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記得從我懂事起父母就經常吵架,因為那時我還小,母親一直維持著這個名存實亡的家,所以我是在驚恐中長大的。後來母親經常說要與父親離婚,可父親一直很麻木,從來沒和母親有過交談,彼此形同陌路人。

母親經常全身關節痛,還經常感冒頭疼。為治病她吃盡了苦頭,中藥、西藥、偏方等,可是病沒祛。父親又不同情她,她心情也越不好。每當她與父親爭吵後經常騎著自行車帶我出門散心,我坐在自行車的大樑上經常對母親說「和他離婚!」其實那時我才四、五歲,不懂甚麼叫離婚。在我十週歲的時候母親終於和父親離婚了。母親說我很像父親的性格,怎麼說也不改正錯誤,難以管教。因此她與父親離婚時問我:你聽話不?聽話就帶你走。我說我聽話。其實母親明知道我不會改,她還是帶我離開了家。

母親懷我的時候經常和父親生氣,可能在娘胎裏我就受到家庭環境的影響,我脾氣也不好,不聽話,好動又淘氣。都說我是多動症,經常除了惹禍就是遭災,他們為教育我也經常產生矛盾。家裏氣氛很緊張。記得上一年級的時候,上課約束不了自己,經常離開座位,藉口扔廢紙,也不注意聽講、玩文具等。有一次回家寫保證:今後上課再也不玩筆、不玩尺、不玩本、……不玩手了。由於上課注意力差,坐不住,成績也太差,初中畢業上不了高中,只好上中專連大專。中專第一個月就為了能「在班上站住腳」替哥兒們出氣,參與群毆一個同學,被學校請家長繳罰款三百元。兩個月後因為沒參與打群架,被哥們兒一個嘴巴子打回家,不想上學了。

母親為了能離開父親,答應他不給我轉學,為此母親每天接送我上學就要兩個多小時,再回來上班,料理家務,她很忙,很累。因為我不聽講,學習成績上不去,母親每天晚上還要輔導我功課。她一天下來筋疲力盡的。

就在媽媽身體和精力走下坡路的時候,她聽說法輪功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還可以提高人的思想境界。為此媽媽又增加了一項煉功學法的大事,那時她每天很早就起床去集體煉功,回來還要送我去上學,她上班。晚上我和她去一個奶奶家學法,這樣她更忙了。但是儘管如此,她精神狀態卻越來越好了。身體看上去也不那麼疲勞、面容也不憔悴了,人也變得更加祥和了。不論在單位的同事還是左鄰右舍都誇她比以前樂觀了,而且她還經常幫助別人,主動打掃樓道衛生,為大家做好事。我知道《轉法輪》書裏講了如何做好人,怎樣要求自己。媽媽確實在按法的要求做。

我終生難忘的是母親對我的教育,她對我付出的愛,是一般人做不到的。為了讓我成為有用的人,在我上中專住校時,母親經常與學校老師聯繫,關心我的成長。在我被哥們兒一個嘴巴子打回家,不想上學時,她背著我去電話亭給班主任打電話溝通,讓老師側面教育打我的同學,給他們自尊。經過母親和班主任的努力,「哥們兒」主動與我聯繫,使我又返校上課。後來我不小心在上樓梯時扭了腳,回家經醫院檢查骨折,在家期間母親又與班主任聯繫將我的課本捎來,每天布置作業,晚上飯後檢查,當時我真受不了這種拘束,因為走不了了,又學不進去,經常與母親對抗到深夜。半個月過後,我才不得不勉強完成作業,在我三個月回校時,同學們以為我這下可玩夠了,到上課時他們才很感慨地說:你真沒少學呀。

我家樓上有一個和我一般大的男孩,父母有錢,經常去賭博,不管他的學習,他經常曠課,花錢如流水。我和他認識後他常來找我玩,尤其放假更是每天都在一起。他經常拽我去飯店吃喝,有一天他帶我去網吧過夜,第二天早晨才回家。他和人打架,我就拿鐵棍子、拿小刀去助陣。為此母親經常開導我,那時我逆反心理很強,聽不進去勸告,她沒收了我兩把小尖刀。我就想法再買,藏起來。她給我繳錢補習功課,我帶著書本騎上車子玩夠了才回家。母親不讓我和那個男孩下飯店,我找藉口出去和他上街玩。我的自行車、衣服他都借過,但從來不還。

暑假我就更自由了。母親上班,我就主動找那個男孩去到處玩,不做功課。母親常說我們學習不好但不能做不好的人,給社會帶來麻煩。為了在假期能約束我,從我十五歲開始,母親每年的暑假都為我找打工的地方,鍛煉我,將來能夠自食其力。那時父親不理解她,心疼我,對母親說:你就缺那點錢嗎?因為我個子小,年齡小,不會幹甚麼,沒有地方要我幹活。為了鼓勵我打工,她背著我和一個個體老闆講她不嫌給我錢少,就是為了讓我接受鍛煉,看著我。我一天幹十個小時或更多時間,給我三百元工資,其中有母親一百元。後來老闆跟我講可憐天下父母心時,才告訴了我實情。

