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野蠻折磨(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德陽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特別是二監區的迫害更邪惡。監獄惡警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即所謂的「轉化」,利用刑事犯人(所謂的「信息員」),凶殘的折磨法輪功學員。

四川省德陽監獄(對外稱四川省德陽市九五廠)
四川省德陽監獄(對外稱四川省德陽市九五廠)

野蠻的「軍訓」

法輪功學員剛被綁架入德陽監獄二監區(即入監大隊),就被惡警搜身、搜物,當面拆毀眼鏡,撬爛皮鞋,收走皮帶等個人用品,紙、筆、書、信等一切文書資料全被收繳。隨即就被命令站「軍姿」。

惡警們搞了一整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套路」,比如:若出警戒線、辦公室或到獄警跟前、離開獄警等時,都要打報告自稱「罪犯某某某」,逼迫法輪功學員「認罪」。法輪功學員都不配合,「我是法輪功學員,沒有罪」,不打報告,不背「規範」。惡警們氣急了,想出了一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招數:白天逼迫法輪功學員參加軍訓,下午一結束訓練,馬上把法輪功學員叫去罰站,而且還長時間不准上廁所。

特別是二監區罪犯邱從軍,作為所謂「軍訓隊長」,積極指使其他罪犯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逼迫法輪功學員參加一般軍訓後,一到休息日,就把法輪功學員拉到大操場上跑圈子。一圈大概是三百米,從午飯後開始,不計圈數,不准停下來休息,一直要跑到吃晚飯的時候。吃過晚飯,又強迫開始所謂「服刑人員行為規範學習」直到臨睡(晚十點)前,等十點鐘熄燈時,其他犯人都上床休息了,法輪功學員每晚都要被罰站到十一點,個別的甚至到深夜二點多。

體罰、虐待和酷刑

從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開始至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每晚都要被罰站到很晚,一般要到當晚十一點多,最晚的被罰站到深夜二點多。被罰站時不准休息,有打手專門守著,有的時候吃飯都端著碗站著吃,不准洗碗,不准洗臉,不准刷牙,不准洗腳、洗澡等。許多法輪功學員的腳都站腫了,冬天凍得十個手指、十個腳趾全是凍瘡。

被罰站的法輪功學員有:楊友潤、魏兵、幹勁、徐天福、宋子明、唐剛義等。指使這場迫害的惡警是曾貴福(二監區長)、崔唯剛、馬成德等,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是刑事犯人有嚴管組組長蘭偉、邱從軍等幾個。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惡警對比較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又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分散關押,將何遠超、龔文友綁架到廣元監獄;將耿德興、胥斌綁架到樂山五馬坪監獄非法關押。楊友潤、宋子明、魏斌、李成東、羅曉星、龔官雷、幹勁、許天福、鄧維健、吳明山、袁小東、陳京西等仍留在監區內遭受長期迫害。

在此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有:曾貴福(監區長)、馬成德(副監區長)、崔唯剛(六一零主任)、陳平、張俊、黎潤民、楊述斌、邱慎等人。

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法輪功學員宋子明和幹勁在一起說了幾句話,被曾富貴和崔唯剛知道後,曾當眾左右開弓猛打宋子明的耳光。

二零零五年九月,監獄將學員楊友潤、魏斌、幹勁、羅小星等轉入三監區。一天監獄內拉起了警報搞演習,魏斌、楊友潤、幹勁拒絕抱頭俯首向地,十幾名惡警氣急敗壞,拿著手銬,繩子,將三人綁銬起來,魏斌的雙手被反背銬起來,拳打腳踢,以至幾天後魏斌的手背都未恢復知覺。而幹勁則被惡警猛踩腰部,感到腎臟要掉了一樣,一個多星期都不能直腰。

酷刑演示:施暴者把法輪功學員的兩臂反倒背後綁起來,毆打電擊
酷刑演示:施暴者把法輪功學員的兩臂反倒背後綁起來,毆打電擊

利用刑事罪犯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九月,法輪功學員被分到各生產監區後,「信息員」又恢復「夾控」身份,照樣作惡。

「信息員」罪犯,多是因暴傷人的兇徒,或巧取豪奪、侵吞或詐騙錢財,蓄意侵損他人生命或利益,危害社會而犯法,且本人也不諱言犯罪的人渣,這些人唯利是圖,惡習深重,好逸惡勞,甚至窮凶極惡,大多是無期重犯,本應重懲嚴管、教化,促其向善變好,但卻被惡警利用其惡來凌虐法輪功學員,成為打手,讓其在「信息員」名目下逞兇。

