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奇盆天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十幾年的正法修煉中,幾乎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師父的呵護下親歷過神跡,而且不止一次。我在一次次發生的奇蹟面前,越來越感覺到師父的慈悲偉大和大法的博大精深。因為篇幅關係,我就把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神奇事挑出幾件講給大家。

一、奇盆天降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遇法輪大法的,當時只知道法好,但認為時間還很長,所以修煉不很抓緊。轉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瘋狂的迫害,我一下被驚醒了,感到了時間的緊迫,覺得再不修就來不及了,才開始認真起來了。雖然當時我沒有堅實的學法修煉基礎,很多認識也很感性,但打壓中我對大法非常堅定,從未有過一絲懷疑。也許就是因為這一點,師父時時都在慈悲的看護我,每每到關鍵時刻,師父都通過各種形式點化我,使我一次次生出正念,在師父的保護下,解體了一次又一次的邪惡迫害。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一位同修找到我,我們成立了全市第一個大資料點,每天出幾萬張真相資料。因為當時資金極其有限,我倆為省錢就買刀切紙,包成幾大包,然後用自行車推回資料點。那時整天的忙,沒時間學法,晚上學一講法,睏的要睡著好幾次。就這樣,資料點僅運行三個月就被抄了,負責人同修被綁架,我被邪惡通緝,家不能回了。

同修就幫我找了一間房子住,除了一張床和一個桌子外,就是房主人扔下的米和半缸鹹菜。當時我怕心很重,不敢出去,呆在屋裏想:要是有一個盆就好了,可以用它淘米洗鹹菜。這樣我暫時就可以不出去了,晚上我輾轉反側想了很多,也知道是哪裏不對了資料點才被抄的,但是下一步該怎麼辦呢?我有些迷茫,那時向內找也是很膚淺的,抓不住實質的東西。

早上起來煉功,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一個嶄新的塑料盆就在屋地中間放著!儘管我知道修煉大法會出現奇蹟,但是奇蹟在眼前展現的時候還是不敢相信。我把盆子捧在手裏一遍一遍翻來覆去的看,還是懷疑這盆子的真實存在,我又去推門,證實門確實被我反鎖著,不可能有人進來,這才穩下心來,仔細的端詳起盆子來。那是一個紅色塑料盆,盆的裏面中心位置有一個像商標樣的圓形貼紙,上面只有兩個字:「泰山」。當我在修煉中再次遇到困難躊躇不前的時候,我一下就想起了師父的《登泰山》:「恒心舉足萬斤腿 忍苦精進去執著」 ,原來是師父看我誤在那兒走不出困境,用這種形式來點悟我、教導我呀!這時,我面前的困難一下就變得甚麼也不是了。

二、鐵銬鎖不住

由於七二零之前我沒實修,後來又忙於幹事,所以在正法修煉中我的心性就有些跟不上了。雖然幾次大的考驗,我都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闖過來了。但是修煉是嚴肅的,真是差一點都不行的,哪個地方有漏邪惡就在哪兒鑽空子,邪惡在另一方面下手了,我在情色方面摔了一個大跟頭。我下決心踏踏實實的學法修心,從背法開始,我反覆的學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事事向內找自己,修心斷慾,並且發正念清除一切爛鬼。這樣,我背了三遍法之後,感覺身心清爽多了,消掉了許多敗物。然後,我開始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救人。

由於不自覺的在同修面前證實自己,邪惡就此鑽了空子。我講真相講到了協警的頭上,已經看出她們有詐,但因為證實自己的心太強,在大法中修出的理智和智慧就被人心阻礙。我和那位同修被綁架了。警察把我抓到派出所,因為我們不配合,他們就把我抬進屋,扔在沙發上,把我的手銬在頭上的鐵床欄杆上。幾個警察圍著我開始逼我說出姓名,我閉著眼睛一言不發,警察說甚麼我根本不聽,就是一個勁兒的發正念,直到正念發的渾身發熱,感覺周圍被能量包著,我才稍微放鬆一下。就在我放鬆這一刻,一個念頭鑽了進來,「你在情上面摔了跟頭,你要向內找,你得進裏面去承受。」我一驚,馬上警覺了,這個念頭不對!這絕不是師父要的,也絕不是我想的。修煉人是要向內找,但是我絕不會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找,我不會在這裏找,我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我在這裏就是發正念!我要按師父的要求做,一切在大法中歸正,在正法修煉中歸正!我趕緊集中精力發正念,不讓邪惡有可乘之機。一會兒,我又感覺到非常睏,馬上就想睡覺,我控制著自己,不允許有一點鬆懈,不准許自己睡過去。因為我知道,如果睡了,正念就不強了,邪惡就會趁機迫害我。

