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強維秀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明慧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慶陽市大法弟子強維秀,女,39歲,鎮原縣農機局職工,家住鎮原縣農機局家屬樓。她是鎮原縣被迫害最嚴重的大法弟子中之一。下面是她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實。

1、在慶陽市鎮原縣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年底,強維秀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惡警綁架。後被鎮原縣惡警呂正品押送回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出來時被從兩千元押金中,扣除一千多元,作為呂正品進京帶人所用費用,未給任何條據。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強維秀被長期戴手銬、腳鐐,被看守所惡警多次用穿著皮鞋的腳朝身上亂踢。當時邪惡所長是秦德璽(已退休),副所長劉某某,參與迫害的還有李國民、胡國勇、何金花。

出來一個月後,強維秀又被無理關押,因絕食反迫害,一星期後放回。期間遭受野蠻灌食,長期背銬。第二次上訪,被當地惡警半路劫回,非法關押一月,期間被長期戴腳鐐、手銬,有時連續好多天背銬,並被經常用腳踢,拖拽。

第三次上訪回來,在室外煉功,被邪惡110綁架到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兩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地點在甘肅省蘭州市紅古區平安台第一勞教所。2000年11月,惡警從強維秀單位借現金800元,作為送強勞教途中費用,當時坐公共汽車,根本用不了那麼多。當時是派出所所長陳某和惡警張五堂押送的。

強維秀被非法勞教的一年,工資停發,上班後工資降了三級。上班期間,惡警張家濤經常上強維秀單位或家裏騷擾,她被迫離家出走。2002年9月在蘭州被綁架,惡警呂正品與苟會峰(已遭惡報)把她押回並偽造材料,非法關押兩個月,報送勞教2年9個月。她所帶一千七百多元現金被呂正品扣除一千三百多元,說是找她期間所用電話費之類,未給任何條據。看守所又扣除伙食費兩百多元。惡警方志強與司機張五堂送強維秀勞教半途,她從高處跳下,身體受傷,不能動彈。在她身體極度難受的情況下,惡警依然經過長途顛簸把她送到勞教所,勞教所拒收。惡警又打算找關係把她送進蘭州市第二勞教所。在蘭州市安西路一家私人診所她被強行輸液,不見療效又被大夫刁難。最後達不到目的才把她送回,關進鎮原縣看守所。在此期間她一直絕食反迫害,又不配合治療,邪惡之徒怕她癱瘓,怕擔責任,第二天將她放回家。

2004年5月上旬,強維秀中午下班回家路上,被幾個惡警強行綁架,關進公安局審訊室,被銬在專銬犯人的那種椅子上。惡警半夜時將她誘騙上車,說是找個人,車走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到了蘭州市榆中縣女子勞教所。其中有惡警張家濤,司機是惡警賈某某(聽說已遭惡報身亡)。因身體檢查不合格(心臟病,脊椎兩處骨折,)勞教所拒收,惡警不死心,第二天又換個大醫院檢查,還是不合格,惡警就將她送進勞改醫院(康泰醫院)。她自被綁架就一直絕食反迫害,在勞改醫院被野蠻灌食。

45天後,惡警張家濤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將她帶到勞教所,強行輸液,又給勞教所教育科長行賄。據說地方惡警找到省邪惡610,說如不把她送進去他們就不回去。在她身體極差的情況下,被送進了黑窩。

二零零六年正月二十八勞教期滿,被延期迫害49天。單位派人去接,租車等費用用去1300元,從工資中扣除。在勞改醫院用去6351元,從強維秀工資中扣除。總算下來也有一萬多了。這些年增資、調資全都沒有。現在又少算6年工齡。每次被綁架,家會被抄的一塌糊塗。

2、在蘭州市平安台第一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0年11月7日,強維秀被非法送進平安台第一勞教所,因她不背邪惡的守則,每晚站到12點以後才讓進屋睡覺,直到勞教期滿。冬訓期間她不配合訓練,並且煉功,被關小號半個月,戴手銬,白天、黑夜讓站著。出來時腳腫的只能穿40號的大布鞋,挪一步都鑽心的痛,連續一個星期腳痛的晚上睡不著覺。當時在邪惡的七大隊一中隊,教導員是谷豔玲。後被安排到二中隊,教導員是惡警胡瑞梅。其間,強維秀絕食反迫害,遭野蠻灌食,10天後被強行帶到醫院,手腳被捆綁在床上,長期插上灌食管子,並強行輸液。

有一段時間,大法弟子煉功,喊「法輪大法好」反迫害,十幾名大法弟子深夜被帶到住院部隔離,單獨迫害。對不屈服的大法弟子,銬上背銬,中間穿上繩子吊到鐵欄杆上,腳尖著地。當時三中隊惡警李小靜給強維秀上的刑。因她被帶到住院部,影響了中隊的分,一天半夜被兩個吸毒犯帶到室外,毒打一頓,差點背過氣去,為此還延期三個月。

強維秀曾寫了一份揭露勞教所私設刑堂,迫害大法弟子的信,給了大隊長戴文清,結果被帶到大門外平房內吊銬起來。中隊邪惡指導員胡瑞梅負責迫害,大隊邪惡指導員景雪峰訓斥。此次迫害一個星期,前三天吊銬時間長,雖然隔幾個小時還放下來,兩隻手腕還是被銬爛,現在還留下印痕。聽說後來勞教所用了更殘忍的酷刑,把堅定的大法弟子(尤其剛被送去的),帶到大院子裏的菜窖裏,用繩子吊起來迫害,既沒人知道也不留痕跡。

