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2年1月31日發表)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

  • 遼寧營口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 遼寧省新賓縣張文閣生前遭受的迫害

  • 遼寧新賓縣永陵鎮陳長萍被迫害經過

  • 大慶蔡小豔女士屢遭中共迫害

  • 河南新鄉市郎改琴被迫害事實

  • 遼寧營口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一、週歲桂等三位老年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週歲桂、女、76歲,營口市鱍魚圈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前身體多病,腰腿痛、低血壓、胳膊抬不起來等;得法後多種疾病無翼而飛、身輕如燕、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邪惡迫害後的一天,港務局第二派出所的警察劉波等四人到她家抄家,抄走一本大法書並要把她送到營口,還逼迫她在他們寫的東西上簽字(因她不識字警察代簽),罰款二百元人民幣。

    李學芹、女、67歲,營口市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九七年六月十日得法輪大法,得法前滿身是病,苦不堪言,得法後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真正體驗到在大法中修煉感覺非常的幸福。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迫害後,二零零二年大約五月份的一天,港務局第二派出所的所長冷常青在電話裏逼迫她,讓她去派出所,她不配合,離家走脫二個月後回家,被第二派出所罰款五千元人民幣。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港務局第二派出所警察李清華等三人,從家中把她綁架到營口監獄洗腦班強制洗腦。和她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港職工金士利(已被迫害致死)、黃士秀、朱某等,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給她們播放誹謗誣陷法輪功錄像片,她們被非法關押七天,洗腦班總負責人李某(已遭報而死)逼迫她們寫「三書」後放回家。

    邵廣傑、女、74歲,營口市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九七年六月有幸開始法輪大法的修煉,得法前身體多病、高血壓、腰椎骨痛、氣管炎、頭痛等疾病;學大法後疾病全無、身輕體壯、真正體驗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遭迫害後,港務局第二派出所警察李清華、王海濱、沈某(大高個、禿頭)等人,多次到她家逼迫她放棄修煉、交出大法書,並罰款二百元人民幣。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港務局第二派出所警察李清華等人,開車綁架她到營口市監獄洗腦班非法關押洗腦。同時被關押的還有李季、楊玉、蘇影、張鳳雲,還有別處的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關押期間給播放誣陷法輪功錄像片,並讓雇佣來的三個人誣蔑大法,而且洗腦班的總負責人楊鐵讓她們寫「三書」,非法關押七天把她們放回家。

    二、營口市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蘇影遭受的迫害

    蘇影、女、48歲,營口市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九八年十二月得法修煉,得法前身體多病;得法後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覺。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遭到迫害後,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營口市刑警大隊大隊長楊鐵、劉森等人,在營口鱍港公安局局長冷長青、陳繼橋、王海濱、劉波警務人員的協同下抄她家(當時只有她丈夫一個人在家),把所有大法書全部抄走。她回到家中後,被綁架到港第二派出所,遭非法審訊並關押11-12個小時、被勒索二百元人民幣。每到敏感日,港一派、二派惡警張濤、李清華、田濱濤、甄玉秀頻繁到工作單位騷擾。

    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港公安局副局長冷長青指揮警察張傳連、周軍、賀隊長到單位綁架蘇影,在蘇影不配合的情況下,威逼單位老總程忠遠,立即停止她的工作並交出金櫃鑰匙,連夜把她由張傳連、周軍、賀隊長三人押送到營口監獄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四年蘇影不放棄修大法,警察多次去單位騷擾,單位領導很害怕,給她轉到工人崗位。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單位又將蘇影轉到無人煙的看廢品垃圾崗位。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單位部門領導程大衛,因她給人講真相,怕影響他的仕途把她彙報到公司老總史鴻新、人事科長田秀鳳那裏,他們三人研究決定1、把她送到人事處,2、脅迫她提前內退,如她不同意提前內退就開除。她不同意他們的決定,並又自己找好了接收單位,公司老總史鴻新告訴幫她辦調轉的人事處長仲永,仲處長便不敢幫她辦理了,她被逼迫提前五年退休回家。

