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女子監獄「文明」背後的邪惡野蠻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廣東省女子監獄,號稱屬全國一流最「文明」最「先進」的中國司法部直接管轄的「文明女監」,讓我們大家共同揭開它的虛假面具。監獄就是中共邪黨的一個縮影,看到監獄如同看到了全靠謊言起家的共產邪黨。

四監區是主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基地。每一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第一站是強行送入四監區,「610」惡警監區長伊利紅專門帶領一幫法西斯蓋世太保們以各種方式體罰折磨大法學員,唆使、鼓勵、縱容其它刑事犯們共同參與迫害大法學員,採用迫害的類型是:誘騙、利誘、恐嚇,強行洗腦,甚至隔離暴力語言批判批鬥,強姦精神、思想,摧殘性灌食;以驗血為名來偷血、辱罵;對不轉化的大法學員不給去飯堂集體用餐,不提供充足食物,故意裝少飯,飢餓大法學員;罰站、長時間保持痛苦姿勢,罰蹲,罰坐折磨性的一種坐姿,不准動;跟蹤二十四小時監視,剝奪睡眠;電擊;不准上廁所,限制上廁所次數;不讓購物,大小便例假等沒有起碼具有的衛生用品;涼水澡,甚至不讓洗漱,逼迫放棄信仰,直至所謂「思想徹底轉化」。許多大法學員被迫害的舊病復發,身體健康明顯變差,被逼講假話,精神病,甚至有的生命垂危。

在精神上,很多堅定的大法學員,如陳靜、鐘揚、曾青、周梅林、嚴紅專、韓月娟、李曉秋、葉小潔、謝坤香、鄧暉、袁曉琳、楊小蘭、吳佩芬、李美萍、陳春麗、馬美嬋等等都曾遭受過惡警惡犯們整日整夜的車輪戰心理圍攻,二十四小時遭斥責、辱罵、恐嚇、威脅,暴力批判、批鬥等人身攻擊是家常便飯。惡警及惡犯們用各種下流惡語對法輪功創始人進行攻擊,進行各種謾罵和大搞對法輪功學員人身攻擊。

女監外表裝修似一所整潔、現代化的大校園,「人性化管理」是女監時常放在嘴上的口號,但這一切的改善並沒有對法輪功學員有好的轉變,有外賓參觀時,伙食會突然改善,監區從上到下都很緊張,被嚴密夾控攻堅的法輪功學員都絕對不可隨便出屋或走動一步,甚至被立即帶到車間「隱藏」起來。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在節假日等戶外活動全都取消,嚴禁參加。

四監區每層樓設有一間小屋,掛牌「談話室」,其實,二、三、四、五樓的「談話室」是長期用來隔離關押強制洗腦、強姦精神與思想的黑屋,特別是三、四、五樓的談話室裏「610」機構專配有電視,小黑屋窗上、門上、牆上、都貼上誣陷法輪功的漫畫、圖象。

這幾個「談話室」也是女監的行刑室,獄中獄,惡警們施暴、撒野的魔窟。很多堅定的大法學員在那裏遭受非人虐待。如葉小潔、謝坤香、楊小蘭被折磨的精神受到嚴重刺激導致精神病,談話室時常傳出的是哭喊聲、謾罵聲、呵斥聲、拍桌子、摔東西、摔凳子等刺耳聲、咒罵聲,一群如惡魔般的惡警及惡犯們充滿魔性,失去理性般對不轉化的大法學員亂叫、亂吼、亂罵、胡攪蠻纏。在談話室的小黑屋中,曾青、周梅林、亞紅志、韓同娟、李曉秋、葉小潔、謝坤香、鄧暉、袁曉琳、陳春麗、楊小蘭、吳佩芬、李美萍等等大法學員被封閉隔離在所謂談話室的小黑屋中遭批判、批鬥,強制洗腦,長期剝奪睡眠。

珠海大法學員曾青寫信揭發四監區對大法學員的非法虐待及遭受迫害,四監區惡警們伙同惡犯們作假口供誣陷曾青,逃避駐監檢察院的調查,曾青因此遭受到四監區惡警及惡犯們的打擊報復,更嚴重虐待等折磨。

女監時常鼓吹「人性化管理」,過年過節搞的文藝專場,監獄小專場是最具迷惑性。強逼大法學員練氣功,跳健身舞,時常的歌舞昇平,以此作秀,美化強制洗腦「轉化」真實的情況。被強制「轉化」後的人大多數病業重返,精神頹廢。

「610」惡警們為了掩蓋強制「轉化」後帶來的不良情緒,時常偷偷在家拿些小食品,小恩小惠惡犯及「轉化」的學員,偷偷在外租些社會上流行的韓劇及搞笑碟片,假情假意帶「轉化」的人到戶外運動,打球、散步等,以此造成假相,其它有開工的服刑人員收工在路上看到此情景還講對法輪功人真好,我們坐牢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享受到如此好的待遇。實質上,這些服刑人員全天去車間開工哪裏看到「610」惡警及惡犯們把法輪功學員單獨留在監倉是如何非人虐待法輪功學員的,她們哪裏知道這些「610」管教用這虛假行為目地是想轉移法輪功學員思想,想法輪功學員們能多放鬆,變的思想麻木,跟著它們撒謊。