在平安台第一勞教所,除星期天外,每天都得到外面幹農活,鋤草、翻地、掰玉米等,還有磨寶石,編毛辮子等。生活極差,水煮菜沒一點油,吃的麵經常是又焦又稠帶生麵疙瘩的。熱水很少,冬天在外洗衣服,盆子和地面凍在一起,水裏都是冰碴子,洗頭多數都得用涼水。

女大法弟子全被關在邪惡的七大隊,當時大隊長是戴文清,指導員是惡警景雪峰,一中隊指導員是惡警谷豔玲,二中隊教導員是惡警胡瑞梅,三中隊教導員是惡警李小靜,在迫害大法弟子上,是非常賣力的。

3、在蘭州市榆中縣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4年6月26日,強維秀在邪惡的勞改醫院遭受了45天的野蠻灌食後,被非法送進了蘭州市榆中縣和平鎮女子勞教所(把以前的一所、二所女隊合到一塊)。在勞教所洗澡堂一樓,邪惡專門騰了一間房,派了6個邪惡狡詐的吸毒犯看管,四個中隊各抽了一名邪惡隊長,24小時輪流值班,負責的惡警是劉生。吸毒犯對她百般刁難,軟硬兼施,而邪惡隊長卻假裝不知,根本不管。半個月後回到邪惡的一中隊。當時她身體極差,心臟病、脊椎兩處斷裂,洗幾件衣服都累得不行,幾天後才有所恢復。所謂的教育科科長曾說,她只要安安穩穩呆著,不要有啥事就行;而幾個月後,就讓強維秀參加所謂學習,她拒絕,邪惡之徒就把她騙到教室,不讓出來。吸毒犯讀誹謗大法文章,她就背法,後來吸毒犯乾脆就不讀了。

一次,邪惡隊長上誹謗大法的課,強維秀欲走出教室,被包夾按住,她喊「法輪大法好」,被有預謀的惡警戴上手銬,關進小號,不顧她脊椎兩處斷裂,心臟病,把她背銬,吊銬在高低床的上欄杆上,腳尖著地,直到第二天快中午時放下。當時是邪惡教導員汪紅娟負責迫害,對她說,只要坐在教室就行,聽不聽在自己。沒想到她又上了當,7天後小號出來,呆在邪惡的課堂裏,非得讓寫邪惡的作業,還得按照邪惡的要求寫。同時換了非常邪惡的包夾單桂蓮,當時隊長夏文英。強維秀看清了邪惡的陰謀,因脊椎兩處斷裂,承受吊銬很艱難。

大概十天後,因調整中隊,她被調到嚴管隊(入教隊),從此邪惡之徒放棄了對她所謂的轉化。她被延期49天,2007年2月上旬被釋放。

女子勞教所裏的苦役有織地毯,糊藥盒,磨寶石,剝玉米皮,機房作少數民族戴的帽子,給鞋面縫裝飾品等,奴役勞動強度都很大。邪惡認為有危險的活如織地毯,機房做帽子不讓大法弟子去。

大概在2005年,疾控中心對勞教所所有人員進行了一次身體全面檢查、包括驗血。

4、勞教所對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

新送去的大法弟子首先被送進入教隊,找最偏僻的房子關起來,名為隔離室,6、7個吸毒犯看管,實施迫害。其中迫害最嚴重的有崔建平、范俊草、劉晚秋、劉秀萍。崔建平曾經十幾天不讓睡覺,長期站著,一打盹就打,耳朵被撕裂,拖把被打斷,腳被吸毒犯用腳碾,血都滲出鞋面。當時迫害崔建平最厲害是吸毒犯項冰岩,負責迫害的惡警是劉生。

范俊草六十多歲,曾被用繩子捆綁吊起來折磨。劉晚秋被吸毒犯陳曉紅背銬吊到高地床的上欄杆上,又墊了幾本書,床四個腳被用小凳子支起來,整個人懸空,手腕被銬爛,現在還留下兩個顯眼的黑圈,烏黑的頭髮一夜變白了。當時負責迫害的惡警是劉生。劉秀萍遭到的毒打也相當厲害,有一次因為洗衣服被吸毒犯李莉毒打,盆子被踩壞,第二天衣服沒幹也不讓晾,也不讓放,濕衣服就讓穿在身上。

有一次,惡警劉生讓吸毒犯把一位五十多歲的大法弟子,雙手銬在高低床的上欄杆上,讓把褲子扒下來讓吸毒犯取笑,然後走了,過了好一會才回來讓把褲子提上去。還有很多鮮為人知的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約四個月後,才讓下樓打飯,歸隊,長時間讓打掃廁所。

當時入教隊主要負責迫害法輪功的隊長是邪惡教導員劉生,2006年換上了趙莉,劉生當了中隊長,當時主管迫害的還有副大隊長屈玲,教育科長念雪峰,副所長楊德蘭,還有惡警汪紅娟,景雪峰等。當時表現非常邪惡的吸毒犯有陳曉紅、項冰岩、王麗、李莉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