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鳳在四川德陽監獄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涼山州會理縣法輪功學員李文鳳於2002年5月到北京為法輪功呼冤,被惡警綁架,2002年8月中旬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川德陽監獄遭受迫害,2006年10月走出監獄。以下是她的自述。

一、北京上訪遭綁架

我叫李文鳳,今年68歲,家住四川涼山州會理縣南閣鄉。

2002年5月4日4點鐘,我到天安門廣場,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遭迫害是千古奇冤。我在邪黨紀念碑舉起「真、善、忍」的橫幅,大聲喊了兩遍「法輪大法好」,剛要喊第三聲時就被便衣警察綁架到廣場辦事處。他們把我的背包打開,錢和衣物散得滿地都是。他們又搜我身,問我名字,我想我是堂堂正正的法輪功學員,於是就直言回答。我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他們將我推進監室鎖了門。這屋裏還有四位同修:一個是長春的20多歲的小伙子,另三個女的,也是北方來上訪的。大約下午6點,來了兩個警察叫我們上車,拉到中陵四位同修下了車,我卻被關進北京郊區的順義看守所。

一星期後,會理縣公安局的李永坤和南閣鄉武裝部長王正友把我帶回關押在會理看守所。5月14日,楊紹亮、李永坤、王正友和村書記彭弟榮、村民兵連長李宗紅去非法抄了我家,他們搶走我的大法書籍、大法資料和油印機。在看守所楊紹亮、李永坤對我進行逼供,還用車把我拉到貼有真相不乾膠的電桿、路口處強行錄像,然後強迫我簽字、按手印;又利用會理電視台播放誹謗大法、污衊我、毒害世人的錄像和文章。

2002年8月中旬,因為我堅修煉真、善、忍,以會理法院院長李啟元為首的惡黨人員非法判我4年半徒刑,公安局非法勒索我家5千元錢,家中被洗劫一空,多次受到騷擾,就連在鄉上工作的大兒子也難逃厄運,多次被逼寫交待、寫認識,險些被逼出人命。

二、被劫持到四川德陽監獄服苦刑

我在會理看守所關押了1年零4個月後,於2003午9月22日被強行送到德陽監獄二監區洗腦班嚴管隊。監獄長馬成德和二監區一個姓崔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強迫所有的學員「轉化」,放棄修煉,他們每天強迫我們看造假誹謗大法的錄像。我被一個長春籍的重刑犯柳春藝監管著,此人性情粗暴,我到的第二天,他就逼我寫了「三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

2004年2月6日,我們有7個法輪功學員被分到六監區,我們有6人認識到寫「三書」是錯的,於是各自寫兩份「嚴正聲明」交給六監區和監區總部,徹底否定「三書」,聲明所寫所說全部作廢,並表示要堅修大法,緊跟師父。這一行動引來更嚴酷的迫害,我被多次長時間面壁摸牆罰站,在身體和精神的摧殘折磨下,我原本修煉好了的胃潰瘍和其它病又復發了,使我疼痛難忍,度日如年。

2005年9月1日,全國各大監獄執行曾慶紅、羅幹在長春的講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更為殘酷的迫害:凡是不承認「三書」、不承認「轉化」的統統送洗腦班嚴管。據說「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管教可得1千元獎金,包夾人員可以加分減刑。於是監獄變著法的折磨法輪功學員,為了達到「轉化」目地,包夾人對我們拳打腳踢,用皮帶、棍棒、板凳亂打,深夜經常聽到打人的響聲和學員淒慘的喊聲,令人毛骨悚然,無法入睡。

這裏舉我耳聞目睹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5例:

1、米易沙壩小教師翁營雷,在二監區因不寫「三書」,不「轉化」,被吊鴨兒鳧水,懸空吊了三天三夜。

2、昭覺縣教師吳世海,不配合洗腦班的集合、點名和所謂的「學習」,包夾對他拳打腳踢,一次下雨,又將他打翻在地,倒拖他,拖累了又罰他坐小板凳,見他不動搖,就將他關禁閉室,吃飯、喝水被剋扣,他煉功就被戴上腳鐐手銬,直到折磨得快死了才被送去住院。

3、李福全,不配合做監獄體操,監獄管教指使三個犯人將他打倒,被踢斷了3根肋骨。

4、楊克林是簡陽人,被犯人打傷臉部,半年多了臉還是瘀青的,還不准他說出真相。

5、還有一位76歲的老人叫楊守明,聽說他當過彭德懷的警衛員,退休後因堅修大法,被判10年刑,兩次生命垂危都不釋放他。據說2001年,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在監獄裏。

從2005年9月1日起,我在嚴管隊洗腦班,每天被監獄管教逼「轉化」,時時用謊言文章和誹謗大法的錄像給我洗腦。直到9月23日,他們見沒有效,就把我和楊克林劫持到離德陽100多公里外的簡陽女子監獄。我就是不動心。獄警和包夾沒辦法又把我們拉回德陽監獄,單獨關在樓上嚴管室。獄警和包夾每天要我看污衊大法的書和學員糊塗時寫的「三書」,我堅決不看。後來他又來軟的──偽善。我橫下一條心對他們說:「我都這把年紀了,轉到哪裏我都要修煉,你們就拉我去槍斃我也不會寫『三書』!」他們見我這樣,無可奈何地叫我寫一個「認識」。我就寫了:1、法輪功是甚麼。2、我為甚麼修煉。3、江澤民為甚麼迫害。當我真的放下了生死,他們也就沒招了,只好把我又轉到洗腦班嚴管隊。

2006年2月,因我在嚴管隊也不「轉化」,他們只好把我下到六監區,半天奴役勞動半天「學習」。在四年半的監獄生活中,憑著對大法的堅信,我終於從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德陽監獄闖了過來。2006年10月12日,我平安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