這些人為了在惡警面前邀功請賞,逃避勞動改造,又為自己加分減刑,濫施暴力對付法輪功學員。而法輪功學員起臥,日常生活,言行都必須在「信息員」嚴格監管下行動,否則動輒得咎,就連往來書信也要「信息員」嚴審,用各種理由罰法輪功學員站「軍姿」,拳腳相加、污言穢語。凡在德獄「二監區」呆過的法輪功學員,都經受過這些人不同程度的身心摧殘。李福全、馮偉等被打斷肋骨;王國華被打掉二顆門牙,楊斌、曾永浩、龔官雷、梁軍華、幹勁、林小全、李宗鶴、張金寶、張萬友、尹華傑、廖建甫、胡開國、陳京西、庹萬學、劉旺泉等多人被毆打過數十次;李正林被折磨得雙目失明,已舉步維艱;攀枝花市教師吳世海幾乎已成植物人。

「信息員」打手:石衛星、吳克明、孟昭福、楊洋、白劍、宋文超、李強、楊舉、周小蘭、劉蘭、向攀、廖波、肖鵬、賈海、盧然、曾祥俊、江墩傑、郭俊、江興陽、趙崗強等,對法輪功學員都犯下了累累罪行。

德陽監獄惡警的凶殘

二零零七年四月,德陽監獄為了所謂百分之百「轉化」法輪功學員,各生產監區成立了「領導小組」,監區長掛帥,由原來一名「主管」惡警增加到二名,原來專職的「幫教員」罪犯納入罪犯積委會(犯罪分子積極改造委員會),建立了其主任為首的五人「幫教小組」,並騰出一個監室(即黑屋類)做幫教室,將所在監區法輪功學員輪流一個個弄到幫教室隔離起來「再認識」。

為了儘快出成績,惡警們乾脆赤膊上陣,親自動手整人,如賴登州、羅光倫、李順榮、謝洪亮、張林(十監區教官)就很凶殘的多次大打出手。他們不但把二監區的整人伎倆照搬,還搞出了甚麼「站高凳」酷刑,把小四方坐凳倒過來幾根疊起,人站在對稱的二根凳腳上;在頭上淋倒屎尿;冬天晚上睡覺只准蓋一床薄被,不准搭衣物等「涼快」;把法輪功學員弄到監區壩子,夏天烈日暴曬稱「調溫」,冬天寒風中受凍叫「醒腦」;還不「轉化」,就直接弄到「禁閉室」,睡「死人床」,甚麼「蹲刑」「憋屎尿」(不准解手)已成常事。此期間被「死人床」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有曾永浩、楊斌、劉旺泉、魏衛、林小全、羅曉星、王國華(信息傳遞困難,很多人情況不明)。犯人江興陽、陽建福等三人強迫幹勁背「監規」,幹勁不願,犯人強把幹勁頭頂著牆,額頭和牆之間夾一張紙,紙不能掉,同時扇幹勁耳光,用這種方式折磨幹勁,逼寫「五書」(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保證書、所謂的心路過程),幹勁被逼得生不如死,不願幹出賣師父和大法的事,不願違背自己的良知,「五書」寫完後,自己又把它叉了,但是又被犯人趙崗強逼著重寫,幹勁在人格和良知受到極度摧殘的情況下,被迫違心寫「轉化書」,一個犯人曾透露:「幹勁簡直被整變形了,腔都不敢開了。」惡警給「鼓勵」「夾控」,由以前的零點五分/月加分獎勵,變為加扣分並舉。真是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無惡不作。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德陽監獄,除了臭名昭著的十大惡警之外,還有吳廷海、李捷、邱慎、黎潤民、陳釗、張俊、唐北征等罪犯,對法輪功學員都犯下了累累罪行。二零零二年,惡警、罪犯把南充農資公司經理李健侯迫害致死,相隔一年,一名受盡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回家不到十天就去世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德陽監獄十監區惡人將法輪功學員熊秀有(男)迫害致死(詳情不知)。

