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迫害法輪功以來,廣東女子監獄就充當了迫害好人的黑窩,不知道每天在這裏發生多少件人間慘事,但在共產邪黨的黑暗專制下,這些都在無休止的重複著。

廣東女子監獄,原在韶關,後搬到廣州白雲區,監獄外表象花園般,十分漂亮。是邪黨用人民的大量血汗錢建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用的。

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警除了常用的暗地指使犯人,趁人去開工,打學員外,還採用了更多隱蔽的邪惡手段,下面略舉一些:

一、全天段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自由

惡警不敢自己公開出面迫害法輪功學員,用減刑等各種好處利誘犯人,監督法輪功學員。每天二十四小時貼身緊跟,無論你是站,坐,上廁所,吃飯,睡覺,一分鐘都不放鬆監視,連合上眼,嘴蠕動這些小動作都不准,更不要說煉功了。只要包夾的犯人跟法輪功學員稍微有些熟悉,或彼此有來往,立即就換另一批包夾。他們怕包夾被法輪功學員同化了,沒法達到他們打擊迫害好人的目的。所以,隨時換新的包夾來實施迫害。

二、斷章取義大法經文,迫害洗腦法輪功學員

他們經常誘使法輪功學員跟他們誤話,既斷章取義,加以反面宣傳,抹黑煉功人,污衊大法。如有法輪功學員說,修成了要甚麼有甚麼,他們便抓住這點,歪曲,污衊法輪功學員妄想不勞而獲,誰不知法輪功學員在李老師的教育下,是最勤勞,最懂得吃苦的一群人。

他們還片面摘取大法的經文,然後洗腦認識不清的法輪功學員,以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目的。

三、厚顏無恥,不分善惡

許多惡警自稱自己是邪黨的暴力機器,就是要運用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不知這樣做,極其邪惡,違背人理,天理,不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來早與來遲。他們竭盡手段,長時間不讓學員睡覺,上廁所,以達到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

四、經濟迫害,無論是法輪功學員,還是常人都不例外受迫害

邪惡這套腐敗機制,在無法無天的監獄裏更是大行其道,一隻塑料桶,在外面五塊錢就可買到,同等質量在監獄裏要十八塊錢才能買到,一個面盆在外面三塊錢可買到,同等質量在監獄裏賣十塊錢,花生可能是過期的,比外面貴兩三倍,被子是蓋不暖的。

惡警們到外面成批成批的採購過期食品,只圖便宜,可到監獄裏賣多賺錢,一點都不用受誰監督,食堂的伙食差得令人無法想像,食堂菜譜上的菜名十分動聽,所謂的紫菜湯,連紫菜的影子都很難找。所謂的雞肉,便是一個價值二塊五人民幣的雞殼,斬成二十多小塊,每人分一小塊雞骨,有人說他們的伙食太差,他們卻厚顏無恥的說:「差,也沒人去告我們!」有個犯人親屬去探監,問他母親,在這裏過的怎樣,他母親回答:「可惜菜無油」就這麼一句簡短的話,這個犯人被扣工分,這工分意味著要多坐半年冤獄,誰敢去告他們?

有目擊者親眼看到,上面來檢查的領導,親手把檢舉箱裏的信直接交給該監區的區長手裏,讓他自己處理,在邪黨這種專制的統治下,誰有冤可伸?

有人估計監獄每年的黑心錢是幾百萬,幾千個的犯人,都是她們惡警的砧上肉,超時的勞作,為她們帶來豐厚的獎金,但卻使她們的道德更墮落。

在利益的誘使下,犯人也更惡,有個廣州的女經濟犯名叫黃小梅,大約五十多歲,在四監區被惡警利用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很賣力,善於欺上瞞下,從中騙取利益。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惡警們其實已遭報應,只是不悟,女子監獄的惡警們有個怪現象,就是好些女警察結婚了卻老是懷不上孕,即使懷孕了也老是墮胎,有個叫蔡少華的女惡警,迫害法輪功弟子她最「勇敢」,據說已墮了三次胎了。

但作惡多端的惡警們為了眼前的一點利益,利用惡黨喉舌─央視誹謗法輪大法的節目,變著花樣欺騙學員,佛山大學原法輪功學員曲光瑤,白鴻,董馨,深圳原法輪功學員柳濤和其他一些地方的法輪功學員被欺騙轉化後,叫去跟邪黨官員開座談會,未經她們本人同意,被邪黨錄了像,並斷章取義製成誹謗法輪功的碟片和一本書,拿來繼續欺騙其她學員,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此我們忠告那些還在繼續被邪黨欺騙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們;不要為了眼前的一點利益,幹了毀滅自己並禍及子孫的愚蠢事。

附部份惡警名單;

原監獄副監獄長;張志萍(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升官)
現監獄副監獄長;羅暉(專管「六一零」)
區長:陳小蘭、吳鴿、肖紅
警察:蔡少華、楊偉娜、周希裔、劉素麗、溫蔚、陳娟、秦傑、蘇燕芬、韋愛娜、沈明珠

迫害法輪功學員較賣力的部份犯人名單:
黃麗珍、黃小梅、屈敏儀、付錦雲、吳安芳、趙量、李麗璇、曹日玲、鞏楓、黃愛華、黃豔娥

同時也請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人拿起筆來,把這個人間煉獄的惡行公諸於眾,還正氣於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