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三退後揀了一條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

弟弟三退後揀了一條命

文/黑龍江大法弟子 水蓮(化名)

二零一零年的夏天,聽弟弟單位的人說:你弟弟入黨了。過後我給弟弟打電話,我說:你都五十歲的人了,還入甚麼黨?他說單位讓入的,我說:現在人們都在退呢,你還往裏入,會有生命危險的,我給你退了吧,他似是非是的答應:再說吧。我說:不行,真的很危險快退出吧,他說:嗯。我用他的名字的兩個字給他退出中共黨員。

秋天,弟弟休班忙著收自家的黃豆,因種的地在四十公里外的老家,騎摩托車在回來的山路上撞到了一輛停著的大車上,臉上都是血,嘴也撞壞了,但到醫院去檢查,也沒傷筋動骨,沒啥大事。第二天我去醫院去看他,我跟他說:你看多危險,多虧退出了邪黨,他還是不太相信,我送給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住了幾天院就好了。

今年五月九日上午,弟弟在單位上班,因他是水庫發電站的小負責人,對電路配置很熟練精通。單位要急於發電,他帶著全站人對設備檢修,電力收入是他們水庫收入的主要經濟來源。庫裏領導也很重視,同事告訴他那個電盤有毛病,我弟弟說:你用絕緣桿把閘拉下來,我去修。走到那動手修時,感覺自己的手還沒接觸到就有很大的力量往上吸,他喊了一聲快拉閘。但已經晚了,雙手被吸上了。等閘拉下來,弟弟仰面朝天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休克了,左手大拇指、右手臂都燒糊了。幾分鐘後甦醒過來,因電站離水庫有五公里,等車趕到把他緊急送往二十公里外的醫院。當地醫院說治不了,得去省級專門治燒傷的醫院。下午兩點多單位用車直接送往省城,晚上九點多到了省醫院及時的治療,第二天做的植皮、截手指手術。

因為事發突然,親屬都沒通知,我是六天後才聽說的。帶著兄弟姐妹的關切,帶著一番沉重的心情,我踏上去省城的列車,因病情甚麼樣一點不知,到醫院一看,沉重的心情落下了。醫生說:電流從右手進,通過心臟等臟器從左手出去的,左手大拇指截去一半,因骨頭電黑不能留了。右手臂大面積植皮、肉都熟了,筋都露出來了。現在是恢復時期,一個多月就能好。在醫院裏的人們都說他是最輕的。

我跟弟弟說你退黨保住了命,是師父救了你。他很高興的答應著,他說:倒地上肩頭上摔掉一塊小骨頭,腫的很大,腦袋怎麼沒摔著?我說有神保護你唄,揀了一條命,還了命債。他會心的笑了。當時弟弟的兒子和他的同學也在場,跟他們說三退的事,他們很快同意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慧芳被摩托車撞 毫髮無損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晚上九點,三十九歲的慧芳騎著電動摩托從新津往大邑方向趕路,後面一中年男子約五十來歲(酒後行車)騎著七零摩托飛速前行,行至新津新平鎮路段時,從後面向慧芳猛衝去,把慧芳連人帶車撞了個反方向。

慧芳被撞下摩托重重地落在地上坐著,離自己的摩托二尺來遠,兩輛車撞擊的聲音二百米處都能聽見,七零摩托衝擊十多米遠,慧芳的摩托後備箱撞壞,可慧芳卻安然無恙,連一點點皮傷都沒有。她知道是法輪功師父保護了她。

原來慧芳相信法輪功,她親眼看到自己的一個親戚,年紀輕輕因久病醫治無效喪失了勞動力,修煉法輪功才幾天,一身的病不藥痊癒,成了家裏的主要勞動力(田裏、家裏的活路主要靠她)。

在大法受到邪黨迫害初期,慧芳把該親戚的所有大法的書拿回家保護起來,護身符從不離身,早早就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還把大法真相掛曆掛在自己廠裏。正是慧芳誠信大法,在危難時得到神佛的佑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