三監區惡警謝洪亮殘酷迫害多名法輪功學員,德陽監獄三監區惡警謝洪亮,男,三十二歲,警號:5127259,四川樂山犍為縣人,此人是長期參與迫害的「專職管教」,從二零零六年初直到現在,他指使罪犯趙崗強(四川綿陽三台縣人),趙偉、陶治國,江興陽、江墩傑、郭俊、江興陽,八且布打(彝族)(以上罪犯在三監區服刑)等人,對法輪功學員魏兵、楊克林、陳京西、幹勁等人進行迫害,如:剝奪睡眠,長時間站立,拳打腳踢等等手段。

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罪犯趙崗強、趙偉在謝洪亮的指使下,對法輪功學員魏兵進行長時間的毒打。

從二零零七年開始,四川省德陽監獄三監區開始加重了對被非法關押在該監區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進行「強制轉化」。魏兵、顏祥、幹勁、陳京西及龔官雷等多名法輪功學員都先後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徐天福、羅小興、幹勁、楊有潤、龔官雷、魏兵等十幾位法輪功學員,幾年中不是被嚴管就是被禁閉,晚上不准你睡好覺,長期這樣折磨,都變得面黃肌瘦,這時惡黨人員卻誣蔑說,你們看這就是煉法輪功的樣子,還說法輪功學員不愛惜身體,破壞監管秩序,給法輪功學員扣上許多罪名,再假充「好人」將法輪功學員送衛生院醫治。惡警不准法輪功學員和親人見面,不准通信,不給郵匯現金上帳,每星期必須寫「思想彙報」,如果不寫,六一零的惡警就有了迫害你的藉口。

電腦工程師幹勁入獄前遭受的迫害

幹勁,男,四十多歲,電腦工程師,大學專科畢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係涼山科技信息中心負責人,迫害開始後,先是被強迫與法輪功「劃清界線」後又被要求在全單位大會上作「檢查」。隨後被免職。經過一段時間冷靜下來。幹勁認識到這樣做是錯的,便向單位表示前面的表態、「檢查」是違心的,要繼續堅修大法,同時以書面形式提出要退黨。單位隨即對他進行冷處理,並不准其接觸單位的電腦。

二零零零年九月幹勁在西昌攀西地質大隊發真相資料時被攀西地質大隊保衛科的人綁架,然後被西昌市國安大隊李玉旭、周欣等送到布拖縣看守所關押。被非法關押大約三十天。在這期間,看守所的惡警對他大打出手,包括用電瓶燈猛擊頭部,扭住手往鐵窗上撞擊,用腳踹等等,致使幹勁頭破血流,手骨錯位,幾個月右手都無法正常用力。後來,家人交了一萬元的保證金(現已退回),並同時由其父親本人擔保,才被放回,但西昌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強行將其本人的身份證扣押。回來後,原單位拒不安排工作,也不發工資。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幹勁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做真相資料時被攀枝花市西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清香坪派出所非法抓捕,(攀枝花市委副書記華鐵平曾給公安下批示進行迫害)在攀枝花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十個月。

二零零三年一月幹勁被非法判刑七年,同年四月其妻不堪壓力到看守所與其辦理了離婚手續。二零零三年七月涼山州科學技術局(幹勁所在單位的上級主管單位)發文將幹勁除名。

幹勁被非法判刑後被關押在四川省德陽監獄遭受迫害。起訴書、判決書、連本人的離婚判決書都被德陽監獄非法收繳,至今未歸還。

參與迫害的人員:
四川省德陽監獄(對外稱四川省德陽市九五廠)郵政編碼:618007
電話號碼:0838-3820115,3820224
地處四川省德陽市黃許鎮
德陽監獄原監獄長:馬愛軍
德陽監獄獄政科0838-3820225、獄政科科長:王剛 吳庭海
生活科:李凱麗
德陽市監獄二監區監區長:曾國富
二監區管教:陳平
二監區幹警:崔唯剛 張俊
德陽監獄現任的監獄長:劉遠航
德陽監獄六一零主任:吳躍山
四監區獄警:藍福兵
四監區六一零惡警:賴登洲,
惡警:賴登州、羅光倫、李順榮、謝洪亮、張林(10監區教官)、吳躍山、曾貴福、崔唯剛等
曾貴福(監區長)、馬成德(副監區長)、崔唯剛(六一零主任)、陳平、張俊、黎潤民、楊述斌、謝洪亮、邱慎等人。
罪犯:趙崗強(四川綿陽三台縣人)、陶治國、江墩傑、郭俊、江興陽、八且布打(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