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2年1月11日發表)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

  • 法輪功學員錢法軍二零零三年被迫害情況

  • 山東臨清市金郝莊鄉法輪功學員劉大菊受迫害事實

  •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呂虹二零零五遭迫害情況

  • 佳木斯崔海霞、鄒同軍夫婦遭受的迫害

  • 佳木斯張淑霞自述受迫害事實

  • 法輪功學員錢法軍二零零三年被迫害情況

    二零零三年剛過完年,法輪功學員錢法軍被當地劫持到山東省第二男子勞教所,大隊長鄭萬新,副大隊長李勤福,教導員李公明,隊長王新江,劉林,閻東文對錢法軍酷刑迫害,在嚴管班和幾個不放棄信仰的同修強制繞線圈每天二十小時左右,該大隊創收是其它八個大隊的總和。錢法軍非常堅定拒絕轉化,以絕食抵制迫害,鄭萬新以灌食迫害,在衛生所錢法軍被衛生員徐濤用錘子和改錐砸掉兩顆門牙,同年十月被迫害得不行了,才保外就醫被接回家。

    現在還是這個勞教所,還是這幫邪惡之徒,只是勞教所在二零零五年搬遷到章丘官莊。


    山東臨清市金郝莊鄉法輪功學員劉大菊遭迫害事實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山東省臨清市國保大隊劉某某、丁某某伙同金郝莊鄉派出所惡警,綁架了金郝莊鄉馮劉莊法輪功學員劉大菊,並抄走家中部份物品。劉大菊當日從鄉派出所正念闖出。

    十二月十八日,惡警又翻牆私闖民宅劉大菊家進行騷擾,劉本人不在家,在家人的極力反抗下,惡警離開。

    臨清市公安局副局長郭震 市話2310266手機13563012345 宅電2412345
    臨清市國保大隊長李寶光 市話2327109 手機13963004965宅電2329308
    臨清市國保大隊劉培遠 市話2327109 手機13969542030
    臨清市國保大隊丁廷華 市話2327109 手機13563598526
    臨清市國保大隊劉平路 市話2327109 手機13506352577
    金郝莊鄉所長馬朝新 市話2773017 手機13563572156宅電2320996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呂虹二零零五受迫害情況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呂虹二零零五年在給人講真相時,被新安派出所周炎王天剛綁架抄家。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吉林省黑嘴子勞教所六大隊,因堅定信仰不寫「悔過書」遭到惡警丁彩虹用電棍電擊,大約一小時,當時雙手背,脖子起了水泡才住手。


    佳木斯崔海霞、鄒同軍夫婦遭受的迫害

    崔海霞和鄒同軍夫婦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並在大法中受益。九九年七•二零後夫婦雙雙遭到迫害。以下是他們自述被迫害的經歷。

    崔海霞:

    我叫崔海霞,今年四十九歲,是一名醫務工作者。雖在醫院上班,身體一直很虛弱,經常吃藥、點滴,身體不好,心情也鬱悶,活著很苦惱,有時甚至想一死了之。一九九七年,為了祛病健身,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我患有風濕病、頑固性蕁麻疹、神經衰弱、心悸、乏力等頑疾,雖然自己在醫院工作,卻對我的病無大幫助。沒想到,修煉大法後不久,這些病全都不治而癒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幸福極了。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對法輪大法的謊言誣陷真是鋪天蓋地。

    佳木斯木材廠紀檢委書記石傳偉唆使醫院王志華院長逼我交出法輪功書籍。我當時就想:這是怎麼了?法輪功只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人道德回升,通過修煉有個健康的身體,多好啊!這麼好的功法卻不讓煉,我要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乘火車去北京證實法輪大法好。剛到天安門廣場,橫幅還沒打開呢,就被三個便衣搶去了,其中一個在我身後拽著我的頭髮把我按倒在地,我只喊了兩句「法輪大法好!」就昏迷了。等我醒來時,發現我倒在一輛警車的門口,我站起來,看到車裏已經坐滿了法輪功學員。我們被劫持到前門公安分局。惡警非法審問我們。有的學員頭部被打出了血,多數學員都不報姓名,住址,我也沒報。沒報姓名的學員被非法關押到各拘留所或派出所。

    我被非法關在龍潭派出所。有一女警對我很兇,她懷疑我身上藏著甚麼東西,把我帶到一間屋裏,讓我把衣服一件一件脫掉,甚麼也沒發現,才收斂了兇氣。一個四十歲左右,瘦高個男警非法審問我一下午,逼我在筆錄上簽名,按手印,強行照像。晚上我被綁架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一個女警把我三百四十元錢搶去,在這裏被非法關押了七天。

    二十三日,佳木斯永紅公安分局四十多歲的警察,木材廠保衛科的宋偉,尚某,伙同木材醫院書記曹淑媛,把我從北京劫持回佳木斯。晚上,在火車上他們用手銬子把我的手腕銬到臥鋪欄杆上。永紅分局石秀文等幾個警察勒索我丈夫三千元錢,木材廠保衛科宋偉把我在駐京辦事處剩的一百伍拾伍元錢,裝進了他自己的腰包,木材廠聶書記,宮廠長唆使醫院王院長,曹書記勒索我丈夫伍千元錢。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我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某委主任鄧傑看到。他為了得幾百元錢的酬勞就去報警(不久此人遭惡報,得了癌症)。110警車開來了,三、四個警察把我和法輪功學員李桂榮一起綁架到巡警大隊。

