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做好自己該做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得法那年才二十二歲,至今十五年過去了。一九九九年之後我遭到了很嚴重的迫害,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左右,情況才有了變化。

做好三件事

在這期間我離婚了。儘管自己那時帶著一個還在上幼兒園的孩子(現在女兒已經九歲),工作又處於極其不穩定狀態,但是由於我是修煉人,我的心態還是比較好,未受這些事情的干擾。工作少時,我就在家裏集中學法。能靜下心來學法,心裏感覺很幸福。除了讀《轉法輪》外,師父所有的海外講法我已經讀了十幾遍,或者更多次了。反覆讀師父的講法,漸漸的將我幾年來遭受迫害所造成的那種莫名的壓抑感一掃而光,我覺得自己逐漸地清朗起來。講真相時的心情和狀態隨之就不一樣了。以前就是想把大法的美好、把中共謊言的荒謬告訴別人,也不太注意場合,不去想他們當時是否能夠理解,不去想效果如何。雖然不是說白講了,但是相比之下現在做得更理智和智慧,效果自然就好多了。

我想我們講的「法輪大法好」是想向世人傳遞大法的善良、慈悲的內涵,而不單純只是一個概念。那麼我們如何能夠達到這個目地,就和我們修煉的狀態息息相關了。我體悟到的是,我們和常人接觸時如果經常是考慮他人的,就是師父所講的「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轉法輪》),那麼我們在傳達給這些信息的時候對方就比較容易接受。回頭看看自己講真相做的比較有效果的就是我教過的幾個學生,不僅都給他們勸退了,有的還看了《轉法輪》。那段時間我的心態比較好。有一次我問他們各自的夢想是甚麼,他們都說了,我問他們:你們知道老師的夢想是甚麼嗎?沒想到他們幾乎一齊表達了相同的意思「老師想讓全世界的人都幸福」,我當時就覺得,他們能這樣回答,是因為他們平時就很準確地接收到了我想要表達的信息。正因為如此,我平時講真相時他們都願意聽。

這是我的狀態比較好的時候的效果。當然也不是每次都能做到這樣,就是努力達到更好吧。

隨著學法我越來越清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常人中應該是甚麼角色。根據我自己的實際情況。我想:我就抓住這幾點下功夫,即:做好三件事,幹好工作,帶好孩子。師父講:「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就是努力做到在做三件事,在做常人中的事的時候保持修煉人的思維和行為狀態,而不是常人的那種狀態。

雖然經濟不寬裕,但是我早就購買了做資料必須的簡單設備。上網、刻盤、做書,我做的還比較早。沒有人教,自己琢磨琢磨就會了,還能幫別人處理一些簡單的技術問題。但是這些也是需要花功夫的。我平時就沒有時間出去玩,沒有時間帶孩子去學各種課後班。就是同修到了我家除了談三件事,其它的事情都不談,基本上就是琢磨如何做好資料這些事。

除了資料點之外,我還參加了一個講真相項目。這個項目需要花很多時間,即使有再多時間好像都不夠用,而且又累腦又勞身,但的確很重要,而且有能力參與的人很少。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應該做,可是又真的很累。有時候就會覺得很委屈,自己單身帶著孩子,三件事我都得做好,並且要做的事又這麼多,上班時工作還得做好,壓力怎麼這麼大呢。這時就會很消極了,就是耍賴了,甚麼也不想幹了,還會埋怨師父對我們要求太高,甚至還流過淚。這些念頭一出來,馬上就影響做事的速度和效果,陷入消極的狀態。我想這個時候就是沒有正念了。怎麼辦?於是我就加強學法,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包括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一看到師父,心裏就好受起來了,而且師父會給我往下消這些不好的物質,這樣就又恢復正常的積極的狀態。這種情況最近反覆出現幾次了。

