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久違了那份自豪》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剛剛讀過同修的文章《久違了,那份自豪》,眼淚幾乎要流下來了,我停下了瀏覽昨天的明慧文章,在電腦上輸上了這個題目,淚水也流出來了。我的感想是甚麼呢?我甚至沒來的及思索。

應該是因為那份自豪我也曾有過。在人生的低谷,在絕望之中,我幸運的成為一名大法弟子,從此我在大法中脫胎換骨。那份自豪,不修煉的人永遠無法理解。我有了師父,就像一個流浪的孩子找到了溫暖的家。多愁善感的我整天將微笑掛在臉上,因為從此我的心靈不再孤獨;原本怯懦的我從此走路抬頭挺胸,自卑亦離我遠去;弱不禁風、面容憔悴的我從此臉色紅潤腳下生風……我,不再是原來的那個我,師父給了我一切,我用我的一切向人們證實著大法的殊勝和神奇。

但不知何時起,我前行的步伐慢下來了,我找不到那種突飛猛進的感覺了,法學的少了,煉功不堅持了,發正念倒掌,工作不順了,家裏關係緊張,同修間出現矛盾了……一切怎麼又不對了?

正如同修所說的,法永遠是神聖莊嚴、不變不動的,一切的不正確狀態都是自己的人心不去造成的,「人心重,正念就弱,而關難就表現的越難過,長時間過不去,或者不能突破,就會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

這幾天我也在向內找自己,在不斷找的過程中,一些不好的物質也被去除了,前天晚上睡前在電腦上打上了一段話:

「深挖自己,我放不下的到底是甚麼?很慚愧,師尊給我那麼多,我卻總做不好,如果明天正法結束,我只有坐在地上哭的份,我想做好,師尊也一次次的點悟,那障礙著我,讓我無法精進,讓我痛苦的是甚麼啊,我必須自己去悟啊,不能總指望師父甚麼都告訴我,修煉啊,必須有我自己修的啊。

傻傻的,反應遲鈍,給大法抹黑,舊勢力就是想毀我,師父就是想把我度成。那麼,我聽師父的話就行了。怎麼叫聽師父的話呢?師父讓我做的我就做,師父不讓我做的我就不做,一思一念在法上。」

一切謹遵師尊的教誨,昔日的自豪,我相信我還能找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