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七歲老同修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我今年九十七歲了,是九七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此前滿身疾病,肺氣腫、風濕性關節炎、手關節腫大、老胃病,特別是五八年餓出的浮腫病,那時頭腫得像小盆,身上腫的一按一個坑,全身腫的發亮,不斷長出氣,腦袋空的像暈頭小雞一樣,病了幾十年,吃盡了苦頭,生不如死。那時聽說哪裏有好醫生,再遠也得去看。中藥、西藥吃個遍,又找了不少偏方,沒有一個能治了我的病的。

就在這走投無路的關鍵時刻,我的緣份到了,我發現兒媳剛煉法輪功半個多月,就像換個人一樣,精神起來了。我和兒子說:「你看妞妞她娘,真的煉功煉神了,現在是面色紅潤,走起路來蹬蹬響。」兒媳說:「我現在才知道甚麼叫無病一身輕了,過去誰都知道我多種疾病纏身,我經常說別人得的病我得了,別人不得的病我也得了,做夢都沒想到身體變化會這麼快。」

看到煉法輪大法這麼神奇,我和兒子也加入到修煉行列。由於我們娘仨都修煉法輪功,在修煉中遵照師父教導的「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們仨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每天學法一、兩個小時,有時兩、三個小時。我沒文化,學法中都是兒子、兒媳念,我聽,在法中受益可大了。

我是開著修的,沒修煉前我的天目就開著,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間的東西,在這裏就不多說了。開始修煉後第一次參加在外集體學法,回到家我就看到房間裏牆上有個大法輪在那轉,但我開始不知道是法輪,對我的孫女說:「你看牆上有個大花團在那旋呢。」孫女說:「奶,那不是花團,可能你看到的是法輪吧。」我和書上的法輪一對照,果然不錯,就是他。事隔幾天,我在集體煉功點打坐時,突然有個和尚穿著黃袈裟也在我前面打坐。我每次打坐,他每次都如此出現。由於剛修煉不懂這些,老想看看是真是假,用手一摸和尚不見了,從那再也沒有見到過他。

修煉後,師父呵護著我度過一個個難關。通過修煉不到兩月,我身上的疾病全無,走起路來身上輕飄飄的像年輕人一樣,吃起飯來那個香啊,就像老也吃不飽一樣,睡覺更香。在九八年十月份,師父把我以前的病根徹底的推了出來。說話間突然臉就腫了起來,而且腫的又快又猛,不到半小時臉腫的像小盆,全身發亮,一按又是一個坑。通過修煉告別了一年多的痛苦如今又翻了出來,全身又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整個身子酸疼、頭重腳輕不能睜眼,這時多年的肺氣腫也發作了,喘的我出氣多、回氣少,幾個房間都能聽到我喘氣的聲音,十多天不能入睡。這時我坐那都很困難了,只有側身蜷縮一團,說話的氣力都沒有了。鄰居聽說我快不行了,都來看我,安慰我注意點身體,該看病看病,該吃藥吃藥。我告訴他們說:「請你們放心,我不會出問題的,這是師父把我過去的病根都推出來了,很快就會好的。」

一天夜裏,我挺起了精神起來打坐,不一會聽到有人問我:「你還腫嗎?」我說:「還腫。」他說:「不礙事,慢慢就好了。」第二天夜裏在打坐中又問我:「你還喘嗎?」我說:「還喘。」他說:「不礙事,慢慢就好了。」兩天後的夜裏在打坐中問的還是那樣的話,不過最後他告訴我說他是如來佛。那時我還真不知道如來佛是啥意思。天明後和孩子們說,他們都很激動,說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鼓勵我一定要活下去,我和他們說:「病的再厲害,我也不怕,只要信師信法,這是師父對弟子的呵護呀。」