    三、營口鱍魚圈區法輪功學員畢淑娥被迫害情況補充

    畢淑娥、女、六十六歲,營口鱍魚圈教師。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單位領導劉慶和認為這又是一場政治運動,故積極迫害單位三位法輪功學員,多次詢問她們是否還煉法輪功?得到的回答:煉!他很惱火並說既然如此就給你們上報到教委,從此以後她們在單位很受領導的歧視。

    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一點多鐘,畢淑娥被海星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所長辦公室,因不放棄修大法,被所長董恩輝謾罵。當晚所長要放她回家讓單位領導簽字時(當時領導在場),單位領導拒簽並說些不好聽的話揚長而去。她在派出所被關了六個多小時才放回家。十月二十七日,單位領導對她說下午第七節課開全校教職工大會,讓她在會上做檢查,談對法輪功的認識,他親自檢查稿件逼迫她非得寫上誣蔑法輪功的話。在大會上他親自惡狠狠的誣蔑三位法輪功學員(另外二位法輪功學員已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並揚言他不相信善惡有報的道理。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單位領導劉慶和又一次威逼她交法輪功書,否則讓警察抄她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畢淑娥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有一天當單位領導劉慶和、區長張天放、教委主任江有才到看守所看她們。她被叫到所長辦公室,教委主任江有才跟她談話,她給他們講真相,教委主任很惱火,訓斥說她頑固不化,並辱罵她。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上午九點多鐘,鱍魚圈區公安局兩個警察(一高個一矮個),把她從家中綁架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辦公室,兩個警察對她非法審訊,並兩次逼迫她在高個警察寫的東西上簽字,被國保大隊長王洪奎勒索二萬元人民幣(沒有任何收據),到晚上七點多鐘才被放回家。


    遼寧省新賓縣張文閣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的法輪功學員張文閣、妻子趙麗傑(六十一歲)、女兒張聰一家三口,在一九九五年相繼修煉法輪大法,他們按照「真、善、忍」做人,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身心受益。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張文閣一家三口也遭到了中共當局的非法拘留、罰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張文閣在撫順同修家開法會被撫順國保警察綁架,後送撫順教養院,被強制洗腦一個多月。張文閣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從教養院回來,導致舊病復發,身體越來越虛弱。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張文閣一家三口一起去北京證實法,到了北京遇到了同修,同修把他們領到了一個叫方莊的地方住了幾天,後來,北京警察在「十一」之前大搜捕,一家三口就住到了山上,在山上,每天吃餅乾、喝涼水,九月份的夜晚涼颼颼的。大概住了五、六天。張文閣一家三口與同修們一起轉移到天津的一個汽車修配廠。與各地法輪功學員大概三百多人共住在一個大倉庫裏,大家一起學法、煉功。四、五天的一個深夜,三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被警察綁架到天津某賓館的大會議室。後來,警察們分別把法輪功學員們分開,關押在不同的地方。

    張文閣被送到河北省三河看守所,進了看守所警察們就非法搜身,把張文閣隨身帶的法輪大法的書籍、袖珍錄音機、還有三千多元錢全部搜走。審問姓名、住址,在三河看守所關押了三天,被送到撫順市駐京辦事處。

    趙麗傑被送到三河黨校,裏面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關押了三天,問出了住址,也被送到了撫順市駐京辦事處。

    張聰在天津某賓館的大會議室裏逃了出來。後來,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關在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非法審問,警察打了幾個嘴巴子,逼迫說出了住址,送到了撫順市駐京辦事處。

    在撫順駐京辦事處裏,一家三口相遇,由新賓縣公安局曾輝、還有撫順的警察看著他們,把他們的雙手背銬了三天,後來由新賓縣的警察栗民、還有張文閣單位的王新華接回到新賓鎮派出所(當時的車費、吃、住、費用全都由張文閣承擔)。在派出所,所長王忠發,大發雷霆,滿嘴髒話大罵張文閣,把一家三口審問了一陣,送進新賓縣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張文閣被一個姓高的管教打了幾個嘴巴子,他們一家三口人被關押了一個多月,後來,家屬找到政法委要人,政法委強迫家屬拿保證金,把家裏僅有的一千五百元錢拿來還不夠,家屬無奈,只好拿樓照做抵押金,一家三口才被釋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張文閣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心受到非常大的傷害,從教養院回來,導致舊病復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遼寧新賓縣永陵鎮陳長萍被迫害經過

