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成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從一九九七年十月到二零一零年的十月,我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已走過第十三個年頭了。

記得二零零二年三月剛到維也納的時候,我身上沒帶《轉法輪》,原因是在來奧地利的北京機場的時候,被我的母親把我藏在書包中的袖珍版《轉法輪》收走了。母親也是擔心我在機場受到檢查。來到維也納後我就幸運的聯繫上了法輪大法網站上的維也納聯繫人。同修麗麗送給了我在奧地利的第一本《轉法輪》。從此就繼續開始了我在奧地利的法輪大法修煉之路。修煉以來,我的第五套功法雙盤一直沒法堅持很久。在Stadtpark煉功點煉靜功的時候看到同修Melanie在那裏穩穩的雙盤,就在想,我何時也能這樣啊。我就開始用書包的背帶把腿綁好,開始是半個小時。煉第五套功法是很神奇的,即使在寒冷的冬天我的身體也會發熱,有時熱的手心和額頭都冒汗,當然更多的時候是痛的在冒汗。痛的真是死去活來的,這樣堅持了一年也痛了一年,然後就可以不用背帶去捆綁了。到現在我雙盤最長可以堅持一小時四十分鐘左右。

一.講真相

同修每週都會去中國商店送大紀元報紙,然後再把剩餘的舊報紙取回來,我幾乎每週都能得到舊報紙,幾十份到幾百份不等。最多的時候我記得是那種超市的購物手推車,同修送給我的積攢下的大紀元舊報紙足足裝滿了二車。通常我利用休息的時候,騎上自行車,背包背上大紀元報紙,就到旅遊景點去派發給中國遊客,如前往Stadtpark(城市公園),Stephansplatz(史蒂芬廣場),Heldpaltz(英雄廣場),Naturhistor Museum (
自然博物館),Parlment(議會大樓),Oper(國家歌劇院),Musik Verein(金色大廳),最後回到Stadtpark(城市公園),碰到中國遊客就送給他們報紙並給他們講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有一次在Stadtpark,我遇到一隊像中國高官的遊客,給這隊遊客當導遊的是中使館的官員,當我拿著大紀元報紙走上前的時候,這個使館官員動作非常迅速的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想對我動手。或許他經常這樣幹,不然「業務」不會這麼熟練。法輪大法弟子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平靜的對他說,我已經不是中國國籍了,想打人,你就試一試。他愣了一下就放手了。我就繼續對這些國內過來的所謂有身份的人講真相和勸三退。

從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評》面世後,我就開始給中國遊客發大紀元報紙和《九評》,並給他們講三退。大約二零零五年的時候,我開始使用維也納的免費Citybike自行車去發報紙講真相,就是在寒冷的冬天也沒有放棄。冬天的路有時很滑,我有次摔在地上,當時手掌摔的很痛,一看也沒有出血,就把手掌上的土小石子清去後,繼續趕路。

有一天在取車點一位Citybike維修技術人員看了電腦賬戶後驚訝的對我說,當時我是整個維也納騎Citybike公里數最多的一個人。東歐的同修陳來維也納的時候,也配合她和開車的同修Melanie一起去中餐館講真相促三退。有的餐館工作人員當時就同意三退。當然也有態度很惡劣的。這些都不會妨礙我們繼續下一家去講真相,促三退。

二.發神韻晚會廣告單

從二零零八年三月開始,我們維也納每年都舉辦神韻晚會,不論是西人同修還是華人同修都負責不同領域的不同工作。因晚上到各個劇院去發神韻演出廣告單的同修人手比較緊,我就主動的參與進來,加入到晚上到劇院發神韻廣告單的小組。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神韻演出再次在維也納舉辦,我們發神韻廣告單小組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就開始了晚上到不同劇院去發神韻廣告單,當時一位來自香港的同修也在幫助我們小組。記得有一次晚上天很冷,氣溫大約是零下十度,無法戴手套,因為散場的人走的很快,戴上手套就不能迅速的拿取廣告單。發完後,我的手被凍的麻木和像用針扎一樣的痛。後來知道那位同修的手被凍出了血口。台灣同修Jenny幾乎每晚下班後,都到劇院去發神韻演出廣告,發完後幾乎都是晚上十一二點鐘,她還要早早的起床去上班。然後下班再到劇院去發,Jennny還利用業餘時間,製作好每場不同劇院的演出時間表,方便大家查詢。

當時我根據神韻的演出時間,我把一年的假期共五個周,全部申請下來用於服務於神韻演出。雖然同修們很辛苦,但是當我們聽到人們說:噢,我知道神韻演出,我已經都買好票了。這時就會感到很快樂,感到吃的苦都很值得。到演出前大約用了五個月的時間,我們小組一共發出去大約八箱神韻演出廣告,約三萬二千份。到演出前一月左右我看到還有好多大、中、小近百份的神韻演出海報剩餘。有時和同修一起,有時我就騎上自行車到商店,音樂學校,市中心等允許貼海報的地方去張貼,到演出前幾乎全部貼完。

三.背法

從二零零五年十一月那時起我學《轉法輪》的主要方法就是以句為單位的背法(根據句子的長度通常是大約二到三句為單位這樣背)。到二零零九年年初我又背完了約第十三遍《轉法輪》。懷著一顆渴望再次突破自我、提高自我的心,從二零零九年四月我決定開始以自然段落為單位的方式背《轉法輪》。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只要錯一個字或者漏掉一個字,那麼這一段就必須從新再背。用這種方式學法,是對自己心的堅韌成度的一種考驗和磨煉。

我背法背的真的很苦,苦到自己無數次放棄。我也不知道自己放棄多少次背法,但每次放棄後都有一種不甘心,同時還有一種渴望勇猛精進的心。所以每次放棄後不久就又再堅持的背下去,到二零一零年八月,我用了大約一年零四個月的時間,以段落為單位背完一遍《轉法輪》。

在這一年多的背法時間裏,只要條件允許我都是採用雙盤的方式背法,感覺這樣思想更能集中,背法的效果也更好。當然當腿疼到不能堅持的時候,為了不影響背法我會鬆開腿等不疼了再次雙盤,就這樣反覆的雙盤,在雙盤中背法。我現在又開始對照著中文的《轉法輪》一句句的按照標點符號的長度來背德文的《轉法輪》。

因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