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五)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接上文《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四)》

第四章 現代科學發展的誤區

現代人常說,本次人類文明,自告別了茹毛飲血以來,科技取得了巨大進步,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善。然而,在這個飛速發展過程中,我們也同時發現:

隨著形形色色的精巧的發明創造,我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時間也節省下來了,但是同時我們卻更加忙碌了,活得更不踏實了,現代病也湧現了,頹廢的文化泛濫了。

隨著醫學的巨大進步,我們的醫療水平和條件改善了,然而病毒們也隨之變異了,絲毫沒有被我們的科技落下,甚至常常把醫療發展的速度超過了。

隨著經濟和工業的發展,我們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環境也被嚴重污染了,地球被破壞得千瘡百孔了,奇異的天災也屢見不鮮見怪不怪了,我們也早已不是在繼承父輩的地球,而是把兒孫的地球借用了。

隨著通信和計算機技術的突飛猛進,地球已經變成一個地球村了,令人費解的是,人際關係卻更冷漠了,人與人的隔閡也變厚了,在貼吧裏,論壇裏和博客的留言裏,傳統的淳樸的心平氣和、互相尊重的論理方式,已經被相互的對罵、對他人智商的鄙視、出於妒忌的諷刺挖苦和熱血激昂的高調批鬥所普遍的代替了。

隨著物質文明的大幅度提升,我們國家的GDP也保八了,遺憾的是,人心和道德被掉隊了,於是「小悅悅」們被路人無視了,見義勇為的彭宇們被「肇事」了,孩子們或者被毒奶粉毒死了,或者被報復社會的人進校園砍死了,或者被豆腐渣教學樓砸死了。

隨著整個科技的推進,我們對這個世界更加了解了,我們適應自然的生存能力更強了,然而人類的許多根本問題和自古的美好願望,比如和平、健康、充實快樂,不但沒被搞定,反而更加遙遙無期了,現今人類毀滅自己的可能性反而比原始人大大增加,毀滅性武器的出現,使得地球被摧毀多次也成為可能了。

時至今日,我們有必要反思一下,是不是我們這次人類文明的科學發展,疏漏掉了甚麼呢?這麼多、這麼大的弊端,都是社會和科技的發展所必需的嗎?下面從四個方面來探討這個問題。(以下的四點也是有內在聯繫和相通之處的,有些個別地方也許區分並不是太大,但是從行文通俗易懂來考慮,我們仍然分成這四方面來分別闡述)

1.精神性──「數學」無法理解「精神」

科技界的絕大多數領域中,我們往往是重視物質的,而精神層面是被有意無意的過濾掉了。

先來看看構築了整個科技大廈的理論基礎──數學。數學的發展是建立在人的感官對於自然環境現象的感知之後所確立的、無需證明的規律(即所謂「公理」)的基礎上的,然後經過對於客觀物質世界數字特徵的提取,建立起一個思想中的數學體系。由於這種操作,數學可以借用數字的世界延展到人類感官所無法直接感受的領域,從而大大拓寬人類所能認知現象的範圍,甚至數學被稱為人類的一種新的「感官」。

然而,這個數學的「感官」存在著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它無法感受理解和描述精神。當任何一種精神現象被抽象為數學時,它已經不是精神現象了。這種抽象為數學的過程就好像一個過濾的過程,它將精神的層面「濾」掉了。而精神的存在是我們人類的意識可以感受到和理解確立的,可見,這個數學帶來了一個束縛我們視野的井口。

我們人自身是可以清楚的判斷甚麼是活的,甚麼是有生命的,無須解剖出來其各個零件即可斷定,也不用誰來向我們證明甚麼是精神,因為我們可以直接感受得到。當去判斷一個人是誰時,也無需逐個對照其臉部的各種特徵以與自己的記憶倉庫匹配,只需看到一個很籠統的整體形像或背影,甚至只是精神領域的一些抽象的神態、氣質,即可判斷出該人是自己認識的某某人。

