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曹桂芳遭迫害離世(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明慧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曹桂芳,女,五十七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在中共長期的迫害中離世。

曹桂芳
曹桂芳

曹桂芳生前多次遭中共警察綁架關押,她曾被劫持在甘肅省安寧勞教所,遭體罰、毒打和奴役,被惡警指令段林、波琴等四個吸毒犯用背銬吊在空中打。

曹桂芳在修煉前是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村家庭婦女,修煉後不到一年時間就能通讀《轉法輪》,一年後能通讀所有的法輪大法經書,隨後也能讀懂有關的大法資料。曹桂芳修煉前和其他人一樣對名利情看的很重,修煉後思想境界昇華很快,道德高尚,有一次拾到一萬元人民幣後等了將近一天找到了失主,如數交還,受到了當地鎮政府的表彰。曹桂芳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修煉後不到半年時間就無病一身輕。一時間家人、親戚、朋友、鄰里從她的言行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紛紛走進大法中修煉,成立了當地比較大的一個煉功點,她也被大家推薦為肖金鎮煉功點的輔導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開始後,曹桂芳先後多次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勞教、非法遊街等,參與迫害的惡警主要有趙青峰、付義奎、韓勇、范哲等。

下面是曹桂芳2006年7月3日在明慧網上講述她所遭受的部份迫害經歷:

1999年7月21日下午4點多惡警韓勇等把我強行拉到派出所關押24小時,並不斷辱罵大法和我。

1999年11月份,惡警韓勇等來到我所在的肖金鎮服裝店亂翻亂摸,把我學寫字的紙拿去了。

2000年2月22日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訪,回家後被惡警付義奎、鄭翔等拉去在西峰看守所關了一個月,惡警還把我送進了洗腦班,逼我「轉化」,我不妥協就強行叫我的丈夫和兒子企圖用親情來轉化我,最後達不到目的才放了我。

2000年11月1日市公安局來了邵軍、姓廟的等4個惡警把我又叫到派出所強行拷問,又無理抄家,無理要錢,逼丈夫交500元錢才放手。我聽說他們把我準備送到市看守所,就想辦法後半夜翻牆逃走,沒敢回家,在外流離失所90多天,其間我第二次去北京證實大法。

2000年12月1日,我第3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到2001年2月邪惡把我拉去在市看守所關了42天後,又在戒毒所關了15天,於2001年4月12日惡人秘密判我勞教1年6個月。

在勞教所裏我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惡警強迫我背大石頭、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罰我站、關禁閉室、逼我寫轉化書,我大喊時惡警王運鴻就指示吸毒犯人宋曉玲等撬我嘴,用臭襪子堵我嘴,手銬帶了8天8夜,腳腫的沒法走路。期滿回家後惡警又到我家逼我寫轉化書,被我丈夫罵走。

2003年4月25日惡警楊金堡、范哲等怕我出去,就把我抓到派出所,送到公安局後將我秘密拉到正寧縣看守所關了50多天,準備給我秘密判刑3年,又沒有藉口。我丈夫到公安局要人,才放了我。

2005年2月中旬,惡警范哲、楊金坡來到門店叫我談話,連續騷擾4次,我不去,他們把我連拉帶拖強行弄到派出所無理審問。

在我整個受迫害過程中,在派出所被關5次,看守所被關3次,勞教1次,戒毒所1次,店裏翻了3次,抄家2次,搜去身上錢物1次,共計罰款1200多元,惡人威逼和利用親情轉化等手段還引起了我的家庭矛盾和親戚間的敵意等,這種傷害對我更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