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教師李玉長期遭迫害 有家不能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李玉,女,今年六十七歲,原是甘肅省慶陽市二中高級英語教師,家住慶陽衛校家屬院。從二零零零年至今,僅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長期遭中共慶陽警察騷擾、綁架和非法關押。至今,仍被惡人追捕,有家不能回。

修煉法輪大法前,李玉身患三十多年的頭痛病、失眠、月子裏得的感冒病、鼻炎、腦出血後的手腳不靈活、低血壓等疾病,在修煉法輪大法後,很多症狀都消失了。修煉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她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和意義,只有不斷的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人,才是真正做人的標準,才能真正的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

兩次上訪遭關押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李玉與四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慶陽市西峰區北街派出所惡人綁架到西峰,非法關押在西峰看守所十九天。惡警勒索了李玉的一位親戚兩千元,才將她放回家。

當時在西峰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二十多人,其中女法輪功學員十多人。這十多名女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在押女犯關在一起,一個大通鋪床上睡了二十多人,擠得身都翻不過。每頓飯一個人給兩個饅頭,一碗白開水煮蘿蔔或煮洋芋湯。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玉和法輪功學員繆玉珍去另一法輪功學員家,被西峰區公安分局付永奎等三、四名惡警綁架到西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當時付永奎等人把那位法輪功學員家翻了個底朝天,把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都搶走了。

從西峰看守所出來的第三天,李玉第二次去北京上訪。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還沒等李玉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拉開,北京惡警就搶走了她的橫幅,將李玉強行拖到警車上,綁架到天安門前門派出所。

當時那裏已被關了上百名法輪功學員,當晚將法輪功學員又強行轉到一個少年體育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有好幾百人,晚上大家在地上坐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惡警將法輪功學員三、四個人一組,分頭拉走。李玉和大連的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及四川的一位帶著兩個孩子的法輪功學員一起被轉到一個地方(此地未掛牌)。那裏有四、五個穿警服的人,他們說是保安隊。那幾個人表面用好吃好喝來招待她們,實際是誘騙她們說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當時李玉想:這是邪惡 「瓦解式的檢驗」法輪功學員,就不吃、不喝,也不回答他們的問題。

當時四川那母子三人當天下午就被拉走。大連法輪功學員想自己得回家,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和住址,當晚就把她也送走了。同時那裏還非法關押了一個三、四歲的小法輪功學員,當惡警問他的名字和他媽名字時,他很巧妙的就轉換了話題,惡警把他的媽媽綁架走了,拆散了他們母子,還惡毒的誹謗說:「法輪功學員連自己的孩子都不管。」

到了晚上,那些北京惡警就輪番跟李玉所謂的談話,套問李玉的名字和住址,一宿都沒讓她睡覺。因李玉甚麼也沒給他們說,第二天早上就將李玉綁架到北京的一個看守所,在那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很多,沒有床鋪,大家都坐在地板上,睏了只能坐著打個盹。每天半夜三、四點鐘,惡警要叫走幾個法輪功學員,大都是三、四十歲的人,不知他們被送往何方去迫害。

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六天,才將李玉放出,但他們強行把李玉的火車票買成去吉林的,把李玉和其他學員押送到火車上。在火車上,李玉和四川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商量好在山海關下車,再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給李洪志師父和大法討個清白。到山海關剛一下火車,又被那兒的惡警將她們關押到火車站,非法審問了一宿,她們甚麼也沒說,第二天又將她們放了。李玉她們坐火車到北京,一下車就去天安門廣場。還沒等她們走進廣場,就被惡警綁架了,可能有人跟蹤,當時學員們還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惡警把她們綁架到北京的一個看守所,一個惡警將李玉帶到一個房間裏,他在床上睡了一夜,讓李玉在凳子上坐了一宿。第二天,又讓李玉在院子裏坐了一天,然後又將她送進一個牢房裏,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誹謗師父和大法的電視,法輪功學員就坐在那裏閉著眼背《論語》、經文、《洪吟》。法輪功學員們都絕食抗議對自己的非法關押,惡警就又強迫給法輪功學員灌食。六天後,在大法師父的加持下,李玉和法輪功學員們正念走出了魔窟。

