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者:法輪功教育和幫助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在中國大陸,法輪功被誣受壓已有十三年,十三年來我對法輪功的認識經歷了從誤解到認同、從對立到走近的變化,收穫和感觸頗多,現總結如下:

一、法輪功教育我重塑人生態度

我的這一根本變化源於我妻子修煉法輪功的十四年(妻子於迫害前的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最初我根本不了解法輪功,認為修煉是當苦行僧,沒甚麼物質利益,反而會給家庭帶來麻煩,怕影響自己評特級教師,對修煉持對立態度,不想讓她修煉。十四年來她一共被非法抓捕十次,每次我總想讓她早日恢復自由,於是配合六一零(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組織)試圖說服她放棄修煉,但她很堅定,別人無法動搖她的信念。

從她對法輪功的堅定我逐步理解了她,實際上我也親眼目睹了她從大法中獲得了新生,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我親眼目睹了鐵的事實:十四年前她是一個急躁衝動、體弱多病的人,而修煉法輪功後她變成了任勞任怨、通情達理、身體健康的人。是法輪大法的神奇力量使她脫胎換骨、前後判若兩人。而我作為一個常人,在她起步修煉時,我正在瘋狂追求名利,沒有意識到修心養性和強身健體是人生最大的需要,追名逐利的弦整天緊繃著,整日在緊張中度日,最終導致疾病纏身。看到她身心健康,充滿活力,我非常敬重和羨慕。

我長期患有頑固失眠,苛求環境安靜,不能聽到別人家傳來的聲音,一聽到就生氣,結果更加睡不著。在妻子影響下,我懂得了法輪功所講的向內找的道理,我分析造成失眠的根本原因是自己內心不寧靜,私心雜念太多,如果外面有噪音自己也不生氣,不理會外界的聲音,應該會很容易入睡。我從找別人的原因變成找自己的原因,結果對克服失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退休後我把很多時間用在保健上,於是有一個階段整天想自己的病,結果越想越重。但現在我想得更多的是,如果甩掉思想包袱,不把病當回事,多做一些有益於他人的事,我的健康狀況一定會快速好轉,正如大法師父所講的「無求而自得」。法輪功正在幫助我重塑對人生的態度,我感到只有把「真、善、忍」當作人生信條,人生才會更有意義。

二、法輪功幫我認識中共的本質

長期以來在邪黨文化灌輸下,我對中共懷有較重的愛戴之心,心中的「偉、光、正」光圈一直難消失。然而法輪功學員傳播的《九評共產黨》系統揭示了中共的「假、惡、鬥」本質,使我深受啟發,猛然醒悟。

中共黨魁毛澤東是最大的「假、惡、鬥」的典型。首先是假,早在一九五四年,憲法中就規定了公民有言論自由,一九五七年知識分子對共產黨建言獻策,本是在中共邀請下所為,中共還保證了「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決不秋後算帳」,但毛卻出爾反爾,將知識分子提意見變成反黨罪行,將提意見的知識分子打成「右派」,予以殘酷打擊,實際上就是將對中共有意見的人誘騙出來予以摧殘。可見國家根本大法所規定的言論自由是假,人民當家作主是假。在閉關鎖國的日子裏,中共散布大量謊言迷惑人民,如「台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敵人一天天爛下去」,這些謊言在今天看來都很可笑。

其次是惡,毛對自己的親密戰友都可以殘酷鬥爭,無情打擊,難怪毛不打自招的揚言,對待知識分子要比秦始皇焚書坑儒還厲害。

毛建國以來不斷發動對知識分子迫害的政治運動,毛澤東歷來主張「鬥爭哲學」,熱衷於階級鬥爭,疏於搞經濟建設,以至於文革後期發展到國民經濟崩潰的邊緣。而如今在中共統治下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政治鬥爭雖然淡化,取而代之的是經濟利益的紛爭。「假、惡、鬥」依然盛行,如今假貨遍地,到處是價格欺詐。人人相見如敵,矛盾一激化,便惡言互罵、惡拳相鬥。

作為一個正直善良的人都痛恨如今這個物慾橫流、世風日下的社會,呼喚道德回升。只有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才能挽救這個病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