到了第二天夜裏十一點多鐘,「病情」突然加重,又添了個拉肚子,拉的我提不起褲子來。拉了幾回剛到床上坐下,就看到師父穿著黃袈裟,從對面那頭也上了床,特別是師父腿快抬到床上時,腳向上一撩袈裟,正好看到師父是光著腳上來的,(和法像上那個打坐照片一樣光著腳)師父這時往床上一坐,就和我說:「你看他們倆在煉功呢,你也煉功吧。」

這時我激動的不知該怎麼好,淚水一個勁的往出淌,怎麼也擦不乾。坐在那裏煉著功,這時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感到一生中從來沒有那樣的幸福、舒暢、甜美,那種感覺用盡人間的任何語言也難以表達出來。一個小時後,睜眼一看,也不知師父啥時候離去的。天明醒來,奇蹟出現了,身上也不腫了,也不喘了,也不拉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又恢復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的「病」好了,這對我們的遠近鄰居震動很大,都說這法輪功真神奇,這可是我們親眼看到的,不是一般的法。這麼嚴重的病人,這麼大歲數,不住院,不吃藥,一夜之間病全好了,真不可思議,我們也得學。有的直接上門來學煉,有的說:「這老太太信的真,她老師真的管她了。」

在修煉中,有時心性跟不上時,我們都會用師父的法去對照。有一次我的身體出現了以前肺氣腫的症狀,出氣、回氣都很困難,皮肉沒有知覺了。我和兒子說:「這是黑手爛鬼在迫害我,我不承認它,你快幫我發正念除惡吧。」十五分鐘後身體我就恢復了正常。從那天以後,我的身體又有兩次不正常的反應,一發正念也就好了。這時我心裏有點高興了:這邪惡怕我兒子發正念,一發它們就解體,滅盡了。這麼一高興,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和孫子一起看電視時,我問孫子:「那幾個是外國人還是中國人呢?」孫子心不在焉的說了聲:「自己看不出來嗎?」孫子這一句話氣得我飯不能吃、覺不能睡,心想:敢頂撞我,太不孝了!馬上下一關又上來了,緊接著我全身腫,像得了重感冒一樣,起不來了,讓兒子發正念除惡也不管用了,眼看著情況一天天加重。師父說:「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轉法輪》)師父讓我向內找,過去找了幾次找不到,不會找,現在只有認真找一找了。爭鬥心、怨恨心、愛面子心、愛聽好聽話、愛發脾氣等等。找到這些不好的心以後,可真靈,所有不正常的狀態都好了。從那以後,我就用師父「向內找」的法,度過了一個個難關。

通過這兩件事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呢,看我的歲數大,身體又不好、又沒文化,在加強我的修煉信心呢。我不知道該怎麼樣感謝師父,每想到這我幸福的淚水總是擦不完。八十多歲的人了,師父還這樣的關愛我,我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才對得起師父,對得起大法。師父叫我看到這個法的真實、奇妙、偉大,我知道這不是在做夢,這是真的。要想跟師父回家,修圓滿,就得學好法,「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轉法輪》)。

沒文化也得學好法,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師父叫做的一切。從那時起,一天不學法,就吃不香、睡不好,第二天必須得把這丟失的補上。有時實在沒辦法學,就找我的孫子孫女給我念,有時鄰居來了我也求他們幫忙,有時跟前實在沒人,我就回憶著背法。到該發正念時,有時身邊沒人,都是師父拍拍我的手或肩膀叫醒我,醒來後看看屋內沒人,一看錶正好該發正念。最後我也把這睡魔戰勝了,幾乎達到每天十幾個整點都發正念。

為了讓學法落實到實處,凡來我家的遠親近鄰,我都要給他們講邪黨的腐敗,天災人禍不斷,三退保平安。有時兒子兒媳講真相救人出去的晚一點,我就催促他們快點,利用好一切時間,家中有甚麼事回來再辦,這正是和邪黨搶時間救人的時候,我們不能耽擱。我經常想,我是個小腳走不遠,兒孫們再不多做點,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就不是大法徒。

第一次投稿,並請他人代筆,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