在惡黨控制的女監中,對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所謂「人性化」伎倆,全是掩蓋它們背後邪惡迫害的障眼術,欺矇誤導全世界對監獄及惡黨迫害法輪功的認識,以維持它的苟延殘喘的壽命。它們的企圖是想將法輪功學員全面洗腦,渙散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它們把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成死不成、生不如死的悲慘境地,目地想讓人怕它們,延續它們的暴政。

四監區對大法學員是誰都可以隨便欺負,無論何種類型的刑事犯,任何人都可以隨便辱罵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這是監獄下的政策,夾控犯們伙同被矇蔽的服刑人員在監舍裏故意找茬挑法輪功學員的毛病,它們心情不好時隨時可以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發洩,把法輪功學員當出氣筒般虐待、辱罵。每天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會遭到無數次的辱罵人身攻擊。

四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包括了方方面面,就連上廁所這樣的事也被用來迫害。「夾控」犯被四監區給予了很大的權力,如他們可以與其他犯人享受優惠待遇,不去飯堂吃飯,在犯人開飯前它們可以提早吃上熱呼的飯,可以比任何人提早洗熱水澡,洗衣服,不用幹活,隨時可以偷機躺床上睡覺,可以吃到在監獄買不到的食品,違反監規不受處罰,減刑容易。為此這幫惡犯們對「610」惡警們唯命是從,它們聽從惡警的指使,用暴力語言攻擊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不給大法學員吃飽飯,二十四小時監控大法學員,並記錄大法學員的言行,但大多數全是憑它們的喜怒哀樂而作的假記錄。這幫惡犯隨時在「610」惡警面前誣陷大法學員,挑動「610」惡警更加嚴重打壓大法學員。這幫惡犯毫無人性,視大法學員的痛苦為樂,時常還講「對待你們這幫人,我們有的是招,方法是如秋風掃落葉般無情,整死你們太容易,敢不聽我們的話,有你好看的。讓你好看的在後頭。我們要上書國務院,槍斃你們這幫法輪功。不槍斃你們太便宜你們啦,看我們怎麼整死你……。」惡警在旁聽到還洋洋自得。

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行動全在這幫流氓土匪的監視中,而且一切行動也由它們說了算,就連上廁所也由它們說了算,喝水也由它們說了算。它們還要求任何服刑人員與法輪功學員不准講話,不准同情法輪功學員,誰幫法輪功學員講一句就被告到惡警處,受處罰。

在四監區,「610」惡警及夾控惡犯們警匪勾結,惡毒強逼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四書」「五書」並強制按它們的規範要求寫,它們幫著不斷修改,還要求法輪功學員寫「轉化」書時要寫多些,詳盡些,最少10頁以上內容。要求「轉化書」寫的語言樸實,這樣寫出來的文章讓別人一看才能打動人,別人會相信,教唆撒彌天大謊的時候在細節上下功夫,不厭其詳,還說因為細節最能打動人心,打消上級考核時對假轉化的疑問,不然就開始嚇唬法輪功學員,從頭開始學習,從頭開始洗腦,直到寫出的「轉化書」合標準為止,陰毒地造假,陰毒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強逼法輪功學員唱愛黨的歌曲,強逼寫「轉化書」的法輪功學員從今以後改變面容,要時常笑,否則讓上級領導看到沒有笑容的臉以為是假「轉化」,以免從新又進小黑屋洗腦。寫完「三書」、「四書」的人,經張志萍監獄長「610」鄭主任、劉主任假惺惺單獨談話考核,談話內容不外乎全是講誣陷法輪功的歪理邪說,它們認為合格的就分流下監區,直到完成「五書」。它們還無恥地拿著攝像機,叫轉化者在服刑人員大會上作歪理邪說的「現身說法」最後強逼參加監獄組織的分類「學習班」為期兩個月,這兩個月又是嚴酷的精神迫害,緊張的學習內容及時間,怕這些學員相互之間遞眼色,或傳紙條或反彈。「學習班」結束逼著轉化者表演節目,以示掩耳盜鈴,認為「轉化徹底」。

在女子監獄,每個月底都要對全監服刑人員灌輸「愛黨」的毒素,學習監獄專制的學產書,書中有誣陷法輪功的內容,監獄每個月的月底控制考試的命題權,就是佔用服刑人員的休息時間和腦力運用,服刑人員們不得不花十幾倍甚至幾十倍於學習其它內容的時間,記憶背誦那些黨文化的內容,應付月月的考試及格,才夠減刑資格,考試不及格則受到四監區監區長的延長勞動時間及罰洗碗罰抄幾十遍書,包括法輪功學員都時刻受到處罰。

在廣東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被管束的極嚴,強行隔絕對周圍的了解,絕對分開監舍住,其它服刑人員可以相互之間隨便閒聊,而法輪功學員之間是絕對不能相互見面,更不可能隨便說話。惡警及惡犯時常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故意找茬,想激起法輪功學員違反它們的所謂監規,以此想達到它們對大法學員加刑的邪惡圈套。邪黨的惡警惡徒們表現的無法無天,甚麼壞事惡毒之事都敢幹,道德極其敗壞,滿嘴謊言,行為極其低下。

廣東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例是邪悟的,全是在邪惡高壓折磨下,被逼違心寫下的謊言「五書」,那「五書」充滿了血腥暴力。廣東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包括「轉化」的人都是重點監控,惡警們自己也知道那些在邪惡的高壓下「轉化」是假轉化,它們對待法輪功學員全用笑裏藏刀的手段,一旦達不到預期的目地,它們會變另一副嘴臉,充滿殺氣,完全是赤裸裸的暴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