就這樣我連續發了兩三個小時的正念。他們見我閉著眼睛沒有任何反應,就找來一個醫生給我檢查身體。我想起了明慧網上看到的一些文章,有同修被抓後師父給演化出病症,然後就被放回家了。就想:要是能檢查出高血壓之類的病狀出來,就可以放我回家了。誰知,醫生檢查完後說:「身體非常好,你們隨便弄吧。」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想法錯了,這不是在求嗎?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修煉是效仿的嗎?我想: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以救度眾生為使命的,我的個人修煉,盡在三件事中體現,在三件事中歸正自己。師父沒給我安排進牢房,我也絕不配合邪惡的安排,現在我甚麼都不想,就是發正念,滅盡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

他們又換人來勸我,用人情來騙我:「你的孩子是不是該上大學了?你快說了吧,叫甚麼名字?家在哪裏?好讓你家人來接你呀,這麼晚了,孩子一定很著急呀!」無論他們說甚麼我就是沒有任何反應,其實就是不聽,一直是全力發正念,清除一些邪惡的安排。後來,他們看這招不好使,所有人都走了,說是去吃飯,只留下一個女的,她對我說:「我以前也修煉,現在不敢煉了,我是打掃衛生的,我知道大法好,你快告訴我你家在哪,我好給你家報個信兒。」 這時我的心又動了一下,心想,家裏要知道我被抓了,也好來要我呀,說不定找熟人就把我領回去了。這一念一出,我就編了一個名字,說我是外地的,但是這裏有親戚,然後讓她幫我打個電話,心想:她一打電話,家裏就知道我在哪兒了。

過一會兒,那些警察們回來了,還把市六一零的爪牙弄來認我。當時他們正在通緝我四處抓我,可我在師父的加持下一點都不害怕,根本沒想他們會不會認出我,會不會把我扔進去。更確切的說,我也沒時間想別的,因為我一直在全身心的發正念,清除黑手爛鬼。

六一零那傢伙是認識我的。可他進來的時候,屋裏的燈突然滅了,怎麼弄也不亮。他貼近我的臉看來看去,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然後大吼道:「某某某」,叫的就是我剛才告訴那女人時編的名字。我心裏一震,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念動錯了,我依靠人了,希望家人知道把我辦出去。我一個大法弟子,還依靠常人?我很慚愧,很快又調整心態,完全放棄人心雜念,發出更加純淨更加強大的正念。六一零的人走了,餘下幾個警察依然看著我,這時燈亮了。他們這才想起來說:「咦?剛才怎麼沒想起來把她抬到別的房間,這屋燈不亮,別的屋燈亮呀。」

大約快到午夜的時候,留下的三個警察都睡了。我見他們睡著了,睏意更濃了,但心裏非常踏實,我也小睡了一會兒休息一下,然後坐了起來。心想:我該走了。我開始向下擼手銬。手銬就銬在床頭上,床上睡著警察,對床還睡著兩名警察。開始手銬退不下來,卡在手腕上非常痛。我就想,師父說了「在另外空間裏任何物質都會體現出生命來」(《轉法輪》),我就對手銬說:「你做一個好的生命吧,你不能銬著大法弟子,現在是你選擇未來生命的機會呀!」然後求師父幫我,很快,手銬好像變大了,很容易就被擼下來了,幾乎沒發出甚麼聲響,我知道這生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坐在那裏,我在師父的加持下心情非常平靜,看著那三個還在睡夢中的警察,心想,我到家你們也不會醒來。然後,我從容的在二樓的窗口跳了下去,穩穩的蹲在地上,連一點皮膚都沒有擦傷。當時我都要奔五十的人了,身體還比較胖,如果不是大法的奇蹟顯現,在二樓跳下來,我連想都不敢想。

那時已經是後半夜了,路上非常寂靜,路兩邊都是田地,我快一天沒吃飯,餓的走不動了,就雙手合十求師父:「師父呀,我走不動了,給我來一輛車吧!」不到一分鐘,一輛大貨車開來,把我送回了市裏。

這次神奇的經歷讓我對師父的法有了更深認識,這法太大了,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念頭純正,真是無所不能!

三、惡警看不見

我們當地同修為了講真相多救人,想出了好多辦法。那一年,我們採用了一種很有效的救人方式,效果非常好。我們真是太高興了,一下子會有這麼多人知道真相。做著做著,歡喜心,貪數量,執著證實自我等常人心都出來了。有的同修開始忽視了學法和發正念。而這時邪惡被觸動了,非常害怕,從外地調來兩車幹警,還成立了專案組開始抓人。當時真是弄得天昏地暗,另外空間巨大的壓力直衝過來,同修們都能感到那種邪惡製造的恐怖。那幾天有很多人被抓,每天都有同修被抓的消息。那陣子,我雖然沒有放鬆學法和發正念,但是也起了很強的證實自我的心,因此,邪惡闖到了我的親屬家(未修煉)抄家,並企圖找到我,在那裏蹲坑二至三天,四個人一班輪流吃住在親屬家。警察闖進去那會兒,我就被通知到了,我正和同修在一起發正念。

