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四川德陽監獄殘害 中學教師幾近失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民族中學教師吳世海,為人謙和,誠實善良,工作勤奮、敬業。他按照法輪功的教導修心向善,卻被中共投入監獄,於2005年到2009年被德陽監獄關押,期間慘遭毒打折磨。

吳世海現在雙目近乎失明,生活已經無法自理;十個腳趾甲全部不在了(在監獄中被迫害時強行拔掉);雙耳完全變形了,被打得充血以後沒有及時抽血,血全部淤塞在裏面導致雙耳朵全部硬化了,呈暗紅色的腫塊;他的門牙被打落兩顆,嘴角上還留著深深的傷痕,頭上的傷痕隨處可見,疤痕斑斑。

'吳世海近照'
吳世海近照

一、在德陽監獄遭受的毒打折磨

2005年4月6日,吳世海因向學生講法輪功真相,被昭覺縣當地「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非法抓捕、抄家。27日昭覺縣公安局對他發出「逮捕通知」。他被非法抓捕後,遭到殘酷迫害,直至送進醫院急救。不久後吳世海被昭覺縣法院非法判刑,並被送到四川德陽監獄遭受迫害。

在德陽監獄二監區,吳世海被毒打得遍體鱗傷,說不出話來,走路非常困難,每天點名報數多少次,吳世海就被折磨多少次。惡警還污衊他,把他拖進抬出,高高抬起砸在地上,而且還指使多人暴打,經常不給飯吃。他被加戴刑具腳鐐、手銬,關在禁閉室,只准穿一點點衣服,被褥也很少。在寒冷的冬天睡在地上。不論春夏秋冬,每天半夜兩點就被惡警指使的犯人拖出去用冷水淋,有時還被拖到廁所裏把頭往水池裏按。還有就是罰站,不准睡覺,只要一閉眼,惡人就用竹扁打頭,有時打得滿頭是血,隨時用手戳他的眼睛,吳世海的眼睛就是被這樣弄壞的。吳世海就這樣被迫害成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2006年7月12日13時許,吳世海再次被毒打。犯人張濤,因殺人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且有間歇性精神分裂症。張濤在犯人向攀等人的教唆下,和其他犯人一起,多次毆打吳世海。7月12日13時許張濤用木凳猛擊吳世海的頭部,致使吳世海牙齒被打掉二顆,嘴、下頜多處裂傷,在醫院縫合了20多針,傷殘鑑定為10級。

當日下午,二監區及德陽監獄「610」惡警怕承擔責任,召開全體犯人大會,統一口徑,極力為向攀等人開脫,僅將構成故意傷害罪的兇手張濤隔離審查。7月19日二監區教導員陳平送兇手張濤去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做司法鑑定,結論為張濤在7.12案發時精神正常。

此次事件的發生是德陽監獄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縮影和獄警慫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結果。二監區惡警監區長曾貴福、副監區長馬成德等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事發在中午且在眾目睽睽之下,傷勢又嚴重,惡警才不得不將兇手張濤隔離。為了掩蓋事實,把打人的事都推給了精神病人張濤身上,不許法輪功學員作證。7.12案發至2006年11月吳世海轉監時,四個月未見有任何司法程序上的新行動。相反受害者吳世海卻被轉至十監區後仍經常被毒打,而打手中有血債累累的死刑犯宋文超、孟昭福等。

2009年,吳世海回到家中,昏睡了數十天,才能下床吃飯,善良的父親流著淚看著眼前的兒子,想到昨天的兒子還是一個在三尺講台上傳道授業的為人師表教師、桃李滿天下的他,現在卻被迫害折磨成了這個樣子,不禁老淚縱橫。

二、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8月間遭受迫害

從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8月期間,昭覺縣委副書記吳錦平、政法委書記楊通才、國安大隊田茂其等人,以及公安、派出所、文教局、學校四個單位負責對吳世海的監控,指使學校書記張利非法控制他的工資,每月給訂個餐館吃飯,從他的工資中付錢給餐館,一分錢都不給他,「610」系統迫害他的花銷全部從他的工資中支取。

99年7月20日,吳世海被昭覺縣「610」系統指使政保科(縣國安大隊)田茂其等人非法審訊,後指使人24小時監控,開學後,不准上課。 99年10月,吳世海到北京上訪,被遣返回縣政保科,受到刑訊逼供,非法關押49天,罰款5000元。12月7日出監牢後,受到學校的全面監控:白天由學校行政領導送到文教局門衛處受到門衛監視,晚上送回學校宿舍,受到學校派的人監視,他們從吳世海的工資中每天扣10元錢給看管人。

由於堅決不接收昭覺「610」系統所謂的「不上訪、不出昭覺縣城、不與同修交流等」無理要求,2000年4月28日,吳世海被昭覺「610」系統非法刑拘1個月。出看守所後仍不答應這種邪惡的要求,7天後又被非法刑拘1個月,出來後仍不答應無理要求,一星期後又被非法抓去,刑拘2個月。

2000年8月14日,吳世海被昭覺「610」非法勞教1年,送到四川新華勞教所。在勞教所裏,受到管教指使的犯人的強行超極限罰跑、站軍姿等體罰,導致休克多次。每天從早上一直站軍姿到半夜2點鐘,有時甚至通宵。還受到警繩捆、電棍擊、灌食等各種折磨。後因他煉功、抗工等被延教4個月,於2001年12月16日出獄。

出獄後,吳世海仍受到以前同樣的非法監控。2002年8月,因到攀枝花做資料,9月6日受到攀枝花國保支隊張柏林、邱天明等綁架,在非法審訊中遭吊銬、電擊等刑訊逼供。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2003年1月15日,吳世海再次被非法送新華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受到超負荷的上、下蹲、罰站軍姿等體罰。由於吳世海堅決不「轉化」,2003年4月被新華勞教所送到綿陽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損神經中樞的藥物,強行吃藥,致很長時間行動遲緩、反應遲鈍,面部肌肉呈輕微面癱狀,流口水、麻木等。2004年8月出獄。

吳世海現在只能寄居在妹妹家,靠著年邁的父母艱難度日。體弱多病的父母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養兒防老的他們現在真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了。因為兒子信仰「真、善、忍」,只為了說一句公道話,善良的兒子就遭遇如此迫害,真是天理不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