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是一種本能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有個法輪功朋友,他既讓我揪心,又讓我感動──他自己節衣縮食,有時食不果腹,卻捨得一次花費幾千元錢去買計算機、光盤、打印紙;他曾經被捕入獄,遭受酷刑折磨,至今仍常常被公安騷擾,卻仍然冒著危險製作他所說的真相資料,並且不管嚴寒酷暑都出去發放真相資料。我常常說:「還是把你自己先救了吧,瘦的都一把骨頭了,窮的都一無所有了,你能救的了誰呢?」他只是樂呵呵地說:「再苦也要為人著想,不能見死不救啊!將來你會理解我的。」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現實的,是聰明的,因為我會珍惜自己,保護自己,發展自己;而他是不可理喻的。直到有一天,我閱讀了一篇短文,題目是《愛是一種本能》。文章記述的一個出租車司機在寒風刺骨的正月十五救人的故事。在出租車司機駕車駛過一座大橋時,發現橋下洶湧湍急的水流中有一輛白色捷達車中有人在掙扎。這個出租車司機不假思索地脫去衣服,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救人,三個大人和一個孩子被解救出來了。出租車司機的腿也抽筋的不能動彈了,白色捷達馬上就要踩不住了,要沉下去了,出租車司機仍一邊用力站穩,一邊安慰懷裏抱著的孩子:孩子,不要怕,只要伯伯有一條命,你就會活下來。後來出租車司機和孩子也終於得救了。救人的司機卻靜靜地開車走掉了。後來媒體蜂擁而至,人們追問司機在冒著生命危險救人那一刻,心裏到底想了些甚麼。這個憨厚的男人最終說出一句話:我真的甚麼都沒想,從下水到救人,似乎就是一種本能,就像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

讀過這篇文章,我感動得淚流滿面。再想想身邊的朋友,我開始慚愧和自責。我明白了我為甚麼不能理解我的朋友,那是因為我太自私和狹隘,因為我用自己的自私和狹隘來衡量別人的善良和慈悲,這就是褻瀆。是啊,我也曾讀過孟子的「無惻隱之心非人也」。仁愛應該是一種本能,善良應該是一種本能,而救人也應該是一種本能啊,只是我已經遺忘了。

我帶著歉意找到朋友,並誠懇地與他交流。他樂呵呵地說:「中共的宣傳顛倒了黑白,歪曲了事實,把殊勝的法輪佛法抹黑為×教,它欺騙了中國人,也把中國人推向了地獄。」我說:「中國人不都活的好好的嗎?誰下地獄了?」他於是給我講了中國歷史佛教史上的三武一宗之厄的事件。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五代周世宗等四位皇帝排斥打擊佛教,迫害佛教徒,但是這幾個皇帝中最長壽的是北魏太武帝,也只活了四十四歲,其次是周世宗三十八歲,北周武帝三十五歲,唐武宗三十二歲。太武帝是被宦官所殺,周世宗和周武帝是罹暴疾而亡。他惋惜地說:「無論是誰,即使是被欺騙或被脅迫的情況下,只要他參與了詆毀佛法,迫害修煉人,那麼他的生命就將面臨危險,這是他自己的因果報應,佛法是慈悲的,同時也是威嚴的。人只有積了很多的德才能轉生為皇帝、貴為天子,但是一旦破壞佛法,報應都是立竿見影的。」他又語重心長地說:「如果不告訴中國人真相,他們要參與到詆毀佛法中,是不是也種下了迫害佛法的罪業呢?是不是會面臨危險呢?只是報應有遲早而已。所以講清真相,澄清事實,讓中國人不參與到詆毀佛法的罪惡中,就是在挽救人。」

我原認為的高尚都是偉大的人物、輝煌的事蹟和深奧的理論,可是我錯了。高尚是一種境界──先他後我、捨己為人、無私無畏。這是不能用世俗的財富、學識和成就來衡量的,一無所有的人可以高尚、聖潔,只要他做到了,他就高尚,就值得景仰。

再想想身邊的朋友,他每天看的《轉法輪》都是教人要處處為人考慮,要寬容待人,要慈悲於人。天長日久讀這本書的人,當然就會自覺地在言行中先他後我,在利益中捨己為人,在危險中無私無畏。他看到眾生面臨苦難,當然義不容辭地去挽救。愈是苦難的地方,越是危險的環境,越能看出一個人的本質和心性,我感到這個法輪功朋友很高尚。在鋪天蓋地的打壓下,他沒有選擇明哲保身,而是選擇捨己為人,這太難能可貴了。

就像陽光普照大地,流水滋養萬物,父母疼愛孩子。對於法輪佛法修煉者來說,善良出於本能,慈悲出於本能,救人出於本能,這並不需要其他理由,只是因為心中有愛。這是順理成章的人性光輝,這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淌,這是天經地義的責任承擔。

你的身邊是否也有這樣的朋友?你是否也曾經誤解和傷害過他們的善良?你是否撕毀過法輪功真相資料?你是否想過他們的艱辛與苦難?其實,每一份真相資料都來之不易,有人為此節衣縮食,有人因此風餐露宿,有人為此承受苦難。請珍惜他們的善良和高尚吧。有人千方百計地要把你拖進地獄,也有人捨生忘死地想搭救你,問問你自己,你到底要甚麼?法輪功修煉者的真心真意,足以值得你永遠珍惜,理解他們吧,相信他們吧,因為他們只有愛沒有怨,只有付出沒有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