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二斤八兩早產兒出生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年及又一個「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我給大家講一個發生在我身邊的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的姨姪女小芳,是我二姐的女兒,她結婚不久就懷孕,但流產了。到二十九歲時,她又懷孕了,這回保胎到六個月,沒出現甚麼異樣,家裏人都鬆口氣,心想這回能保住了。可萬沒想到,那年最後一天晚上十點多鐘,小芳下地取點東西,「唿」一下,胎兒流產了,小芳隨即大出血,十分鐘後,在地上流成二、三米一片……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小芳的丈夫小寶回來了,他大驚失色,抱起滿身是血的小芳,趕緊送醫院搶救,醫生說再晚一會小芳就沒命了。因為小芳的這次流產不是一般性的流產,她懷孕六個月,可胎兒在五個月左右時就死了,死胎在腹中腐爛,發出毒氣,隨著血液滲透到全身,導致她身體各個功能低下、流產後瞬間大流血。醫生說,這家醫院建院這麼多年,沒見過這樣危險還能活的患者,這是首例。醫生建議:因為死胎毒氣重,所以小芳最好幾年之內不要受孕。為了安全,小芳一等就是十二年。

再說我二姐,她原先一身病,大病就有膽囊炎、胃病、心臟病、腰椎骨折,小病就更多了。一九九八年,我們姐妹喜得大法,都變得無病一身輕。無病後的二姐整天笑呵呵的,遇人就講大法好。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二姐被非法勞教一年,被中共謊言洗腦了,出獄後不但放棄了修煉,還反對我修大法,看見我煉功就罵。隨之而來的是二姐再次疾病纏身,因胃病、肺不張、心臟病、青光眼、腰腿疼,她每年都住好幾次院,每年吃的多種保健品有一、兩萬元。一次她到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她心、肝、脾、肺、胰、膽都有病。這些都沒能使二姐醒悟。

再說小芳,自那次大流血後過了十二年,才在四十一歲時又懷孕了。她這次懷孕可是全家人重中之重的保護對像。可是懷孕到了六個半月的時候,小芳忽然又出現流血破水現象。這個消息像拉「警報」一樣,迅速傳遍所有的親戚,小芳被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吉林省最大的醫院,醫生也以最大的努力保胎,但說「也就是保一天算一天吧」。

小芳保胎要在醫院臥床,面朝天靜躺著,不能翻身,不能動,吃喝拉撒全在床上,需要人照顧。小芳沒有公婆,二姐自從不煉法輪功之後體弱多病,自身都難自保,就更別提照顧小芳了。小芳的丈夫小寶忙不過來。我就承擔起照顧小芳的全部事情,白天黑夜陪在醫院。

可是更不好的消息來了,醫生通知:在給小芳做檢查時,發現小芳的子宮裏有兩個瘤,大的十公分左右,比胎兒頭都大,小的四公分左右,由於瘤子搶吸營養,使胎兒比正常六個半月的胎兒要小許多,很弱,更嚴重的危險還有兩個,一是如果保胎不成出現早產,新生兒在奔生的同時,兩個瘤子也會同時受到擠壓,會使本來就很弱的胎兒因擠壓而窒息死亡;另外一個危險是,如果擠壓的時候瘤子被擠破,就可能引起大出血,那麼母子都可能有生命危險,特別是小芳本身就有大出血的病史,又是四十一歲的高齡產婦,後果很難想像。當然還有一個解決辦法,就是做剖腹手術,將胎兒和瘤子一起取出。可是也存在很難解決的問題,就是胎兒現在很弱,恐怕很難成活。而且手術後孕婦需要再等四年才能再懷孕。四年後小芳就四十五歲了,那時還能懷孕嗎?醫生通知讓家屬作好各種思想準備。

吉大醫院是吉林省內的權威醫院,醫生是家屬托人找的權威醫生,權威醫院的權威醫生的權威通知,讓全家人都懵了。小芳的丈夫小寶只會雙手插到褲子兜裏,低著頭在地上左一圈右一圈的劃圈走。二姐身體靠到病房的門框上,兩眼望著天。其他人也都無語,誰也不勸誰,誰也不吱聲。

