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點修煉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二日】在修煉的路上,我走的磕磕絆絆的,讓師尊為我操心、承受了很多。但我還是要把自己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徹底修掉那些不好的東西,跟師尊回家。

一、向內找

一天我去同修家,剛出家門就從樓梯上滾下去了,弄的滿身是土。當時摔的我心裏覺的噁心、頭暈,兩眼冒金花,這次摔的可夠狠的。我回到房間就開始發正念,卻越來越疼,疼的我叫,一會兒兩條腿和腳腫的不能下地了。我就開始求師父,一邊想是不是今天不能去同修家,馬上又想到不對,因我去辦宇宙中最正的事。是邪惡干擾吧?那為甚麼發正念不但沒清理,還更厲害呢?到底是為甚麼呢?這時我才開始向內找,但又找不到。我隨手拿出師父的經文《曼哈頓講法》,當看到「你們大法弟子不能被說,一說就炸,說也不能說怎麼行,不能被人說怎麼修,這叫甚麼修煉人」我身體一震,這不是在說我的嗎?

「那個嚴重的就是一點也不能碰了。一有這事時你們知道神怎麼看你們的?舊勢力馬上就記住你了,你這次的表現被它們抓住了把柄,那你就等著麻煩吧。由於在這方面心性不到位,會造成大麻煩,注意吧。」 《曼哈頓講法》

這時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就對師尊說;我錯了,因師尊的經文《曼哈頓講法》發表很長時間了,我怎麼沒有把師尊講的法放在心裏呢?而且師尊講的非常明瞭。

我想起了前幾天發生的事。上星期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時,我向丈夫發了火,又和我妹妹吵了架。事後好像給妹妹承認錯誤,但還是要指出她做的不對的地方等。真的像師尊在《曼哈頓講法》中講的那樣:「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我慚愧的對師尊說,我錯了,今後一定要把這壞習慣去掉。向內找,又找到了很多不好的心。如我公公長期住在我家,我按照一個修煉人對待他,可他心裏一直想著的是他的姑娘,我心裏非常不平衡,嫉妒的不行。想想我已修煉十幾年了,還有這麼可怕的嫉妒心,太可怕了。想到這我的腳不疼了、好了、能走路了。我知道這是師尊慈悲的給了我一次向內找、提高心性的機會,我就給身邊所有人、親朋好友講我這一過程,還把師尊的經文《曼哈頓講法》拿給他們看。他們看看我兩條腿和腳腫得那麼厲害,不疼,還能走路,都說太神奇了,不可思議,大法的超常再一次在我身上展現。

二、帶好身邊的小弟子

禽流感在我市發病率最高的時候,我外孫剛滿四歲。一天晚上幼兒園的一個小朋友的媽媽帶著小朋友,到我女兒家玩。外孫和那個小朋友玩的正開心時,那個小朋友就對她媽媽說:嗓子難受,她媽媽趕快帶她到醫院去,第二天確診是禽流感。晚上幼兒園通知,所有的小朋友都停止去幼兒園了。女兒馬上想到我,趕快把孩子送到我這兒來。當晚外孫就開始咳嗽、發燒,女婿早上對我說看怎麼辦?我說你們走吧!孩子送到我這兒了,你們安心去上班吧。

白天我給外孫背師父的《論語》和《洪吟》,他都不聽(因為他也會背很多)。到下午他發燒燒到39度了。我沒守住心性,到藥店給他買了藥吃了一次,再吃第二次時怎麼說他都不吃了。我抱著他坐在師尊法像前和他交談,那時我完全把他當作一位大人問他:寶寶,你知不知道你來世上幹甚麼的?他搖搖頭。我接著說:你是來得法的,你不知道嗎?他搖搖頭。我說:你班上小朋友得了禽流感,你們全班小朋友都不能上幼兒園了,是不是?他點點頭。我說:在這次大劫難中,如果誰不念「法輪大法好」誰都躲不過去這次大劫難,你知道嗎?這時他好像聽明白了甚麼,就推我去給師尊上香。我說:那你給師父說甚麼話?他說:不說。我說:是不是你心裏給師父說話?他說:不說。我說:那我就不去。他叫的不行、非得叫我去點香,我剛點著火,他就跑過來說:我自己來,他給師尊上了香。出乎我意外的是,他跪在師尊法像前雙手合十說:師父我聽您的話,背《論語》、背《法正》、背《做人》、背「法輪大法好」,說完就磕了三個頭。就這純淨的一念一瞬間,他好了,他真的徹底好了。而且還讓我像他一樣跪在師尊法像前,他一句一句教我跟師尊說話。我們真的不能把我們身邊的孩子小看,他們能在大法洪傳時來到我們家,就是來得法的,我們一定要把他們帶好。

三、發神韻光盤

一次我丈夫四十多年前的老同學聚會,因每次他們聚會都不帶家人。這次他們聚會,我想現在時間緊,救人急,我和他們見面機會又很少,如果再錯過這次機會,不知甚麼時候再見面。我給丈夫說了我的想法,他很高興同意我去參加。我準備好了神韻光盤,還多拿了兩盤,準備給食堂的服務員。在走之前我先發正念清場,求師尊加持。

見面後他們老同學都誇我年輕,我有了話題,就開始洪法。直接告訴他們以前我滿身的病,從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十五年了我沒吃過一粒藥、沒進過一次醫院。我們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現在還求甚麼?不就是求個好身體嗎?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在煉法輪功,連我們香港和台灣煉的人都非常多,只有咱們大陸不叫煉。這時我把神韻光盤拿出來說;這是全世界巡迴演出的新年晚會,在中國根本看不到的。我給你們每人準備了一張,演的很好,有「劈山救母」,「武松打虎」等,演的都是咱們中國的五千年文化。我還沒說完,他們全都伸手要,還有一位說:多給我一盤,我要送給我姐姐看看。那個場面我非常激動,所以我們在這最後時刻,抓緊一切機緣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誓約,跟師尊回家。

四、一思一念都要正

有次晚上八點鐘發完正念後,我準備再上一次明慧網,剛連上網腦子就冒出一念,現在是常人上網最高峰,這一念一出網線斷了。我馬上認識到這是自己的念不正造成的,我趕快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最後就順利登上明慧網。

幾年來無論中共邪黨怎麼封鎖網絡,我都能上到明慧網。因為我每次上明慧網時,都有一種迫切要回家的心情,在上網的過程中,周圍一切都感到停止了,感覺到宇宙中所有的正神、護法神都在為我開道。在上網的整個過程中一直發出正念,所以我上明慧網也非常順利。

我在得法十五年修煉中,對師對法的堅信沒有絲毫懷疑過,但沒有甚麼轟轟烈烈驚人的事情。我也看不到另外空間甚麼,但我能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所做一切也都是平平淡淡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