誘騙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日,西峰北街派出所的片警祁雪樓和另一名男惡警來到李玉家說:「到派出所去談話。」李玉說:「下雪路滑,我不去。」他們說:「我們用車送你回來。」李玉就跟他們去了。

到了戒毒所門口,祁雪樓給李玉拿出非法勞教一年半的判決書。在戒毒所,李玉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曹強強被關在一個大房子裏,沒有水,凍得她們晚上睡不著(元月份是那個地方最冷的季節,經常是零下十幾度)。當時李玉的兩條腿,兩隻腳也痛的厲害,一夜睡不好,早上七點就叫她們起床。她們在戒毒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天。二零零一年元月十八日,西峰區公安局三個惡警把李玉和曹強強轉到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曹強強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西峰區惡警又將曹強強非法關押到西峰戒毒所長期迫害。

在平安台勞教所,惡警中隊長谷豔玲強迫法輪功學員用鐵鍬翻地,用架子車拉糞,到糧倉搬二百斤重的大麻袋等重體力勞役。惡警谷豔玲逼迫李玉和包夾幹一樣多的活。有一次她對一個包夾說:「你幹多少活,就讓李玉也幹多少。」那個包夾說:「人家那麼大歲數了,我怎麼能要她那麼做呢?」由於包夾的這一正念,使谷再未吱聲。谷豔玲經常罵大法師父,打罵、體罰、吊銬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被上吊銬,強迫轉化,結果使兩隻胳膊殘廢了,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一年九月,惡警戴文琴(此人現在甘肅女子監獄)和周志忠,強制逼迫法輪功學員所謂「轉化」。用吊銬、不讓睡覺等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李玉被罰站,晚上不讓睡覺長達二十多天。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後,就將法輪功學員趕到院子裏,早飯後去幹活,中午收工吃完飯,就讓她們站到院子裏,不准坐,晚上吃過晚飯,就逼迫她們站到院子裏,不讓坐,誰一閤眼,就用拳頭或棍子打。有一個叫米麗娜的吸毒犯白天睡大覺,晚上監視法輪功學員,不讓睡覺,有的人睏極了站著打個盹,她就打。當時李玉也不知道發正念這一法理,也不懂不配合邪惡的要求這一法理,只想:你不讓我們睡覺,這不是邪的嗎?你不讓坐,我偏要坐,你不讓睡,我偏要睡,常常一睡著就跌倒了,有好多次跌倒,頭碰到磚地上,頭疼得像裂開了。

由於當時李玉不配合邪惡的要求,監獄允許李玉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魏蘭桂晚上可休息一、兩個小時,有時剛睡下,身上沒暖熱,就到起床時間了。當時七大隊一中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段小燕、侯月香等十幾人。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經歷了一年半的殘酷迫害後,李玉回到家。

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二零零六年五月的一天晚上十點左右,李玉和郭慧芳提著一個包從她家出來,往她的住處走,路上碰到西峰區巡邏惡警,把李玉的一個手指折傷,從李玉手中搶走包。郭慧芳為了保護李玉,就撒腿從另一個方向跑了。惡警放開李玉,就去追郭慧芳,惡警將郭慧芳綁架到西峰看守所。由於郭慧芳不配合邪惡的要求,被西峰看守所的惡警打殘,還把她關押到甘肅省女子監獄長期迫害。

李玉當天晚上就在邪惡的逼迫之下離家出走,至今流離失所在外。李玉走後的第二天,惡警就到李玉家非法抄家。惡警還常常到李玉家騷擾,使她的家人不得安寧。

由於李玉不記得曾被關押過的看守所(特別是北京)的名稱與迫害過她的惡警姓名,遲遲未曝光自己遭受迫害的經歷。

像李玉這樣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很多,也都沒有揭露出來惡人對自己的迫害,希望法輪功學員都能把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寫出來,揭露邪惡,震懾邪惡,制止迫害,減輕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壓力,以便能更好的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