這時我走到二姐身邊說:「你不想救小芳母子嗎?」二姐瞪著哭紅的眼睛問:「怎麼救?」我輕輕的說:「求師父救命啊!誠念法輪大法好!」二姐說:「師父還能管我嗎?」我說:「二姐呀,你原來身體有多少病,你自己咋好的,你不知道嗎?大法的神奇你不是親身體驗過嗎?大法救過你的命你怎麼忘了呢?大法就是救人的啊!今天權威醫院的危險通知,還不能讓你清醒嗎?你該回頭了。」

二姐若有所思,她回家了。後來二姐對我說,她聽了我的話後,一出醫院門就「撲通」跪在馬路上,衝著天說:「師父啊!救救小芳吧!我錯了,我不該背叛大法呀!我當初那麼多病全好了,卻反對師父、反對大法了,求師父慈悲呀!我知錯了。」起來後才覺的不好意思,回頭看了看旁邊走路的人,自語說「我摔跟頭了」。她回家後一邊哭一邊給師父磕頭,「法輪大法好」幾乎念了一個通宿。

我同時向小芳和其他家人再一次講了法輪功真相,請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已經木呆呆的小寶,以前我告訴過他法輪功真相,可是由於受二姐的影響和中共的欺騙,他根本不聽。此時,我告訴他:「你誠念法輪大法好就能有轉機。」他連連點著頭說:「老姨呀!我信啊!我一定念。」第二天他告訴我說:一夜沒睡,盡念「法輪大法好」了。

第二天,醫生說保胎失敗,胎兒要早產。中午十一點二十分,小芳被推進分娩室。此時大家的心情無法形容,但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每個人心裏都誠心念著「法輪大法好」,我靜靜的求大法師父救救小芳母子。

時間在此時每一秒都似乎過的很久,分娩室的門每響一下都叩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還不止是我們家的人,就連其它病房的人也來了,因為小芳的情況特殊,人命關天啊!

下午兩點四十分,分娩室的門開了,醫生通知母女平安,新生女嬰二斤八兩,健康打分是八分(新生兒的打分標準是:六分是及格,十分是滿分),更神奇的是當新生兒抱出分娩室時,睜著兩隻黑黑的眼睛看著大家,哇哇的大哭著,這哭聲是在向大家報喜哪!大家不約而同的說:這二斤八兩的早產兒還能睜眼睛,太神奇了,真沒見過!

大家那個樂呀!小寶買來許多蘋果分給親戚、朋友、醫生、產婦及家屬,同室的一個產婦的家屬悄悄的告訴我們說:「你們別去裏邊的病房了。那裏有一個產婦,也是早產,生了一個四斤多的孩子,沒活,她腹中也沒瘤子,身體還很好,可就是孩子生下來沒活。你們家的產婦,四十多歲了,子宮還有兩個瘤子,孩子才二斤八兩,還能睜眼睛,那個產婦和家屬可難過了。咱體諒她們吧。」

是啊,同是產婦,卻是不同的結果,同是早產兒,卻有不同的命運。為了那個產婦少難過,我們這邊的人就儘量「偷著樂」,可是不管是怎樣「偷著樂」,這二斤八兩的新生兒能睜眼睛是不爭奇蹟,已不經意的傳遍了整個樓層。「法輪大法好」的福音也從二姐、從親戚、從孕婦、從家屬中傳開了。

二姐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她給小芳侍候月子、看孩子,上下六樓抱孩子輕快的沒事兒人似的。至今她再沒吃過一片藥,沒犯過一次病,沒住過一次院。二姐逢人便講:我閨女要沒命了,我們老倆口還能活呀!法輪功救了我們全家的命啊!法輪功不給錢,卻能救命啊!我以前咋就受共產黨的騙,不讓煉就不煉了呢?命不得在咱自己手裏握著嗎?不得自己說了算嗎?好不好自己不知道嗎?我咋就這麼傻呢……

悔恨的淚水二姐不知流了多少,也不知向多少人傾訴了多少。我勸二姐:你多麼幸運啊!今天還有機會能從新回到大法中來,還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世人在迷中啊!擦乾眼淚,往前走吧!

當初二斤八兩的寶寶,現在已經滿地跑了,誰一逗,小嘴一抿笑了,還有個小酒窩,真是招人喜歡。她走到哪裏不但能給人帶來歡樂,更能引出一段神奇的故事。

再一次代家人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