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念要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這個問題我想了好長時間了,始終沒寫出來。但最近通過和部份同修(包括兩個被迫害的同修)交流,總覺的有些同修的認識還在舊勢力的安排中,觀念沒有轉變過來。今天寫出自己在現有這個層次上的認識,與同修切磋。

一天,我到一同修家去送資料,跟她說起有人跟蹤我,我如何給他講真相把他救了。她卻說:我們手裏不拿這些東西(真相資料)就不用害怕。意思是拿著真相資料就得害怕或者就得被迫害。我馬上糾正她說:不對,拿著這些更不用害怕,這是救人的利器,不是邪惡迫害的藉口。

有一個發資料的男同修被惡警跟蹤,惡警乘其不備夜間抄了他的家,把他家的電腦抄走了。當同修給他說電腦是不應該被惡人抄走的,誰家沒有電腦啊?他說,電腦能上明慧網。在他的腦子裏固守著惡黨的說辭:能上明慧網所以被抄走。

還有一個做資料的老年女同修,前幾天也被惡警抄家綁架。我去看望她,問她當時的情況。她說是因為一位同修被跟蹤,問資料來源,這位同修的妻子(常人)誣告了她。她說還好,那天甚麼都沒有,做的「九評」全都送出去了。我問,那怎麼還把電腦、打印機抄走了?她說電腦裏有「九評」。我說,有「九評」也不是他們抄走電腦的理由啊!她覺的有「九評」就會被惡警抄走,我們切磋了一會,她也沒有認識上來。這兩位同修都已回到家中。

我也經常看到同修寫的文章和真相資料中寫到:某某同修因講真相被惡警綁架;某某同修因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某某同修因不放棄修煉,被惡警施以酷刑。總感覺這樣說潛意識中還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從表面上還會給常人一個誤導:常人會覺得這個人被綁架了,被判刑了,是因為他又去發傳單了,又去說法輪功好了。其實這二者之間根本沒有因果關係。

我覺的應該這樣說:惡黨怕法輪功學員把真相告訴全國人民,沒有人再相信它了,所以想盡各種辦法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樣世人會覺得是惡黨幹了壞事、怕老百姓知道才迫害法輪功的,世人的觀念也會轉變。當然要根據具體情況和事件把語言組織好。

如果一個常人冒著生命危險救了一個落水兒童,常理應該是受到人們的稱讚和佩服。但如果有一個報導說:某某因為救了一個落水兒童被判幾年刑,人們就會一頭霧水,搞不明白為甚麼。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發資料,難道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人嗎?而且是整個宇宙中最正、最好、最大的事。那發資料、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被判刑,怎麼就很少有人覺的奇怪?而且還有人覺的是「應該」呢?當然這裏邊有邪惡的因素和表面空間惡黨對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抹黑,矇蔽了眾生。但起決定作用的是不是法輪功學員自己呢?我們法輪功學員自己都覺的發資料、做資料或上明慧網等會被迫害,那邪惡不是更抓住把柄了嗎?

如果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認識到,做真相資料的電腦、打印機是救度眾生的法器而不是邪惡迫害的證據;發資料、講真相是在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根本和舊勢力因素,和邪惡,和迫害沒有任何關係,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堂堂正正的救度眾生和助師世間行,我想舊勢力在這方面就找不到理由來迫害了。

我們法輪功學員都知道,從修煉的角度說,一個人被綁架、被判刑或者出了甚麼事,一定是因為這個人心性有問題,有人心、有執著被邪惡抓住了把柄,根本不是因為講真相、發資料和修煉本身造成的迫害。誰都不配迫害(所謂的考驗)法輪功學員,關鍵是我們自己要徹底改變這種觀念和認識。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