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神韻來英國威爾士卡迪夫市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當我們被告知需要為神韻演出找場地的時候,我想到了威爾士卡迪夫市的千禧劇院。它是一個壯觀的場地,就好像專門為神韻建造的一樣。

如果神韻能來到卡迪夫,救度威爾士的眾生該有多好啊。隨即我又想到了卡迪夫沒有學員,怎麼能辦成神韻演出?讓學員們為了推廣神韻而長途跋涉,對學員來講也不容易。

一位學員在網上的交流中說,在美國的一個小鎮,雖然只有一個學員,也成功的辦成了神韻。

這極大的鼓勵了我,我決定,為了能讓神韻來卡迪夫,我願意辭掉工作, 全職來推廣神韻。那一刻,我內心感到我註定是要這麼做的,而且我生生世世都在等待這個助師正法的機會。

當我跟妻子說,為了神韻我想提前退休, 她很生氣,說她受夠了,要離婚。她那時很認真,我知道這是對我的考驗。幾天後,她的態度就變的能接受了。

堅信師父

我沒有任何的經驗,別的學員比我更有能力,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師父,師父會給我需要的一切。

一次又一次,每當我感到極大的壓力和肩負巨大的責任,我只需要堅信師父。
同時我也感謝同修,在我正念正信不足時給我的鼓勵和支持。

堅定正念

在威爾士千禧劇院有會議前,只要可能,我就去卡迪夫,在劇院裏發正念。

當我和英國的協調人一起會見劇院的經理時,我給他放介紹神韻的光盤,他對神韻的藝術造詣非常驚嘆,然而同時他也有政治方面的顧慮,對神韻是否能在卡迪夫受到歡迎和盈利信心不足。

他說二月和三月劇院都沒有空,或許在四月會有一個演出被取消。

幾個月過去了,我們仍然沒有得到肯定的答覆。

我的直覺告訴我,經理已經和劇院管理層開了會,他們擔心可能會有政治壓力來自於劇院的贊助方──威爾士議會。劇院和議會和中共政府有緊密的政治和商業關係。劇院經理也曾透露,他們和重慶的一個劇院有合作關係,他們的管理層會去中國給那個劇院做顧問。

我不止一次的想,這件事成不了了。然而我也想,這對於威爾士來說是個好機會,人們等著得救,師父和正神都會幫忙的。常人阻止不了這件事。

我跟劇院高層人士明白的一面講,他們應該為威爾士人服務,應該憑良心做事,不要為政治或商業利益所左右。他們這樣做能完成史前的大願,幫助師父把神韻帶給威爾士人也會給自己建立威德。

就這樣,在不斷的和劇院經理通過電話和電子郵件商談中,他們終於同意神韻可以在四月演出兩天。

劇院的原則是由他們來通過自己的系統售票。經過多次協商,就在他們同意由我們來銷售部份的票時,他們聽到了來自以前神韻演出場地的負面反饋。他們似乎又不想這麼做了。

於是我們發正念,我們承認以前我們犯過錯,但是這一次我們想通過更好的合作和劇院建立良好的關係。

悟到合作的價值

在早期推廣神韻時,神韻協調小組和劇院管理層有一次重要會議,就在我將要出發時,我擰開了因寒冷的天氣而很久不用的水閘,水開始從房簷上流下來,幸虧我認識的一個水管工說能立即過來修理。當我到達卡迪夫時,妻子打電話哭著說,家裏到處是水,她沒辦法應付,要我趕快回家。

水管工告訴我,問題出在水管的接口不牢,他必須找到每一個接口。我悟到,這也許跟我做的事有關。

如果我們同修之間沒有很好的連繫,我們就會浪費很多師父為神韻在卡迪夫布下的能量場。在保持正念的同時,我們還得有良好的合作和組織,才能確保此事成功。我們必須形成一個整體,只有這樣的能量場才能救度眾生。

很多學員都說,他們到卡迪夫時都能感受到這個能量場,這也給我們創造了一個好的修煉環境。

記得有一次同修讓我做其他的事,我說太忙了就推了。那以後好幾天,我感到我失去了另外空間神的幫助。這是個很大的教訓。當我向那位同修道歉並按他說的去做時,我感到神又回來幫我了。

售票中的堅信和修煉

劇院經理對我們推廣神韻的工作表示讚歎。然而就在演出的幾週前,他收到了來自各個組織和公司的抱怨,說他們反覆收到相同的信息。

在一個網絡會議上,我們都認為,在推廣方面我們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只需要集中精力發正念,和提高心性、堅信師父了。

我知道在學員中有很好的交流,其他項目的學員也都在持續不斷的發正念。我們努力不去想賣了多少票,而是想有多少人能得救。

就在演出前,在卡迪夫已經形成了很強的能量場,有八成五的票售出。每一場演出觀眾都起立、熱情的鼓掌。

了不起的修煉人

當我們開始推廣神韻時,我們租了一個公寓,我希望同修能來幫忙。結果六位華人同修來了,其中只有兩位會講英文。

不會講英文也來幫忙的同修讓我很感動,我感到慈悲的場正在擴大。她們幫忙貼海報,很多人都說是看了海報來買票的。

幾個月來,無論天氣如何,很多學員每個週末都來到卡迪夫賣票,有的人為此用光了所有的假期。有的學員資助經濟不寬裕的同修,支持他們推廣神韻。還有很多的幕後工作人員默默無聞的在做著。

能和同修一起把神韻請到卡迪夫來演出,我深感榮幸。這個過程中體現了修煉人是如此的特殊和了不起。 常人理解不了修煉人為何如此努力的工作並無私的給予別人幫助,而我們所得到的也是常人沒有的,他們只是在等待師尊的慈悲救度。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請指正。

謝謝師父!

(二零一零年大紐約地區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