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中共軍警人員發放真相資料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一)給部隊官兵投放真相資料

* 執勤官兵

中共邪黨的黨衛軍某部營房方圓數里,四週高牆電網,戒備森嚴。但某處有幾米距離是鐵柵欄。柵欄裏面停放的就是執勤官兵的自行車、摩托車。救人的法輪功學員只要避開執勤哨兵的目光,就可以在外邊快速地把法輪功真相資料從柵欄的間隙處投進去。幾年來這條「黃金通道」一直暢通。說明收到真相資料的執勤官兵並沒有聲張開來,暴露這一得到真實信息的渠道。

* 暗崗

某部大院除了明擺著的用刺刀、裝甲車把守的大門外,還有不招人眼的便門、暗崗。陰森森的一塊大鐵門日夜緊閉著。大鐵門上還有一塊小鐵門也是緊閉著。若是輕輕一推,門裏面就有一個軍人走過來問:「您找誰?」在這裏執勤的都是軍官階層,不是普通士兵。崗哨也不是在哨位上立著不動,而是一桌一椅坐在那裏,緊盯著那扇大鐵門、小鐵門。這大鐵門的底端離地尚有二寸高的空隙。不論是夜裏還是黎明,法輪功學員就從這大鐵門的底端往軍營裏遞送真相資料。那道陰森森的大鐵門裏面的執勤軍官,從來都沒人吭一聲。更沒有誰把頭探到鐵門外來瞧一瞧。這些緊閉在軍營裏渴望真相的軍人們,不願干擾了那些冒著危險給他們傳送真相資料的善良法輪功學員。

* 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真相資料

某部大院供車輛出進的正大門有數名崗哨把守,插翅難進。離正大門十幾米外有一側門供行人出進。僅有一米多寬的樣子。值班室裏邊的執勤官兵就坐在一張小桌子的後面,透過玻璃窗盯著出進人員。那執勤官兵的目光和進出人員僅約二尺遠的距離,中間僅僅只是隔著一塊透明玻璃。當執勤官兵有時把頭伏在桌面上幹甚麼時,那大蓋帽的帽簷就觸到了眼前的玻璃而擋住了自己的目光。於是救人的法輪功學員就瞅準機會,瞬間悄無聲息的就把真相資料送到了執勤官兵的帽簷處(僅隔著一層玻璃的外窗沿上)。當執勤官兵抬起頭來看到眼前的真相資料時,那是一份怎樣的驚喜啊。

* 軍車

給軍車發放真相資料是救度被邪黨矇蔽的部隊官兵的一條重要渠道。現在晚上部隊首長或首長的家眷帶人、帶車上街休閒、購物是極為平常的事。瞅準一切機會給軍車發放真相資料可以讓福音直達部隊上層。有些地方做過一段時間之後,可能是引起了部隊上層的注意,於是有些晚上外出休閒的軍車停泊之後,會留下司機守車。但這些守車的軍人並不那麼認真的在那守車,而是游離開一段距離。當發現有行人走近軍車時,這些軍人會轉過身去,或故意走的遠一些。

有時法輪功學員給軍車發完資料尚未離開,那守車的軍人(司機)就轉過來了。但他們並不聲張,就像沒看見一樣的。當然,他們在這種情況下收到的真相資料,是不會傳給那些安排他們守車的領導或首長了。

* 在軍區大院大門前投送真相資料

清晨,某軍區大院大門前,值了夜班的幾名官兵正在搬移大門前夜裏用來戒備的木馬等障礙物。法輪功學員端著一杯豆漿裝作驅寒避風的樣子靠近大門一側鐵柵欄處,趁勢把手伸進去,往執勤官兵的自行車、摩托車裏投真相資料。那幾個正忙忙碌碌的執勤官兵不知是真沒看見還是裝作沒看見。現在中共邪黨對軍隊的控制力大不如以前,所以軍人對法輪功學員也不像以往那樣戒備了。

(二)警察、警車

* 等待迎接真相資料的警車

某地休閒廣場上,每晚都有數百人在那跳健身舞。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發了一圈後,發現這群人的旁邊停著一輛公安警車。幾次想接近該警車救它的主人,但都因為那些跳舞者眾目睽睽而作罷。一次,法輪功學員從該警車背人的那一面接近。法輪功學員若無其事地往該警車的泊位運動時,突然瞥見那輛警車的後座玻璃窗竟然搖下來了一半!法輪功學員內心一震:這輛警車的主人是來找真相的啊。

一般來說,警察出於職業習慣,警惕性比較高。泊車離開時,沒有誰不關車窗、鎖車門的。況且這還是冬天的夜晚(不是夏天要兜風),又是背著人群的那一面。法輪功學員趕緊略一低頭,把一份重量級的真相資料包放了進去。同時法輪功學員清清楚楚地發現,該警車的後座位上擺著一件「兩槓一花」警服上裝。按本地公安序列,「兩槓一花」是一個公安局副局長或一個大一點的派出所所長的級別。

* 公安局臨街辦公室門前的那一排燈光自己瞎了

某市公安局有若干個辦公室臨街。因此這些個辦公室的警察能經常收到從門縫裏塞進來的法輪功真相資料。這事兒時間一長可能就引起了領導的「重視」,讓人在每個辦公室大門口的上端裝上一個探照燈式的大電燈泡,把夜晚照耀如同白晝。這樣一來那些警察就收不到真相資料了。過了不長時間,也不知這些警察用了甚麼辦法,那臨街辦公室門前的那一排探照燈式的燈光就無緣無故地瞎了、不亮了。於是這些警察又能看到真相資料了。

