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感謝師尊救了我們全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洪傳法輪大法二十週年紀念日。為了慶賀世界法輪大法日,為了表達我們全家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表達對法輪大法的感恩之心,也是為了讓不明白真相的人從謊言中走出來,得到聖佛的保護。我將全家喜得大法後,從發生的無數殊勝和神奇的故事中,選取在危難時刻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幾件事情奉獻給讀者。

「一分不花」與「花一萬元」

婆婆從小信佛敬佛,所以種下了修佛的機緣。九七年,婆婆六十五歲才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前,用婆婆的話講:「我這一輩子幹莊稼活累了一身病,從頭到腳沒一點好受的地方,我哪年不住一兩次醫院,天天不吃飯也得吃藥啊。」修煉法輪大法後,快七十歲的婆婆滿面紅光,身體健康,走路生風。

婆婆從小沒上過學,大字不識一筐,婆婆一邊聽師父講法,一邊跟同修學法認識字,神奇的是婆婆得法兩個多月,竟能通讀《轉法輪》,看著每個字都金光閃閃的,可同樣的字放在其它地方卻不認識了。老家的鄉親們,從婆婆身心的變化,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在家鄉洪傳開了,鄉親們也跟婆婆一起學法煉功,還成立了學法小組,建立了煉功點。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對大法弟子迫害以後,邪黨組織「六一零」的負責人及惡警逢年過節就到家裏騷擾或打電話騷擾,婆婆整天擔驚受怕,目睹了家人一次次因證實法而遭到非法抓捕,抄家,罰款,拘留,送「轉化班」,單位除名等等迫害。婆婆後來自己搬到新居獨住,自己一人學法煉功,慢慢的有點懈怠,處於待修不修的狀態。

有一年,剛進臘月,我去看望婆婆,只見她臉色蠟黃,表情痛苦,行走困難。我一問,原來婆婆背上長了一個大背瘡,正發著低燒,渾身疼痛,晚上整夜坐著不能睡,血壓也高,心動過速。我掀起婆婆衣服一看,背中央鼓著一個黑紫色像大冬棗似的背瘡,底盤有茶碗口大的淤血,已經一個多禮拜了。丈夫和大姑姐及小姑妹吵著馬上送醫院,婆婆生氣的說:「你岳父讓蚊子咬了一口,鼓了一點膿,開了一小刀,住醫院就花了一萬多元,我這大背瘡,那得花多少錢?」無論別人怎麼勸也不去醫院。我說:「您願意到我那裏去過年,跟我一起學法煉功嗎?」婆婆點點頭答應了。我丈夫和大姑姐及小姑妹都不反對,因為他們都知道婆婆修大法時身體有多好,只是害怕不敢煉了。

婆婆來到我家後,家務活我一點都不讓她做。早晨和我一起煉功,白天她自己學法,晚上和我一起學法交流,婆婆悟性很好,不斷找自己,因放鬆修煉,生活中沒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和一個不修煉人完全一樣,所以身體出問題了。婆婆剛來到我家,背部只感到涼絲絲的,沒有疼痛感了。第二天,發燒退了。第三天膿水流出,一個禮拜結乾疤。過年時,婆婆臉色又紅潤了,行動自如,身體完全康復了。

婆婆修煉法輪大法,沒花一分錢,大背瘡不治自癒;而我父親被蚊子咬了一口,化了一點膿,住醫院竟花了一萬多元。如此天壤差別,讓全家人再次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神奇的特效,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過年時,婆婆告訴前來拜年的親朋好友,是煉法輪功身體才又好起來,她並奉勸他們,切勿聽信邪惡的謊言,叮囑他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叔叔,開車小心啊!」

春雨伴著雪花,紛紛揚揚,路面上滑溜溜的。一天早上,兒子騎自行車去上中學。兒子中午放學回來,一進門就大聲喊:「媽媽,我今天過了一大關。」我抬頭一瞧,兒子渾身上下都是泥巴。我趕快問道:「你摔跤了嗎?」「不是,我讓汽車撞倒了!」「啊!沒事吧?」兒子笑呵呵說:「有師父保護,我怎麼會有事呀?」我高興的讚歎道「對啊,大法小弟子悟性就是高嘛。」兒子樂顛顛的跑去換衣服了。

兒子換好衣服,把早上發生的事娓娓道來:今天馬路上特別滑,我騎車很小心,快到學校拐彎處,一輛帶拖斗貨車從後面把我撞出五~六米遠,我坐在地上,沒有一點傷痛,連皮也沒擦破,只是身上沾滿泥漿,自行車摔在馬路中間。我當時一點沒害怕,我首先想到有師父保護,沒事。這時司機從駕駛室伸出頭大聲吼:「唉!你沒長眼嗎?」我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說:「叔叔,是你從後邊撞上我的。」隨著行人圍上來了,都指責司機,有說賠錢的,有說撞傷了吧,快送醫院檢查檢查,眾說紛紜。司機紅著臉從駕駛室下來說:「小傢伙,你沒事吧?」我抖了抖身上的泥漿說:「沒事。」司機掏出十元錢遞給我說:「讓你媽媽買袋洗衣粉,給你洗洗衣服吧。」我擺擺手說:「叔叔,不用了,以後你開車小心啊。」司機面帶歉意的點點頭。我推著摔壞了的自行車上學校了。