當時我很緊張,因為邪惡要找的東西就在親屬家裏,如果讓他們找到,後果不堪設想。此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我告訴自己,就是信師信法。我有師父、有大法,還怕甚麼呢?我排除一切雜念,把自己溶在大法中,把一切都交給師父,甚麼也不想,也不去想會有甚麼結果,不去想親屬會怎樣,就發正念。在正念極其強大的那幾分鐘,我被一種巨大而無際的能量包容著,身體暖洋洋的,非常舒服,我的內心生出了無限的喜悅,我好像就靠在師父的能量場中,我幸福極了。我知道,邪惡甚麼也不是,甚麼都不會發生。

真的,那一刻,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覆蓋了親屬家的場,那麼些法器就在警察的面前,他們翻來翻去卻看不到,家裏的每個角落他們都翻過了,就看不到眼前的東西,親屬們都覺著奇怪。尤其神奇的是,有一個東西就在明面上放著,甚麼覆蓋都沒有,他們竟然看不到!想想都太神奇,他們不是一個人,幾個班的加在一起有十幾個人,兩三天的時間,這些人全都看不到,而且這都是他們要找的東西。邪惡在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念面前真的甚麼也不是,表面的張牙舞爪不過是為成就大法弟子演的一齣戲。

一次次的奇蹟讓我體會到,這法太大!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聽師父的話,哪怕能真正體悟到一句法的內涵,你遵循著去做,在關鍵時刻,就會展現無邊法力。

四、親屬的兩件事

最近在我的親屬身上發生了兩件事值得一說。兩件事一正一反,見證了一個真理:世人對大法的態度決定了他們的未來。

我有一個親屬出於親情在我證實大法講真相中曾經給了我很大的幫助(上文提到的被抄家的親屬)。但是,他受無神論的影響和業力的阻礙不願意走進大法,但對大法沒有敵意。前段時間,他得了肝硬化腹水,住在醫院裏急救,連續幾天消化道出血不止。每天輸血、點蛋白、吸氧、還有各種急救都還是無濟於事。醫生告訴家人,病人已經肝臟萎縮,現在又出血,已經沒有任何搶救價值了,讓快點準備後事。家人急忙去訂做裝老衣服,說是三天能做完,醫生說:「三天?恐怕要穿不上了。」

我當時想他曾幫助過大法弟子,他應該有機會得法,如果這樣走了,何止是白來一趟呀?如果沒有一個正確的選擇,那他未來生生世世就徹底完了,我一定要幫助他,我就把所有去醫院的親屬都告訴了:「你們記住,只有大法能救他,你們每個人到醫院裏都要念法輪大法好」,並告訴病人的妻子,你今晚上念一夜,能念嗎?她說好的,我念!

就在那天夜裏,他妻子念法輪大法好的那一刻,奇蹟出現了,一直在嘔血便血的病人血止住了,醫生都感到奇怪!後來,病人也跟我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我又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還去給他讀法,他自己也看書,大約十天後,他神奇的出院了。

我丈夫被這事震撼的心服口服!不住的說:「我怎麼這樣不悟?這麼神奇的事都在我跟前出現了,我怎麼就不修煉呢?我怎麼這麼傻呀?」

另一件事是讓人非常痛心的,那是我的一個很近的親屬,大學畢業後,被單位重用,很快,他發跡了,買了高層樓房,買了高檔轎車。他人很會來事兒,對親屬朋友都很好,也很慷慨。平時說甚麼都可以,就是聽不進大法真相,我知道這是邪黨害了他,他聽信了謠言。另外也是因為他覺得他日子過得挺好,受了邪黨灌輸的歪理洗腦,我給他講真相時,他不但不聽,還誹謗大法,說我發傻,弄的連工作都沒有。見他這樣糊塗,我很無奈,只想有機會一定給他講清楚,一定要救他。前年過年,他喝了點酒,我再次給他講真相時,他口出狂言,對大法和師父非常不敬,我警告他,謗佛法要遭報的,他竟然說:「我不怕,真要有的話,就讓車撞死我!」

就在前幾天,他開車在高速公路上鑽到大車下面去了。一個沒修煉的親屬不解的問我:「你們不是講真善忍嗎?怎麼會報復一個常人?他不就說那麼幾句話嗎?他人多好呀,就這麼死了!」我告訴他,沒有誰報復他,宇宙的法理在衡量一切,那是他自己的選擇。人是好是壞,不是用人的標準來衡量的,在高層生命看來,不敬神,是犯的最大的罪。人類有難,神佛下世救人,你還惡毒的誹謗他,你說你不是最壞的人麼?你選擇了背棄佛法,怎麼會有好結果呀?選擇站在大法的一邊才是選擇生命的永恆。

每個能接觸到大法弟子的人都會聽到一些神奇的事,只要仔細想一想就會明白今天所發生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心念一正,站在大法的一邊,你就是最最幸運的。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合十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