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正念一出 惡警改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十三年的修煉中,在魔難過關心性的提高中,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正念正行中,大法的威力顯現在我的面前。下面和大家分享兩次闖出魔窟的經歷。

正念一出 惡警立即改口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下午,我被公安局政保股警察綁架,他們逼問法輪功真相資料來源和幾個人稱我給他們資料的事。當時我是傳遞資料的,但我沒有和任何人談論過資料之事,所以警察所問,我一概回答不知道。政保股長氣急敗壞的說:「把他銬到對面房間裏,拘留三天再說!」

當時我有一念:今天晚上我們全地區都去貼關於控告江××的不乾膠和別的真相資料,而關鍵的資料還沒有傳出去,如果我回不去,那麼這次行動就得告吹。因此,我想我必須回去。只是這樣一想,也就是三、兩分鐘的時間,政保股長改口說:「你出去吧,在樓道等著。」我就出了他的屋,徑直走下樓,騎上摩托車走了。我取上一千份不乾膠和一千份真相資料,分發給各片的協調同修,當晚全區統一行動使真相資料遍地開花,大大的震懾了邪惡。

神奇翻越二、三米高的圍牆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和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的心聲,被惡警劫持到天安門派出所,下午轉到昌平看守所,一月二日又轉到豐台看守所,最後我被關在和義派出所。警察把我們不同省份的十名同修關在鐵籠子裏,坐在地上,互相不准靠近,不准說話。我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惡警非法審問我,告訴我只要說出籍貫和姓名就可以讓我回家。我識破他們的騙局,心如止水,對他們的咆哮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一概不予回答,就是在心裏背法:「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洪吟二》〈見真性〉)。

一月二日,惡警們見我不配合,四個惡警給我戴上了背銬對我拳打腳踢,灌食灌水,見我仍不說話,他們就把我拽到院裏的汽車庫裏,脫掉我的衣服,當時北京的氣溫在零下十幾度,他們用臉盆弄來自來水從我脖子上往下澆;惡警們還用鐵錘在我的身上亂打。當時我甚麼也不想,就是心裏默默的背誦:「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我的身體並沒有覺的冷,也沒有覺得疼,可惡人、惡警卻一個個凍得直打哆嗦。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替我承受了。

就這樣惡警連續折磨了我幾個小時,大約到了夜裏十二點了,他們也都精疲力竭,看我也不動了,以為我不行了,就都去休息了。我馬上發出一念:我不能倒下,必須出去救度眾生。就是這堅定正信的一念,奇蹟發生了,我忍痛穿上濕透的棉衣,走到屋外,把住一樓的護網,那二、三米高的圍牆,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出去的,人就到了另外的一個院子裏,再翻過另一圍牆跳下去,甚麼感覺也沒有,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救了弟子,感恩的淚水撲簌簌流了下來。

數九寒天的北京夜晚,我隻身一人走在街上,棉衣凍成了冰疙瘩。心裏想著《轉法輪》中師父講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走到一拐彎的地方,遇到了三盆火,我把棉衣、棉褲烤了個半乾。這時已經是早上五點多了,陸續有了行人,我上了一輛出租車,安全的到了車站,返回家鄉,投入正法洪流中。

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北京邪惡的派出所。此刻,我真正的感受到師父洪大的慈悲,大法威力真實的顯現在我的面前,淚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視線。

寫出此文意在證實我們師父的慈悲與偉大,證實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修煉的超常,證實神跡在人間的顯現。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