    (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新賓縣永陵鎮法輪功學員陳長萍,因為不放棄大法修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受到中共的迫害。下面是她自述遭受迫害的經歷。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新賓縣永陵鎮派出所所長王海偉等人將我和另一同修非法劫持到永陵派出所。當時派出所已經劫持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晚上惡警下班了,我和很多同修都被關在辦公室內,不能睡覺。第二天惡警王海偉威脅我和同修,讓我們放棄修煉,我們都表示不放棄。惡警郭華偉將我們都送到新賓縣拘留所繼續迫害。

    被非法關在拘留所時,在監號裏不准說話、不准煉功,惡警在走廊裏來回走動監視著大家。惡警給每個號裏發兩本污衊法輪功的書,讓我們一起念,誰不念就抽打耳光,又在號裏安排了兩個犯人監視我們。我被拘留迫害了一個月勒索一百元錢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去一同修家,被本村不明真相的村民董憲寶、耿寶坤誣陷,被永陵鎮派出所惡警王海偉、曹恩信將我和同修劫持到派出所,並把我和同修的手腕銬在一起,晚上不讓睡覺。永陵鎮派出所勒索二百元錢讓我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和一同修去貼真相標語,被滕志軍惡告,永陵鎮派出所惡警王海偉、郭華偉將我們劫持到派出所,又送到新賓縣拘留所。惡警提審我,讓我按手印、照相,都不配合,沒辦成。他們把我抬到提審室,問甚麼我都不說話,又把我抬回號裏,我就絕食、絕水反迫害。後來,因身體不好,被保外就醫。

    回家後,惡警還不放過我,常到家騷擾逼寫不修煉的甚麼「保證」。我的身體剛剛有些好轉又被新賓縣政法委劫持送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他們安排猶大天天跟我灌邪悟的歪理邪說,還拿來邪悟資料叫我看,還找來甚麼「教授」給上課。猶大張國清和其他猶大勾結起來圍攻迫害堅持信仰的同修,播放栽贓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來誘導同修去邪悟,逼迫寫所謂「三書」。他們調來邪黨「積極分子」監視我的一舉一動,不許煉功、不許發正念,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控。

    後來,我被關在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了一個月。


    大慶蔡小豔女士屢遭中共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大慶市採油三廠蔡小豔女士只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證實「法輪大法好」,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曾屢次遭到中共不法之徒的迫害。單位中共人員伙同惡警對她的迫害,使她多次被非法關押、流離失所等,也使她的丈夫終日精神緊張,加上過度驚嚇而致病,於二零零三年上半年含冤離世。

    今年四十九歲的蔡小豔女士,原是大慶市採油三廠作業大隊職工,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性格開朗,處事為別人著想,在單位同事和親朋之間,有口皆碑,被稱之為好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蔡小豔女士為證實法輪功好,坐火車上北京,到天安門廣場後,遭到便衣警察無理盤問後,被劫持到大慶駐京辦事處太陽島賓館(大慶迫害法輪功機構,在北京專設的劫持本地區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後被單位接回,在大慶市薩爾圖區收容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家人被勒索幾萬元現金。

