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重癱臥床到健步如飛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甲同修是位年近七十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一直修的很精進。零七年末,筆者就聽到了甲同修嚴重摔傷重癱在床的消息,深感痛惜與惦記。當時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能去探望她。

前些天某日走路時,迎面走來一人,從個頭、身形及健步如飛的姿態,那麼熟悉,近了,真的是甲同修!白淨細膩的臉上透著笑容,還是那麼幽雅怡靜和祥和。經過一場魔難,不但沒撂倒她,反而使她更剛毅也更年輕了。她向我講述了當時的情況:

我女兒患有嚴重的精神病已有十多年病史了,經過多次住院不見好轉。那些天嚴重了,連續五天不吃飯,瘦得皮包骨。我這當母親的不忍心看著她這樣餓死,強迫餵她飯。哪曾想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早就對我虎視眈眈要下毒手,這下子抓住了我執著親情的把柄,瞅準機會鑽了空子,操控瘋女兒冷不防將我用力推倒,重重摔倒在地上。同時,腰被甚麼東西碰撞之後又硌了一下,躺在地上再也不能動彈。家人費力把我弄到床上,我絲毫不能動了,不能坐起,不能翻身,喪失了一切自理能力。

家人把我弄到醫院拍片,說是脊椎骨受損錯位。有一端骨節受挫後已碎了,呈嚴重損傷狀。而且由於錯位壓迫周圍神經,整個腰部疼痛酸麻,兩下肢不聽使喚。醫生說這種情況一時好不了,年歲又大,只能是躺在床上靜養。維持十年、二十年也是這種情況。我意識到,醫生的斷言正是舊勢力對我的安排。

重癱臥床,一直就得這樣?就得服從舊勢力的安排順著它安排的路走?不行!師父要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即使歷史上真的曾有過與舊勢力在這方面的簽約那也不行,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我就是按照師父說的做,就聽師父的安排。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在這正法時期的最後時候,搶人。救人的緊要關頭,舊勢力藉機撂倒我達到迫害我、毀滅眾生和破壞大法的罪惡目的。我絕不承認這種安排。即使我有業力也不認可這種安排,師父要我們在做好三件事中,在救人、搶人中不斷歸正自己消除業力。

現在舊勢力下毒手,給我造成「劫難」,我該怎麼辦?師父的法理映入腦中。師父說;「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你正念不足、達不到標準,師父一動就牽扯那麼大的事情。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煉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誰也不能輕易動的,無論是好的壞的都對你無能為力。誰想給你點特殊好處都加不進來,誰想給你點特殊的不是屬於你修煉過程中原有的東西,誰想額外的迫害你,都做不到。除非你自己做不好帶來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師父的法理使我心裏亮堂了,不灰心不氣餒,下決心正念闖關,不負師父厚望。

我躺在床上開始了大量時間的學法、聽法、煉功,發正念清理空間場。煉功時主要是靠意念支配另外空間的身體完成每一個動作。同修知道後與我切磋,幫我在法上認識,我正念更強、信心更足了,闖過難關的決心更大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父看我這顆堅定的心、強大的正念,就管我。

那些天裏每天總感覺師父不停的給我灌頂,清理身體,從頭到腳總是被罩在一個巨大的能量場裏邊。還明顯感覺腰部創傷外圍伴有法輪不停的旋轉,傷部的深層,似乎又有一隻大手正在療傷;有推拿感、扶揉感、按摩感等。總之麻酥酥、熱呼呼很舒服,試著抬抬腿,伸伸腰,不那麼疼了,敢動彈了。逐漸的,能翻身,能坐起,能下地,能邁步走動了。痛感由明顯減輕到消失,身體的康復一天比一天進展快。

我知道,在另外空間,師父幫我修復了脊椎骨損傷的部份,並使錯位的骨節上下對正、復原,使其周圍受損的神經又恢復了正常的功能。這非人力所為的一切,現代醫學(科技)望而生畏無可奈何的事情,只有我們偉大的師父能做,能開創出大法在人間的奇蹟!

接著,我又能活動自如,也能做家務了。七十多天以後,我終於能上下樓行走,又投入講真相、勸三退的助師正法當中來了。

在此萬分感謝恩師為恢復我的身體耗盡無數心血,用回天之力,給了我新的生命。我的修煉路是師父安排的,在這正法最後的最後,再講真相勸三退兌現史前大願中不斷歸正自己,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辜負師父對我的聖恩和厚望。

再次謝謝偉大的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