到學校同學們聽我講了剛剛發生的事,教室像炸開了鍋,有的說你太傻了,這年頭誰不喜歡錢呢?司機給的錢太少啊;有的說你太善良了,應該讓他賠損失費,好人就是吃虧;有的同學氣憤地說:「這不太便宜那司機了,應該教訓他一頓。」我笑著說:「司機不是故意的,得饒人處且饒人嘛。」望著同學們一個個憤憤不平的樣子,我雙手合十笑瞇瞇的說:「感謝神佛保祐,我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同學們都被逗樂了。

放學後,我把車送去修理,修車伯伯也埋怨我不該不要錢呢,可我一點也不後悔,反而心裏很踏實。

我一邊聽兒子講一邊想起兒子從八歲起學法煉功,兒子悟性特別好,能夠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在修煉的路上給我很大的幫助。特別是在九九年邪黨對大法弟子迫害以後,他信師信法,支持我做救人的事,經常花真相幣,有時還給同學和朋友講真相

今天發生的事,讓我與家人更加明白了師父講的都是真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我懷著無比感激的心情來到師父像前,點上香,恭恭敬敬向師父叩謝,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馬路上沒有一輛車」

九七年,我們全家都幸福得到法輪大法後,一家人身體健康,全家和睦相處。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對法輪功和大法弟子迫害以後,邪黨組織「六一零」的人及惡警逢年過節,不是到家裏脅迫我,就是到丈夫單位騷擾,或打電話騷擾。丈夫目睹了我一次次因證實法而遭到非法抓捕,抄家,罰款。他帶著孩子到拘留所、「轉化班」去看我。他把大法書保護起來,一次又一次智慧的幫助我躲開邪惡的迫害。他多次到我單位上,向邪黨組織「六一零」的負責人及惡警制止對我們一家人的迫害,並痛斥惡人的罪行。面對邪黨的迫害,丈夫承受著身心上的折磨,經濟上的迫害。

平時在家裏,我經常給他講真相小冊子上的故事,放真相光盤看,觀賞「神韻」演出。他特別喜歡看新唐人電視台節目。他逐漸的明白真相後,堅決退出了邪黨組織,選擇美好的未來。他從埋怨、反對我修煉,到支持幫助我做證實法救人的事。有時還智慧的講真相,幫助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他心裏一直相信師父,相信法輪大法好,把真相護身符掛在車子上。

有一天晚上,十點鐘左右,丈夫喝酒過量,竟然騎著摩托車回來了,東倒西歪的闖進門,一下倒在沙發上,嘴裏還嘟嘟嚕嚕的講:「今天晚上真好,馬路上一輛車都沒有,就我一個人。一個大法輪在車前照著我回來了。」聽到這話我渾身一熱,眼淚刷一下流了下來。丈夫回來的馬路是城市裏主要東西要道,車輛晝夜川流不息,騎著摩托車需要二十分鐘的路程,馬路上怎能沒有一輛車?丈夫是在師父慈悲保護下才平安回家。

這樣的事在丈夫身邊發生過很多次。每年的正月初四,丈夫都去中學老師家拜年,老師就請學生們聚餐。有三年連著喝多了,這三年回來的路上,摩托車都壞了,只好推著車子走回來。丈夫開始還感到奇怪,後來有一天,我和丈夫交談,一起回憶我在拘留所、「轉化班」多次遭受迫害的事。每次惡人都想把我置於死地,而每次都是在師父保護下闖過生死關。記得有一次,惡警非法把我從單位強行送拘留所,一個月出來後,當時我身體十分虛弱,昏倒在公安局大院裏。惡警硬把我拖上車,送「轉化班」。在「轉化班」,我絕食抗議,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拒絕寫所謂的「轉化書」。

那時候,我心臟疼痛,心動過速,脈跳每分鐘一百多下,下身流血,全身無力,行走困難。當惡人看到我生命有危險時,怕擔責任,讓丈夫把我以治病的名義接回家。回家後,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學法煉功,一個月後,身體就康復了。丈夫明白了,每當全家人遇到危難時,都是在師父慈悲保護下才逢凶化吉,遇難呈祥。這時,丈夫發自肺腑的說:「是師父一次又一次保護我們全家啊,感謝師父救命之恩。也謝謝你,你煉功咱全家也都受益呀!」丈夫真正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這一切也都是因為丈夫真心的相信大法,而得到的福報!

我們全家因為明白法輪功真相,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相信「法輪大法好」,所以得到了師父的保祐,改變了命運,獲得了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