    二零零零年的正月十八,蔡小豔女士在單位上班,被採油三廠擁軍派出所王廣文、姚洪濤、田昌秋、劉向軍等五、六個警察,綁架到派出所並打劫抄家,搶走大法書、電腦、三百元現金。在派出所逼她按手印,她不按,三、四個惡警對她連踢帶打,晚上把蔡小豔送進大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蔡小豔女士遭受凌辱迫害,惡獄警逼迫蔡小豔按著他們的不法行為做,蔡小豔抵制其犯罪行為,因不按手印、不報號,惡獄警孫井風指使惡犯人拿鞋底子打她,蔡小豔喊「法輪大法好」,惡犯人就拿擦廁所的布堵嘴,惡獄警孫井風給她錄像,她拒絕後,遭到孫井風的拳打腳踢。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她絕食抗議,在看守所被關押八十多天,身心遭受嚴重摧殘,毫無良知的惡警,還欲把蔡小豔送進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加重迫害,因體檢有病拒收,而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蔡小豔女士再次去北京,在天安門廣場遭到綁架,被關進鐵籠裏,當晚送進北京昌平看守所關押幾個小時後,又送到派出所,因不配合警察行惡,不說姓名和住址,被一惡警打嘴巴子,打的鼻子和嘴都出血,又送到駐京辦事處。由家人拿路費,單位張明會把蔡小豔從北京劫回,送到三廠擁軍派出所,蔡小豔女士抗議迫害,在派出所走脫,在外流離失所四個多月,惡警到處打探找她,單位還扣發她年終獎金四、五千元,至今沒給。

    二零零一年元旦,蔡小豔女士第三次進京,在天安門廣場展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廣場警察綁架上車,關進鐵籠裏,又拉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關一夜,第二天早上,被大客車拉到廊坊一個臨時的房子裏,晚上被釋放。

    蔡小豔丈夫在二零零零年得了腦血栓,二零零一年二、三月份,在採油三廠醫院住院,派出所警察採取卑劣行為,在她丈夫病床的對面床上蹲坑三四天。為護理丈夫,在外流離失所的蔡小豔回到家中,派出所警察又到家中騷擾,蔡小豔的丈夫氣憤的說:「你們把我都折騰的半身不遂了,還折騰沒完」。後來她丈夫被嚇得晚上不敢開燈,病情日益加重,在二零零三年悲慘離開人世,才四十多歲。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一天早上九點多鐘,三廠擁軍派出所惡警王廣文等,偽裝成物業人員以檢查閘門為由,騙蔡小豔開門,王廣文等四個惡警,連拖帶拽,把蔡小豔從二樓台上警車,晚上劫持到市看守所,蔡小豔不配合獄警的一切不法要求,絕食抗議四十天,身體非常虛弱,又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體檢拒收後,拉回大慶市看,繼續關押一星期才放人。


    河南新鄉市郎改琴被迫害事實

    郎改琴,女,六十歲,河南新鄉市糧庫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她身患失眠,乳腺增生,腎炎、骨質增生等多種疾病,經多方醫治無效。修煉後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多種疾病也隨之不翼而飛,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開始後,她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到多次非法關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她去新鄉市人民公園參加集體煉功,被公園派出所警察劫持。南橋派出所警察姜保良,李慶學將她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夜,又將她送往新鄉市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回家後,工作單位派人對她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領導楊國戰、王有錄逼其寫不煉功的所謂「保證」,並被非法扣發工資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因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被北京惡警抓往北京昌平派出所,後被劫持到新鄉駐京辦。駐京辦通知南橋派出所去人將郎改琴劫持到新鄉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多。

    在此期間郎改琴絕食反迫害,曾經被送到獲嘉縣看守所非法關押過四個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農曆),南橋派出所的警察李慶學、姜保良將她送往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企圖將她勞教二年。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二零零二年元月五日她才回到家,但被高額罰款三萬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日,郎改琴在路上被警察盤問,因承認煉法輪功被劫持到高村派出所,之後被送往新鄉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月。因絕食反迫害二十九天重獲自由。在此期間看守所警察指使其他刑事犯對她進行野蠻灌食,灌辣椒水、鹽水殘酷迫害,過程中,犯人按胳膊按腿,按頭撬牙,下雪天把人拖到門外雪地裏凍……

    十幾年,像郎改琴這樣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何止千萬!中共迫害好人,天怒人怨。《九評共產黨》一書揭露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它幾十年來對中華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二零零二年在貴州平塘縣發現天然形成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由此而引發的退黨大潮,目前全國三退(退出邪惡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人數已超過一億。希望善良的人們都能明辨是非,退出其邪惡組織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