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毅力

【明慧網2005年9月14日】近年來打坐在西方越來越時興。而相關研究也表明打坐對於放鬆身心確實有莫大的好處。最近研究人員們還發現,打坐對人的作用有其精神基礎,而不僅僅只是一種坐在那裏不動的特殊體操。

《新科學家》雜誌報導了一個相關研究:參加研究的志願者(學生)被分成三組,其中一組被要求在打坐時思想集中在「神是博愛」這樣的精神概念上;第二組學生思想集中在「我很幸福」、「我很高興」這樣的世俗概念上;第三組學生僅僅是普通的放鬆。

志願者們被要求每天習練20分鐘,持續兩週。在每星期的開始和結束時,研究人員對他們進行情緒心理測試:以及疼痛的耐受力測試──受試者將手放在攝氏2度的冷水中,覺得太冷時便拿出來。

測試結果發現,參與第一組帶有精神因素打坐的學生在焦慮程度上明顯比其他兩組學生低,而他們對冷水的耐受時間是其他人的兩倍。

主持這項研究的俄亥俄保凌格林州立大學的博士生沃其赫爾茨(Amy Wachholtz)認為,帶有信神內涵的打坐比純世俗的打坐放鬆對人的效果要明顯的多。「精神打坐中可能有某種獨特的內在因素,而這是純世俗的打坐放鬆所做不到的。」

很多人受到絕對唯物主義的影響,無法明白信念與真正對神信仰的力量。看來,這個實驗正體現了精神信仰的力量。也就不難理解,為甚麼擁有堅定精神信仰的人能獲得超凡的毅力。

(選自明慧週報《晨光煦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