* 公、檢、法、司的警車司機成了「消息靈通人士」

中共邪黨末世瘋狂的一個主要表現就是所謂的「屯警於街」,警車滿街飛,日夜擾民。它們這樣裝腔作勢的表面目的是防控、嚇唬百姓。這些「滿街飛」的警車、警察,要麼不停,要停就是停在吃喝玩樂的燈紅酒綠之處。給這些警車(包括各種安裝有警燈的行政執法車)上發送真相資料,也是救人的好辦法。於是,公、檢、法、司的警車司機就成了「消息靈通人士」。他們把警車開出去,不論是白天還是夜晚,不論是公幹還是辦私事,只要把車子停下來,人離開,那司機座位前的擋風玻璃窗上就會有真相資料出現。十有八九不落空。

再加上這些警車司機平日裏主要是為領導服務,深知他們的心態和行徑。因此,他們對中共邪黨越來越沒有信心,對未來越來越感到憂慮和迷茫。一有機會就把車子「丟」到街上,想弄一些真相資料醒一醒腦。

有一位某邪黨法院的汽車隊長,手下管著十幾輛警車。聽手下弟兄們議論法輪功真相熱鬧的很,也想出去碰碰大運。本來他上街買菜比較近,不用開車去的。這天他也把車子開到街面上,故意把車子停在離菜場較遠的僻靜處。然後探頭探腦的東一望、西一望,好像在盼望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似的。發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看他那模樣,就沒有給他的車子放真相資料。這既是出於安全方面的考慮,也是不浪費大法資源。因為其他司機(警察)收到的資料,他都有機會看到的。

* 警察誇讚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

某警察支隊的住宅區院子很大,裏面停著警察及家屬使用的各種交通工具。也許是他們明白的一面在等待著法輪功學員給他們送真相資料,也許是他們仗著自己是威權單位不在乎,所以那大院門日夜都是不關的。救人的法輪功學員發現後想,這裏面的眾生也是應該得救的,還不能漏下了。

在一個週六的清晨,法輪功學員帶上特製的重量級真相資料包,直接進去就發。剛剛做了一部份,法輪功學員一回頭,發現值夜班的一個大個子警察出來了,堵截在出口處,但他沒有喊叫。這麼冷的天,又是一個週六的清晨,這警察居然聽到了響動(大門內的鐵檔滑板被自行車碾過發出了響聲)。法輪功學員當機立斷往外撤,猛踩自行車直衝擋路的警察而來。同時發出一念:「定!不准干擾法輪功學員發資料救眾生!」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看得出警察的目光是兇狠的,而法輪功學員的目光則堅定、自信略帶笑意。在擦身而過的瞬間,那位被定住的警察竟然軟巴巴地說:「伙計,大哥呀!敞著衝!」已經過去了的法輪功學員聽到後禮貌性的敷衍了一句,大法的威力讓弟子化險為夷。

(三)保安

* 寒夜裏還開著臨街窗子的保安值班室

某市有一重點學校,師生員工約數千人。平日裏那學校的大門都是由幾名保安把守著,三班倒。那寬寬的鋼拉門除了學生上學、放學時全拉開之外,平時只開一個容單身出進的窄小通道。有陌生人想進去,保安會盤問、跟蹤、遠遠的觀望。法輪功學員為了救度這一方的眾生,首先著手解體保安背後的邪惡因素。用飛投、拋投的方法給保安送真相資料。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保安們的狀態有了改觀。他們渴望真相資料了。常常把保安室臨街的窗子的玻璃窗門和紗門都拉開幾寸寬,然後他們就到室外去閒呆著,讓法輪功學員直接把真相資料從窗口投進去。有時夜風緊、夜風涼,保安們不得不把窗戶拉上。法輪功學員就把真相資料放在窗戶玻璃窗的外面靠著,但很快就會有人把資料收進去。

這些明白真相後的保安一個很重要的正面表現,就是把出進的通道開的寬了一些,也不盤問出進人員了。法輪功學員就可以暢通無阻地進去救人了。法輪功學員有時在寒風颯颯的夜晚從該校經過時,看到保安值班室裏那北面臨街的窗戶還拉開著一個等待真相資料的窗口,內心就能深深感受到眾生盼望得救的心情和自己所肩負的歷史責任,深為自己作為一個救度眾生的法輪功學員而自豪。

* 不願被邪惡所驅使──虛張聲勢的監控室和不看屏幕的保安員

法輪功學員在進入到某些大型社區或企事業以及某些重要單位發真相資料時,常常不經意的到了監控室的門外或窗下,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室內有那麼幾個或十幾個顯示器在工作著。本小區院內的一切情況盡收眼底。有好些個保安甚至還正襟危坐的望著顯示器,一副一絲不苟的狀態。那麼為甚麼大法弟子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散發真相資料他們就沒有一點反應呢?從另外空間來看,是有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保護;從常人社會這個層面來看,這些保安啊、監控顯示器啊往往都是一種擺設和虛張聲勢。

據法輪功學員多次身臨其境地近距離觀察、審視,發現不外乎有這幾種情況:監控顯示器雖然開著在工作,但沒有保安員理睬它;保安員對監控顯示器屏幕產生疲勞反彈。不論是坐著的還是站著的,幾乎都是背對顯示器而不願面對屏幕;即或有人坐在屏幕前的椅子上作沉思狀,但那只是一種心不在焉的熬夜。只要看看他們眼眶裏那種沒有精神的懶散目光,就知道那是一個作為生命的主元神,因為對未來深深的絕望或擔憂在罷工。

將證實法中的一點體驗、體悟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