    一個又高又胖的惡警暴打我三、四拳,邪惡至極,「六一零」陳萬友拽著我的頭髮將頭往牆上撞,逼我說名字,我不說。後被石秀文,郭志山認出,我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迫害。我們絕食反迫害,被強行灌食:手指粗的膠皮管子從口腔插入胃,非常殘忍。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永紅分局石秀文又勒索我丈夫二千元錢,才將我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木材醫院院長王志華,書記曹淑媛,還有兩位副院長一起來我家,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被我拒絕。晚上木材廠保衛科三、四個人闖入我家,讓我去單位,說領導要與我談話,被我丈夫擋住。

    二十一日上午醫院王院長和保衛科一幫人又闖入我家,要把我綁架到拘留所去,因我沒在家,沒有得逞。二十二日(中國傳統新年的前一天),合江林管局於書記下令綁架我,他們在我家呆一夜,逼得我和丈夫一夜沒回家,嚇得我母親與我的孩子一夜沒睡。二十三日,合江林管局於書記,公安處長和木材廠聶書記,宮廠長等,通過親屬施壓,我被迫參加去了木材廠保衛科辦的「轉化班」,每天都得去兩趟,去了幾天後,我就不去了。

    鄒同軍:

    我叫鄒同軍,今年四十八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曾患有糖尿病、冠心病、脂肪肝和膽囊炎,煉功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包括近視眼都降低了一百度。就是這樣好的高德大法,卻被江××和中共邪黨栽贓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因妻子崔海霞去北京為法輪功申冤,被北京邪惡之徒綁架。妻子單位木材廠職工醫院書記曹淑媛,院長王志華打電話向我勒索五千元錢,直接對我們進行經濟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岳母因送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永紅巡警大隊綁架。永紅公安分局治安科石秀文等又勒索了我兩千元錢後,才放回我的岳母。

    二零零一年,我出差回來,在北京開往佳木斯的火車上,因包中被翻出《轉法輪》,被佳木斯鐵路公安處北京乘警隊的乘警組惡警綁架,我被勒索三千元錢後放回。

    永紅分局治安科逼迫我給妻子寫不去北京上訪的「保證書」和我在松林派出所給我的姪女也是法輪功學員寫不送真相資料的「保證書」,這也是邪惡不法人員對我的迫害,現在聲明所謂的「保證書」作廢。

    我們今天寫出事實真相,沒有對某個人的怨恨,只是曝光他們的惡行,他們也是不明法輪功真相的受害者,是中共惡黨的替罪羊。我們希望他們早日了解真相,別再被邪利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選擇正義和善良,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有個美好的未來。


    佳木斯張淑霞自述受迫害事實

    張淑霞是佳木斯市郊區法輪大法學員。為祛病健身,於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七•二零後,因為到北京合法上訪遭北京惡警綁架,受到佳木斯中共惡黨徒的迫害。以下是張淑霞自述被迫害事實。

    我叫張淑霞,一九四七年出生,家住佳木斯市長青鄉五一村。一九八零年我曾因肺結核住院,後又出現動脈硬化等疾病。一九九五年,為祛病健身,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後所有的疾病不治自癒。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的一天,突然佳木斯郊區長青派出所以警察辛輝為首的一夥警察闖進我家,將在我家學法的十多個法輪功學員,不論男女老少都非法劫持到長青派出所,並且都作了記錄,留下電話號碼。

    二零零一年,我和兩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高聲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被惡警關進了天安門派出所。當晚又被劫持到海澱派出所非法關押。四天後的晚上十點鐘,我被佳木斯警察王岩松和一名王姓警察劫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王岩松搶去了我的四百元錢,在火車上給了乘警。警察的所有費用都毫無理由的加到我們五一村頭上,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要挑動村幹部和村民對我們大法學員進京上訪行動的不滿。邪黨搞的株連政策是層層包管,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和個人都是受害者。

    第二天,我佳木斯警察押到從北京開往佳木斯的列車上,關進乘警用的車廂裏,我的手被銬在臥鋪的鐵管子上,整整銬了一夜,一直到佳木斯站下車才拿下來。當天我被關進佳木斯看守所。我絕食反迫害八天。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天後放回家。五一大隊的陳桂榮等人天天到我家對我進行監視、騷擾。公安局郊區分局李萬義、國保大隊陳萬友勒索了我家一萬元。

    我母親芩連舫,原本年老體弱多病,一九九六年開始煉功後再沒有打過針、吃過藥了,身體非常健康。凡是認識她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太神奇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她和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到市政府為法輪功申冤,被劫持到體育館。隨後,佳木斯郊區長青派出所以警察辛輝為首的幾個警察闖進我家,當時我不在家,他們把我家掛著的法輪功圖片搶走,以後還經常騷擾我家,其間,我的母親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不花一分錢就達到了身心的健康,卻遭到邪黨無端的迫害,給我的親人帶來巨大的精神傷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早上,我和法輪功學員在戶外煉功,被永紅區友誼路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綁架,並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十一天。在看守所,不准學法、煉功,吃的是窩窩頭和帶泥沙的菜根和菜幫子煮的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