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女子監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廣東省女子監獄是廣東省監管局直屬單位,是中共邪黨在廣東省迫害女大法弟子的邪惡集中營,2002年從韶關遷至廣州市白雲區竹料鎮,由八個監區組成。惡黨大量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建成具有先進監控設備的監舍、廠房及辦公樓,每天強迫三千多在押人員進行無償的苦力勞動,並對其強制洗腦。這些在押人員成為邪黨榨取金錢、製造恐怖和發洩淫威的奴隸。

1999年7月以來,廣東省女子監獄不遺餘力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並與廣東省其它監獄、勞教所等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互相「借鑑」以加強迫害。據不完全統計,先後非法關押、迫害過150名以上大法弟子,至今仍在不斷非法收押全省各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

一、與廣東省監管局形成「一條龍」迫害模式

由互監組(3─4個女犯人組成)──管教小組(3─4個警察組成,分「主攻手」和「副手」)──監區長──監獄610科室小組──監獄長──省監管局610小組組成「一條龍」迫害模式。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如果被迫向邪黨人員妥協「轉化」,就要受到一步接一步的迫害,最後必須由監管局「驗收及格」才准許通過接受苦力勞動「拿減刑成績」。他們用打罵、體罰(包括長時間剝奪睡眠、電擊、苦役等)、注射毒藥、非法剝奪其他眾多犯人的權利以挑動他們對大法弟子的仇恨與暴力,來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一旦妥協,就會受到進一步迫害:寫所謂「保證」「悔過」「揭批」「自我交代」「現身說法材料」,在八百多人面前公開接受批鬥,被迫練附體氣功、表演污衊大法的節目,還要到五監區「集中鞏固學習」一個月並「驗收合格」才准許參加苦役勞動,之後要每月上繳所謂「心得體會」,不定時受到盤問等等。

二、重罪者監管無罪者

廣東省女子監獄惡警人數不能達到時刻維持迫害,他們就利用惡犯來做幫兇協助迫害。先是給他們洗腦達到仇視大法,再用威逼利誘等手段讓其就範,讓其與大法弟子組成「互監組」,採用「連坐」方式,對大法弟子的言行進行嚴密跟蹤記錄,對不轉化的弟子打罵、侮辱,體罰,並發動組長、樓長、事務犯及所有被矇蔽的其他犯人共同監督迫害。這些「互監組」犯人往往刑期較重,卻監督刑期比她們輕的多的大法弟子,這本身已屬違法。而深諳法律的監獄對此卻鼓勵縱容,並在罪犯中形成惡劣風氣。五監區罪犯賀靜毆打大法弟子,遭惡報當場病發被抬進醫院。

三、酷刑迫害、注射毒藥

高壓電擊:有用數根電棍直接電擊的,有讓人站在齊腰深的水中,用電棍插入水中通電電擊的。是對堅持煉功的大法弟子最常用的迫害方式。

苦役體罰:故意定下高額勞動任務,使初進監獄的大法弟子完成不了,以「補償勞動時間」為藉口,強迫其洗碗,通常洗完全監區近800號人的飯碗已到下午勞動時間,就接著勞動。馬建容雙手由於大量接觸洗潔精和熱水,嚴重潰爛,惡警趁機要她屈服寫「保證」。惡警魏曉磊還強迫陳利東負責清潔全樓層12個監舍的衛生,並下令陳不轉化就逼迫全樓層犯人不准午睡。

注射毒藥:大法弟子謝坤香被關押在醫院監區數月,強迫注射不明精神藥物。

長時間剝奪睡眠:所有在押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受過此折磨,被強制頭頂一本書,兩腋下各夾一張紙,兩腿夾一張紙,背靠牆夾一張紙,惡警輪番攻心,(此期間還不讓上廁所、不准洗漱)天亮了就繼續參加苦役,中午藉口沒完成「勞動任務」,要被迫洗全監區近800人的碗,罪犯歐淑嫻藉口謝坤香「頑固」,故意把洗碗燙水潑到她的胸口。袁曉琳白天被迫勞動,晚上罰站到天亮,連續兩個月之久。罪犯付貴芬在惡警指使下,撕破「文明監獄」的畫皮,對堅持煉功的楊小蘭大打出手。