母親專門在她單位附近給我找打工的地方,為的是可以抽空看看我在不在。我那時只知道掙了錢是自己的,可以受自己支配,所以開支回來錢也花光了,但是母親從來不責怪我,只是提醒我掙錢不容易,買些有用的東西。她為我連續三年暑假找打工地方。包包子、穿羊肉串,複印、做牌匾,給幹休所澆花等等。到第四、第五年我就利用自己所學專業找地方打工了,而且第五年我將我的勞動所得六百元分成四份。我、父親、母親和姥姥每人一百五十元。他們沒有想到我能有如此的巨大變化,會盡孝心了。

在一次暑期打工中,我和另一個打工的大學生發生口角,他比我大,我打不過他吃了虧。為了討回來,在我幹滿一個月後我就利用他午休不防時到他宿舍用腳踢他的頭,我以為可以跑掉,沒想到他爬起來追上我,把我打的眼睛充血、眼眶青紫,像個熊貓眼。他本想再幹一個月,這樣領導知道了不會讓他再幹了。領導讓雙方家長都來,母親到時看到我一副慘狀,不動聲色。詢問事情經過,我自知理虧甚麼也說不出來。領導和他本人配合著,問他哪裏不舒服,他說頭疼。母親對我的傷勢隻字未提,關切的問他還有甚麼症狀,並且批評我這樣做後果很危險。她向領導承認沒有教育好我,一定及時醫治,如果因為對方頭疼不能繼續打工他下個月的工資由我出,好讓我接受教訓。並且將家庭電話、單位電話都留給了對方,如果有甚麼變化好和我們聯繫。到醫院後,醫生為他開了藥並且要給他進行CT檢查,他只是拿了藥沒有做CT,他說先吃藥,觀察一下再說吧。

我和母親回家去,那天天氣很熱,我還帶著傷,母親在路上為我買了桃子。我犯了錯誤,有甚麼臉面吃桃?我說別買了,看病都花不少錢了。她說記住這次教訓,以後不要再犯就行了。她對我的關心使我當時一個勁的說:以後我再也不給你找麻煩了。後來母親每天給對方打電話問候病情,幾天後的週日她又親自帶上水果等東西看他。並且見到領導,領導講對方母親也來過了,聽說我母親一直沒有推卸責任,放心的走了。他本人對我母親說:其實那天他也沒有那麼嚴重,他踢我頭,他太狠了,我只是心裏不平衡。當他看到母親的大度、善良時他就不忍心讓我們孤兒寡母再花錢為他檢查,不然的話真的不會饒了我。到我開支那天,母親囑咐我利用自己的工資給他買東西表示道歉。他對我說:你母親真好,你要像她那樣就好了。從那以後我再沒有打過架。

記得有一次我和媽媽去超市買東西,回來的路上她發現收銀員少收了她一條秋褲的錢,她馬上返回送回十幾元錢。當時我很有感觸的說:我將來有了孩子就教育他當年你奶奶就是這麼做的。母親聽了很高興,我知道她為我明辨是非而高興,為她辛勤的付出得到的回報而自豪。

記得一次我很有感觸的對母親說,這幾年您太不容易了,我不聽話,我爸跟您過不去(母親教育我,我不服就跑父親那去,母親讓我跟他,可父親又不要我);單位不理解,還整您(因母親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迫放棄了晉升職稱、提前內退),您太不容易了。母親當時激動的說:你終於明白了,這比我吃甚麼都香。

現在我已經大專畢業在一家國企搞技術工作,妻子是我的同學,她當上了教師。母親和鄰居都說如果沒有法輪大法,兒子不會有今天(我家樓上的男孩後來因攔路搶劫送了勞教五年)。母親面對不懂事、不服管教的孩子,沒有放棄;面對社會的壓力,沒有低頭,因為她知道法輪大法是教人要做比好人還好的人,無私無我的人,是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還好的人。所以她堂堂正正的做人,給我、給她的周圍的人事事處處都做出了榜樣。

我十七歲時才明白了我的母親是怎麼的不容易。那時在非典期間,我們在學校都不讓出校門,平時一週回一趟家,可那時一個月也沒回家了。老師要求我們給家長寫封信,我不知道該寫些甚麼。可在閒暇時間經常想到母親,我開始反思自己在家的種種行為。有時自己都罵自己,為甚麼那麼不懂事。我知道母親對子女的愛是無私的,我捫心自問自己對母親的愛又有多少呢?我不理解母親的辛苦,不能和她心平氣和的聊天,有時母親只不過多說我幾句我就火冒三丈。我作為兒子真的沒資格說的出我能真的明白母親的辛苦和大公無私。那時我不知道我的將來怎麼樣,可是我知道有了母親的關愛我很幸福。所以我在信中向她道歉,我說:為了我,你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眼淚。在這裏我向您說一聲:媽媽,謝謝您,您辛苦了。兒子不知道自己能為您做甚麼,現在唯一能為您做的就是好好學習,爭取用學習成績來報答您對我的無私的愛。我們語文課學習了寫詩。雖然我寫的還不是很好,但是我還是想用詩的形式來表達我現在的感受:

有風吹過的地方,就有您的愛滋生。
有水流過的地方,就有您的愛流淌。
人生的路漫漫長長,您的愛無限寬廣。
您就是我成長的陽光,您就是我飛翔的翅膀。

這是我的處女作,獻給了我的母親。

有時母親因為甚麼想不開時,我都會說,修煉人還這麼小心眼兒?這時母親很欣慰的向我表示她沒有做好。她為我的改變而開心。我也祝母親能功成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