因為數學根本上是非生命非精神的,所以靠數學的體系造就的東西也就根本是非生命和非精神的。這一點從現代科學對生物的研究方法即可見一斑。生物學中,對生命的定義是(參見維基百科):一類具有穩定的物質和能量代謝現象、能回應刺激、能進行自我複製的半開放物質系統。從該定義我們不難發現,其實,它的研究對像不過是生命的物質載體而已。現代生物學對於生命的認識多注重其組織結構,通過解剖組織、冷凍切片等方式來研究,經常是「殺雞取卵」來得到一些知識。其實這樣恰恰只能是認識其非生命的那些物質表象罷了。對於真正生命,尤其是人的核心特徵,意識領域內,它完全沒有涉及。那麼從純物質化的角度來研究生命,豈非緣木求魚?!

概括起來講,完全以數學為基礎的現代科學從本質上註定了它無法認識生命和精神現象的根本規律。上一章我們列舉的許多案例都表明了精神其實是一種客觀存在,甚至是可以直接改變物質的,物質和精神應該是統一的、一性的。而現在的主流科學,卻從其基點上幾乎完全忽視掉了精神這個層面。

2. 道德性──「善」與「惡」有客觀的衡量標準

現代自然科學,和道德好像是完全不相關的,它根本就沒有真正的研究過「道德」的客觀本質和作用。比如,從基礎上來說,你發出善念,1+1=2,水過零度會結冰,你的骨髓可以每小時生成5億白細胞供給免疫系統;你發出惡念,照樣1+1=2,水過了零度結成冰,骨髓每小時生成5億白細胞供給免疫系統。從而你是在做善事,對大自然沒甚麼必然的直接影響,而你在生活中也照樣該享福享福,該得病得病;你是在作惡事,自然界一如平常,你還是該享福享福,該得病得病。而且善與惡無法在科學所刻畫的世界中得到很好的描述和界定。然而,從對世界的影響來看,善與惡真的是平等和對稱的嗎?

一些自作聰明的人常常舉這樣的一個例子來嘲笑那些有信仰的人:

教徒問神父:「我可以在祈禱時抽煙嗎?」他的請求遭到神父的嚴厲斥責。而另一教徒又去問神父:「我可以吸煙時祈禱嗎?」他的請求卻得到允許,悠閒的抽起了煙。

喜歡講這個笑話的人往往據此引申來諷刺:人內心裏的信仰虔誠與否、善惡道德、真誠虛偽都是不可靠的,無法找到外在的具體標準來衡量的。他們認為:從「客觀」上看,祈禱時吸煙和吸煙時祈禱是完全對等的兩件事情。然而實際情況卻未必如此。表面狀態的確類似,但是體現出來的他的態度和趨勢,在很多時候卻是截然相反的,而且這也是一種「客觀」的事實。比如吸煙時的祈禱,可能是一個人在吸煙時,想起來了改正,然後開始祈禱和洗心革面,這是從惡習中回升的開端。而在祈禱時,出於無聊和注意力不集中,進而無所顧忌的去吸煙,則是走向墮落的起始。

就好比冰融化成水和水結成冰這兩種過程,在零度冰點時,都有一段冰水共存的短暫狀態。表面上看,這兩個過程的確都有這樣的一個階段,且這兩個階段的狀態是一樣的,但是實際上趨勢是截然相反的,這個短暫的過渡期過去後,一邊是完全只剩了水,一種是完全只剩下冰。

剛才我們由道德和人的念頭,引申出了水和冰的例子,下面讓我們順便回顧一下前文所講述的水結晶實驗和米飯實驗的啟發。其實這些關於念力的實驗除了可以作為精神能夠直接作用於物質的證據外,更進一步揭示了精神世界之中,有關道德善惡的客觀界定這一重大問題。物質,其實是直接能「感知」人的善和惡的念頭的,善與惡是有著「客觀」的區分的。人的這種道德和心態是會直接影響周圍的事物,而不是像馬克思主義政治課本裏面那種「間接」和「側面」的反作用。而且從惡念導致的水無法形成規則的六邊形結晶來看,善與惡是完全不對等、不對稱的。這提醒我們,善與惡二者可以在客觀世界找到實實在在的區分標準的,而不是永遠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因為從結晶的規則性和對稱性來看,善與惡二者在客觀世界永遠也無法被混淆。

