦暗,變異,尋求刺激,看色情小說,九十年代隨著性開放,我又看過黃色錄像,無疑給這已形成的不好的思想物質加強、加大並積攢起來。

工作結婚後,這些晦暗、不健康的思想在漸漸的清除、淡忘。我忠實妻子,感情專一,尤其在當今人類道德急劇下滑的時代,我無論走到哪裏,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始終恪守著傳統的道德底線,遠離不嚴肅的男女亂性行為,成為公認的、在這方面正統的好人。然而現在我已深深的懂得這只是表面現象,所謂的好不是真實的,而真實的我心靈深處的骯髒色慾之心形成敗物隨著人類社會敗壞而被污染的越來越重,並被有意安排深藏、掩蓋起來。

自幸運得大法後,世界觀發生了轉變,身心淨化,無病一身輕,心情愉悅,處事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待人溫和、平易,樂意幫助別人。也不再利用工作之便收禮,吃請,工作努力、和善、熱情。戒掉煙、酒等不良嗜好,關心愛護別人、孝敬父母。從此,從家裏到單位、社會都送來了驚訝、讚佩的目光,讚揚的語言:「這個功法太好了,能使人變化這麼大,這麼好。」就在身心受益時,紅色恐怖降臨,大法受不白之冤,世人被謊言欺騙,善良的修煉者被迫害

為大法說公道話,講清真相,我多次被非法關押,流離失所,後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監獄裏,中共邪惡為了讓我放棄信仰,「轉化」,用了各種殘酷手段高壓迫害,不讓睡覺,頭上套塑料袋,大背銬,吊抻,灌涼水,拳打腳踢,關押小號,包夾。我堅定信師信法,多次絕食抗議,抗勞役,善待眾生,向獄警,服刑人員講真相、三退,堅持背法、學法、煉功、發正念,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堂堂正正走出了監獄。

回來後我沒有深入學法,向內找被迫害的根本原因,提高上來,而是不實修自己,有矛盾向外找。聽到同修說自己修的好就沾沾自喜、飄飄然,失去了修煉人應有狀態。在讚揚聲中,沒悟上來,使一些執著心從新返了出來,歡喜心、顯示心、嫉妒心,不讓說,一說就不高興,這些心越來越膨脹,尤其爭鬥心、色慾心明顯暴露出來,並被放大、加強。不能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迷糊,倒掌。跟妻子、同修有矛盾爭吵、爭鬥,不看自己的不足,向外看。這使自己再一次被舊勢力抓住了迫害、毀掉的把柄,被當地610邪惡組織的警察綁架,並在酷刑、怕心中「轉化」、邪悟。「轉化」後回到家中,痛不欲生,失去了修煉的信心,有過不想活在世上的念頭,痛悔給師父抹黑,給大法帶來損失。是師父用洪大的慈悲,為我承受了巨大的業債,使我能夠從新修煉。師父還在夢中點化,鼓勵我,跌倒不怕,爬起來,從新修好就是。我知道師父沒有放棄我,還時刻在看護我,這時的我淚流滿面,從新有了修煉的信心和勇氣。我開始靜心學法、背法、抄法,向內找執著去掉它,加長加密發正念,清理邪惡。

經過一段時間,心性在法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還有執著心在往上返,還有不好的念頭,特別是色慾心感到去的很艱難。當常人時我也沒這樣啊!強烈的慾望攪的我不得安寧。雖然近一年了同妻子再沒有那種事,但慾望心一點沒減還在增大,十分痛苦,但我想,不管多艱難痛苦,絕不再幹那種事,一定要斷慾。這時我也一直沒有悟到多年來多次被迫害的根本原因是甚麼,師父曾點化過讓我挖根。過去同修送來過《修心斷慾》彙編,被我拒絕,認為自己沒有男女亂性之事,這方面修的好,其實這是在幫我找迫害的原因去掉它,可是我卻辜負了師父的一次次的點化,沒悟到。今天師父看我有一顆想修好的心,再一次點化我。打開電腦一眼就看到了明慧彙編的《修心斷慾》,就想看,我一篇不落的認真看下去。當看到《我的教訓:色慾心不去危險》一文時,全身一震,同修過去的經歷和我很類似,我今天的難言之苦有更深的原因,這篇同修文章幫我找到在內心深處掩藏已久的晦暗、骯髒思想。這不是我,是強加的敗壞生命,這才是我一次次遭受迫害的根源,還當成是自己,掩蓋,包裹著。正像師父說:「對自己要真正的負起責任來,特別要排斥那個思想。它在害你,它在叫你做不是人的事情,它在往地獄裏拖你,心裏變異了的人們卻還認為這是自己。」[1]師父還說:「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因為在另外的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2]長期以來,由於對自己這顆隱藏很深的色慾執著,沒有下功夫去實修,去正念清除,甚至還自欺欺人認為自己這顆心修的差不多了。師父說:「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2]

修煉十多年來,過多的注重了修煉的表面形式,而不是真正實修,對照法,找自己,一思一念同化法。而是看到師父講法,不對照自己,置身事外,僥倖去隱藏,連根本執著都沒去,正如師父說的:「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1]同時我還悟到了師父在《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

過去學這段法時沒有悟到自己正在其中,認為說的不是我,因為自己抱著僥倖的心理,掩藏著它。現在體會到:真修大法怎麼能在心靈深處還固守著如此陰暗,骯髒的東西,怎麼能任由這些東西左右呢,即使與舊勢力簽過甚麼約,我也要徹底否定它,解體它,按照法去做,走師父安排的路。同時認識到修掉色慾之心的重要。我再沒有以前的那種認識,認為舊勢力只是抓住男女之間不檢點的大法學員不放。我認為,只要色慾之心沒有根本上放得下,現在都很危險;不主動清除這顆骯髒的心,那是很危險的。其實最根本原因是沒有學好法,不深入,心浮於表面,才致使執著被加強。

真正從法理上悟到了,真正放下了,真是另一番境界,身體也在變化昇華,夫妻同床沒有了那種身不動,心在動,色慾心、骯髒的邪念往上翻,壓不住、去不掉的那種難言的痛苦,現在是視而不見,心如止水,從來沒有過的那種平靜。真正感到了修煉的超然的自在輕鬆、和諧。並且悟到是師父把那個物質幫我拿掉了。

請有相似情況的同修,以我為鑑,警醒自己,不辜負師父為我們的巨大承受和慈悲苦度。同時對自己負責,對期盼我們的眾生負責。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