強行灌食:凡是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如閻紅專(被灌一個月)、張春妹、曾青等等幾乎都被施此酷刑。

四、高壓精神控制和折磨

監獄反覆在全監播放污衊大法的錄像,強迫全監犯人、警察洗腦,包括犯人入監和出監的所謂「教育學習」過程,使的犯人被矇蔽後自覺當迫害大法的幫兇。大法學員備受種種折磨,即使妥協也要經過重重「關卡」「考試」「驗收」才能與其他犯人一樣通過苦力勞動拿「減刑成績」,此過程最快也要拖一年的時間。在接見親屬時,即使是所謂「驗收及格」的妥協者,達到「普管級」也不能像其他犯人一樣與親人交談,身邊還有一個錄音機錄下談話內容。

善良者受到如此非人迫害,連殺人放火、強姦、拐賣婦孺的窮凶極惡者都不如,致使整個監獄犯人警察的良知喪失殆盡,「假惡鬥」的邪黨觀念橫流,再犯罪率節節上升。邪黨就制定更嚴厲的懲罰措施,使減刑更難,犯人則仇恨更重,對警察死亡的新聞叫好稱快。監獄中人人自危,怨聲載道,那些被哄騙來當獄卒的年輕女警無論初期抱著多大期望要「改造」罪犯,不出一年就會變的容貌老醜,皮膚黯黑,性情暴虐和心理變態(如監獄文藝隊某管教就與犯人陳晨在辦公室內搞同性戀)。

獄卒們隨意指使犯人為她們鋪床疊被,搞衛生,送湯飯,心情不好時就拿犯人做出氣筒,肆意扣犯人的分,拖長其刑期、罰犯人抄寫「行為規範」到天亮、罰老弱犯人工作一上午後在烈日下餓著肚子操練、辱罵犯人是「豬狗」、向獄醫索要藥物治病和墮胎、與犯人搞同性戀等,烏七八糟。

與全國各地監獄、勞教所、洗腦班一起互相「借鑑學習」,據其中一本迫害經驗交流的冊子記載,僅北京市崇文區2003年止就辦過四千多期洗腦班。

五、販賣人口牟取暴利

女監以「人滿為患」為由,每年遣送幾百名非廣東籍犯人到其它省監獄,每送一個收取接受方五千元人民幣。被送者沒有任何選擇權利,之前只要還沒有報批的減刑成績一律作廢,等於要為所到監獄多幹幾年苦力。

六、粉飾掩蓋,大肆造假

除平時搞「監區開放日」造假欺騙犯人親屬外,嚴格監控犯人的書信、接見時與親人的對話,動輒以「洩露監管秘密」為由剝奪其通信和接見權。大法弟子不寫「保證書」就剝奪其接見親人以及購買食品的權利。為評上全國文明監獄逼迫犯人趕寫假台帳;逼迫犯人接受公開批鬥、表示悔過和感激以標榜「改造業績」;逼迫犯人再冷也只能穿兩件低領毛衣以展示「容貌整潔」等。與廣東電視台勾結搞「民聲熱線」節目大肆為自己塗脂抹粉。

四監區罪犯黃小梅,迫害大法弟子不遺餘力,勾結管教肖某企圖在獄外行賄,結果帶口信的犯人再次犯罪時在口供中洩露此事,肖某怕東窗事發連累自己,主動揭發黃小梅,使其扣重分、關禁閉。

六監區原區長吳鴿迫害大法弟子不遺餘力,本擁有和睦家庭,其丈夫是監獄中有名的模範丈夫,有了外遇,使其精神更加不正常,與六監區犯人張麗大搞同性戀。


惡人榜:副監獄長:張志萍 羅暉
監獄610辦公室主任:劉國診 副主任:鄭珠娥
四監區區長:尹利紅
四監區610幹事:黃雲英
管教:於雲霞 肖利娜 林婧芳 劉映妮 李小靖 譚竹蓉 張新慧 閔×× 譚×× 廖君
王新 王鑫鑫 古國珍 朱雲潔 楊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