其實,對於道德的重大意義,以中醫為例,古往今來,大醫學家歷來強調,醫生的醫術其實是直接受制於其道德水平的,而人的身體健康也與其道德息息相關。古代的中醫把人的道德敗壞當作人得病的根本原因,如著名的中醫經典《黃帝內經》就指出:「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唐代大醫學家孫思邈所著《備急千金要方》中的「大醫習業」和「大醫精誠」兩篇,系統的論述了醫德規範。道德高尚的人,才有可能使自己養性養身,進而獲得高超的醫術。否則,丟棄道德這一方面,盲目發展技術,中醫的精髓只能失傳了。而我們只能依賴從最表面和物質著手發展起來的西醫了。

對於每一個人而言,他(她)都是由物質和精神這兩方面組成,道德作為一種客觀存在,其實是「與生俱來」的就存在於人的精神世界的,是非同小可的,也許有著非凡的來源。比如,基本上,每一個人,在剛開始做壞事時,往往都體會到過違背良心時的負罪感,也有蹉跎歲月時的空虛感,雖然這些東西(感受)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是當它們出現時,卻往往會覺得這種悔恨或自責是十分真切的,而且是源自內心深處的,本能的,是來自「真正的自己」的。這種與生俱來的良心和真正切己的感受,其實未必不如「視覺」和「觸覺」這些感覺來的真實,而且它們在人類中是普遍存在的,不應該是無緣無故就有的。我們沒有理由不重視產生了這種種的道德因素,因為這才是和「真正的自己」直接相通的。

說到這裏,綜合精神性和道德性這兩方面,讓我們來看一看在現代科學,尤其是馬克思主義所指導下的中國現代科學中,這一條很有名且流傳甚廣的信條:物質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從我們前文的論述和例證來看,因為,以數學為基礎的現代科學已經把萬事萬物的精神層面濾掉了,也就是說現代科學本身在認識精神領域就有先天障礙,那麼妄圖以在此基礎下的一切研究發現來反過來驗證物質決定精神、物質是第一性而精神只是第二性的,都是徒勞的。這無異於,自己已經完全侷限在一個作繭自縛的井裏面了,然後通過把井口大的天空反覆觀察了幾萬遍,最後得出一個「科學」結論:天的確只有井口這麼大!其實,第一章所分析的進化論這種走入極端的學說的提出,也不能說和自然科學中濾掉了精神層面沒有關係。

明白了這一點,進而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於「要想提高人民道德和素質,必須先把經濟發展起來」這種「唯物質論」的論調,其實都是沒有確鑿的根據的,是十分荒唐的,它可以滿足和膨脹人們抓錢的貪婪心理,卻違背了人的良心與天性,生命的本性,世間的天理,難怪會有本章開頭所列的道德下滑、人心冷漠,和各種草菅人命以及人類自我毀滅現象的泛濫了。那麼為這些錯誤觀點提供了理論基礎的這種唯物、實證的不完善的科學,對此有著不可推卸的罪責。

道德是精神的,認識不到精神存在的實證科學更無法認識道德的實質與真實來源,對於善惡有報這些因果關係的是否存在就更加沒有發言權,也就無法認識道德對於我們人類生活和宇宙的存在及生息運轉的巨大內在作用。那麼在如此不完善的一味唯「物」和實證的科學指導下,自高自大,盲目的改造自然,肆意的指點江山,用「科學」的棍子無情打擊人類世界中維持人類生存的「道德」,而不是去考慮怎麼樣天人合一,怎樣可以人與自然和諧共存,那麼就只能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災難和代價。所以從這一角度,我們可以斷言,一個無法認識和描述道德規律的科學根本不是真正的科學,是地地道道的偽科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