我想自己已經體會到了「在無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的難度。我唯一的戰勝自己的這種消極情緒的辦法就是多學法,並且一有這種消極情緒馬上就要學法,不能讓這種消極情緒蔓延,它不屬於我們的正確狀態,不能讓它存在,這樣我才能做好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在和同修們的配合上,我周圍的同修還是比較默契的。可能大陸的同修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大家互相之間都多了一份理解,並且也深深的知道救度眾生這件事是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做的好的。所以大家都是很理解,很友好的在互相配合,互相鼓勵提高。很少去指責誰誰應該做甚麼,該怎麼做,也沒有人去看別人。大家基本上就是努力創造學法環境,積極參加集體學法,誰有想做資料的想法,有打真相電話的想法了,馬上有同修就幫忙給準備好。都是從學法當中達到了那個境界後再去做事,這樣就比較穩。幾年過來了,沒有出現過因為做真相的事被迫害過的,相反的大家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工作上等等,都越來越往好的方向發展。所以要想做好三件事最根本的就是學法了。

做好工作

除了做好三件事,我還很注意工作上的修煉。在去新的單位之前,我就發正念:讓這幾千人的地方能夠得到大法的救度,清除舊勢力對眾生的迫害,希望這裏的眾生能因為我的存在而得到救度。有著這樣的責任感,我平時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因為我修煉的時間長,學法學得多些,法自然就溶在心中了,所以平時和同事相處時基本都能保持一顆比較祥和的心態。同事都很信任我,願意和我合作,和我交流,有的年紀比我大的都喜歡叫我「姐姐」,我也就抓住適當的機會講真相,勸「三退」等。我在工作上從不糊弄,領導交給的任務我都會很認真的完成。領導也信任我,經常會讓我辦一些本職工作以外的事,我也不計較報酬,很認真的幫他去做。因為我還要照顧孩子,所以領導倒也不過份的給我額外任務,有時孩子有事需要我請假,領導都會很痛快的允許,還給我的女兒提供一些參加有意義的活動的機會。當然工作中也有不順心的時候,一旦出現我就馬上找自己,是自己不好的心引起的就趕緊去掉這顆心;不是自己的原因,我就當它是消業,儘量做到一笑了之,也就過去了。這樣我在單位的環境就能夠比較穩,生活上多了一份保障,也有利於做好三件事。

帶好小弟子

我對女兒在學習上沒有甚麼特別的要求,只要她認真做事,多動腦筋,平時多學法,讀大法的資料,自己也經常帶她學法。我還組織小弟子們經常在一起學法。她知道修煉是好的,將來要和我一起跟師父回天上去。她在班級還能給同學講真相,勸同學退隊。

我經常把她看作是自己的鏡子,每當看到她身上有甚麼毛病時,我都要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有這個毛病,然後跟她講,告訴她我們一起改掉。

她的爸爸在她小的時候基本沒有關心過她,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逼我和他離了婚。我想女兒是個小弟子,平時也應該是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所以我從來都是告訴她要看到別人的優點,包括她爸爸。告訴她,她爸爸在他能夠想到和做到的範圍內已經對她很好了,很愛她了。這樣,孩子也很理解他的爸爸,對她爸爸很善,經常關心他。看來她爸爸對此也很感動,對她越來越關心了。孩子還勸她爸爸修煉,給他寫郵件時還會寫上她自己背下來的《洪吟》中的詩。為此她爸爸又是感動不已。我希望隨著年齡的增長,她能夠做更多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

我對小孩子的關注沒有侷限在女兒一個人身上。雖然我生活條件並不好,生活壓力也不輕,但是仍然努力給小弟子們創造在一起學法、交流的環境。小弟子們曾經在我家裏學法,學傳統文化,一起煉功。家長們都很喜歡這樣的環境。但是我後來忙了起來,又搬了家,沒有堅持下來,很可惜。我倒是希望有這樣能力和時間的同修能夠做好這方面的事。我們的小同修的修煉狀況也不容忽視啊,尤其是現在大陸的這種惡劣環境下,對他們的修煉的考驗是很嚴厲的,他們自己很難把握自己。我們應該努力給小弟子們開闢出一片天地來。

以上就是我修煉的點滴體會,都是在學法中,在實修中體悟出來的。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一下,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