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我們的鄰縣本來大法弟子就不多,被迫害的又嚴重,能夠走出來的同修少。所以,我們就把救度鄰縣世人與眾生也當成了自己的責任。這天,我們縣五位同修帶了很多真相材料開車到鄰縣去講真相救人。下午我們接到消息說,他們被人誣告,已遭綁架,被關進了鄰縣的看守所,要大家齊發正念解體邪惡營救同修。

當天集體發正念中有同修看到了這樣的景象:當他們五位同修決定去鄰縣講真相救人的同時,車還沒出門呢,另外空間裏鄰縣的世人與眾生就都已經給大法弟子們跪下了,跪在那裏靜靜的迎候著大法弟子們來救度!同時漫天的正神與師父的法身一道,也早已經在為大法弟子此行開路、清場、助威、加持,浩浩蕩蕩的,場面殊勝,蔚為壯觀。可是,在後來講真相過程中,因為幾位同修中出現矛盾,配合不好,被邪惡鑽了空子。

鄰縣曾是古戰場,其中的一位同修那一世在此做將軍時曾在此抽過一個馬童一鞭子,結下了冤怨。這次被舊勢力黑手爛鬼給利用,讓今世又轉生在那裏的那個馬童(還是個孩子)打電話舉報誣告了我們幾位同修,因此出現綁架。

第二天我縣一些同修找在一起商議此事具體咋辦。當時有的同修鎮定,有的同修就開始著急,有點被帶動了。通過在法上認識,我們都逐漸的穩下了心。

那時,師父《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剛下來,師父在法中講:「一路上無論大家碰到了甚麼樣的風風雨雨,其實回過頭來想一想,只不過是對大法弟子的一種魔煉,過程中使你們成熟起來,去掉人心,最後走向圓滿,這就是你們走過的路。」「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

是啊,五位大法弟子同時被綁架!這要站在常人角度上看真是災難來了、麻煩來了、壞事來了!可如果是站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角度上來看呢?這是不是進一步證實法、解體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契機來了呢?這不是同修們整體提高的機會來了嗎?

按照以往的習慣和心態,出現這種事我們對此要做的就是發正念解體邪惡,想辦法營救同修。可是隨著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怎麼樣做的更好呢?通過學法大家也都更明確了,那就得更高的境界、更大的胸懷、更強的正念、更大的慈悲、更好的協調配合、更高的法理標準要求。

師父在《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到舊勢力時說:「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以前我對師父的講法一直認識不上來,就覺得人都被抓了,正在被迫害著,怎麼理解「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呢?不承認迫害還營救甚麼呢?真的理解不了。這次結合大法弟子另外空間所見,我們真的悟到了:其實眾生明白的一面都知道大法好,都在等著、盼著大法弟子來救度呢!是邪惡的舊勢力把眾生安排了,安排了來得法的、來起正面作用的、來破壞的、來起負面作用的。而舊勢力的這一切邪惡安排表面上是冠冕堂皇,好像是為了正法,實際上都是為了達到他們為私的目地,是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破壞性的檢驗大法與學員的同時淘汰它們看不上的生命!這都是我們師父根本就不承認的,也是正法中正在全面否定和清除的。

最後我們一致認識到,面對邪惡的表演,無論它再瘋狂、再囂張,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動心!我們根本就不應該被舊勢力牽著鼻子走,再陷在迫害之中去思考問題,再陷在迫害之中反迫害,單一的為營救同修而營救同修。如果我們把基點僅僅定位在營救同修上了,那麼某種程度上我們還是承認了迫害,基點低了,這樣整體上心性的波動也會給裏面的同修帶來壓力。

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同在,那麼我們按正法的更高標準要求就會看到,實際上此時此刻被舊勢力黑手爛鬼綁架操控來干擾正法,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國安、六一零、看守所等單位的工作人員,那些人才是最危險的!師父在正法中要救度一切眾生,而舊勢力安排他們參與對大法行惡犯罪,其目地就是要淘汰這些他們看不上的生命!大法弟子沒有甚麼可怕的,有師在有法在,無論經歷甚麼樣的魔難、痛苦,最終都要走向圓滿的。而那些被舊勢力安排來對大法、對大法弟子行不善的,不明真相的常人卻要永遠的失去生命了!最急迫等待要營救的恰恰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常人啊!雖然他們被舊勢力安排了參與迫害來起負面作用,其實不也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嗎?

那麼,在這事關眾生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不更應該首先為別人著想嗎?那五位同修不是去營救鄰縣世人與眾生去了嗎?我們全縣大法弟子整體配合他們,繼續做!徹底解體那裏的邪惡,講清真相,救度那一方世人與眾生!

法理上明白了,思路上清晰了,剩下的事情也就簡單了。我們自發的行動起來,每天主動集合在一起開車去鄰縣公安局、看守所發正念,正念中徹底解體干擾正法毒害眾生的一切邪惡安排,徹底解體一切利用眾生與世人對正法犯罪、阻礙眾生與世人在正法中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還有同修配合家人去鄰縣公安局、縣委、國保講真相要人。

外面整體上念正、心態平穩,裏面同修也做得很好,互相配合正念除惡、講真相形成一個整體。短短幾天同修們都回家了,又過一段時間那輛車也要回來了。

整個過程中我們沒太費心組織,同修們發自內心的各盡所能,該幹甚麼幹甚麼,能幹甚麼幹甚麼,很平和、很簡單,最後效果卻非常好。後來鄰縣同修反饋說:自打你們那次事件之後我們這的環境都變寬鬆了,邪惡好像一下子沒了,原來是邪惡找上家門迫害,說個煉就送洗腦班去了,如今,有一個人去六一零舉報說誰誰又煉法輪功了,縣六一零的人卻說:人家愛煉煉去吧,我們不管,不去北京就行了。

這次證實法所以做的成功,是因為我們真正在法上了,符合了法,所以大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了!正念中解體了邪惡對眾生的控制,真正的慈悲也感動了為法而來的生命,邪惡的安排就被徹底清除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