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蓮在修煉中成長(圖)

記二零一零年多倫多明慧學校暑期班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多倫多明慧學校為期六週的明慧暑期班圓滿結束。這一天師生和家長們在多倫多湖邊聚會,大家暢所欲言,回顧了這六個星期來的收穫。有家長表示,孩子上明慧暑期班後變乖了,更懂事了。這個修煉環境讓孩子們得到了心身的成長。

多倫多2010年暑期班師生
多倫多2010年暑期班師生

小班背《洪吟》詩
小班背《洪吟》詩

大班學樂器
大班學樂器

繪畫課
繪畫課

寫中文
寫中文

煉功
煉功

學法
學法

湖邊聚會遊玩
湖邊聚會遊玩

重視做人道理 明慧學校吸引更多學生

明慧學校負責人王老師告訴記者,辦暑期班四年來,學生越來越多,今年已經達到六十人,按年齡分四個班上課。她說,學校除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外,教學生做人道理的教材主要是《弟子規》,同時也學了中文。這是一本中國古代傳統的兒童啟蒙教材,很實用,很容易讓學生聯繫到在學校、在家裏應該怎麼做。

王老師八歲的兒子學了《弟子規》中的「勿飲酒 飲酒醉 最為醜」後,看電視劇中有人喝了酒,他就說,不能隨便喝酒,喝酒醉了是最醜的事。

何先生說,他兒子平常看電視喜歡看有打鬥的內容。參加明慧暑期班後,在家裏開始看教育性的電視節目。

「而且懂得了很多禮貌。」 何先生說,「以前父母說話他不聽。現在跟他說哪些地方不對,他就知道去改正。進步蠻大的。」 他表示,發現兒子會背誦《弟子規》時,覺得挺驚喜。

中國傳統文化對孩子有益

今年第一次加入明慧教師隊伍的龐老師已經有七年教齡,她很關注孩子教育,自己有一個在讀幼兒班的孩子。她認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髓對教育孩子很有幫助,她用一些有代表性的歷史人物及文獻來啟發學生對中國傳統的理解。

龐老師舉了一個例子,甲骨文的「父」字是一個人拿著一根棍子。她通過這個字講解父母對孩子承擔管教的責任。作為老師,在教育上與父母的責任是一樣的,古語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把道理講清後,發現孩子能接受。

她說,最後一週讓孩子做一個感恩的項目,表達對學到及擁有的東西的珍惜及對老師、父母的感謝。「學生製作了非常精美的卡片,能看到他們接受了所教的信息。」

龐老師認為,每個孩子都是可塑之材,如何教育好學生,對老師是個很有挑戰性的話題。為了提高教學效率,在午餐休息的時候,龐老師會去看學生玩甚麼遊戲,跟他們聊天,拉近距離。她說:「與孩子建立了溝通渠道及相互信任,就容易找到教育孩子的切入點,使他們容易接受你所教的東西。」

她提到在講解中國古人所說的琴、棋、書、畫時,請了一位古琴專家來做演示。因為古琴的聲音比較小,學生們主動要求把發出噪聲的空調、風扇等全關掉,大家屏息靜心地聽。這就是古人喜歡的安靜環境。

這個環境使孩子平靜

參加活動中有一對西人夫妻和他們的三個小孩,年齡從三歲半至六歲半,他們家住離多倫多一百公里外的巴裏(Barrie)市。

母親克里絲汀(Christine)告訴記者,她在六週的暑期班期間,每天送孩子到明慧學校上課。她說,每天駕車來回三個小時,要很早啟程,很晚才回到家。

她說,明慧學校與以前參加過的學校暑期班有明顯差別,孩子在明慧學校得益甚多。「我覺得效果很好,孩子們學到很多。」

她說自己是個比較寵愛孩子的母親,西方的文化也是傾向於讓孩子自由玩耍,孩子經常會把東西弄得一團糟。

但在明慧學校,她的孩子們能安靜地坐著聽課,還學會了一些中文。老師還教學生如何做一個好人,如何尊重他人及管理好自己的東西。

克里絲汀自己也在明慧學校做義工,等孩子放學一起回家。她說:「在公校有不少小孩多動,靜不下來,但在明慧學校我看不到這種情形,大家都能靜靜坐著聽課。」

她相信是讀法輪大法的書及煉功使孩子能夠靜下來,能夠更好地集中精神學習。「我中間的女兒以前老是抱怨太熱、太冷、太長,甚麼都能抱怨一通。現在坐車一個多小時她也不抱怨。她很喜歡來,說喜歡明慧學校。」

「現在他們在家比較能聽家長的話,叫做甚麼也願意去做,表現比以前好多了。」克里絲汀說,他們正在計劃搬到更靠近多倫多的地方住,明年上明慧學校應該就更容易了。

孩子就像一張白紙

負責中班繪畫的老師李犇是中央美術學院畢業生,他說:「六個星期來,對我感觸最大的是孩子就像一張白紙,非常的純淨。我雖然在教他們繪畫,其實是他們在影響我,他們的純淨令我忘記了煩惱和疲勞。」

他介紹說,在這個修煉的環境中孩子的變化很大,進步很快。比如有個比較好動的孩子,開始時都坐不住,後來突然有一天,我也記不清是甚麼時候,他突然變安靜了,眼睛也變得非常有神,畫畫得非常好,變成班裏畫畫數一數二的。學法、煉功、發正念也變得安靜了。作業、手工也做得特別的快,有時我在旁邊看著,他還邊做邊教我,他說完也就做完了,好像不費勁似的。

中班老師萬力說,孩子在這個修煉環境中受益明顯,中文水平大幅度提高,會說會聽,閱讀、寫作能力提高快。在教中文的同時,把中國傳統文化中做人、做事的規矩和道德觀念都貫穿在其中,過程中孩子們學會了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自己的行為。以前有時做錯事時,要老師指出才知道,現在如果自己意識到時,馬上就給老師道歉說:「對不起,我做錯甚麼了。」或者是意識到不對時,就會馬上改正,都不用老師提。

孩子們的心聲

十二歲的葉凱文幾年都參加明慧暑期班,他說:「覺得一年比一年好,今年特別喜歡畫畫老師,很專業,自己的繪畫水平提高了很多。」他說他喜歡明慧學校的另一個原因是在這裏聽不到常人學校裏那些髒話,看不到打鬧。這裏是一個比學比修的環境。」

十一歲的江海航說:「今年最大的收穫是我打坐可以雙盤一小時了。開始時覺得很痛苦,也覺得時間很長,真難熬。後來可以堅持到一小時,我就覺得很好了。」

經過幾個星期的天天學法煉功,很多孩子已養成了習慣。六歲的魏浩天說:「我現在開始回家也跟著媽媽學法煉功了。還是挺認真的。」他還說:「以前我和小朋友打鬧時,我總會到老師那告狀,現在我學會了忍。」

七歲的姬涵瑄是西人小同修的同聲翻譯,她說她很樂意做這個能幫助到西人小同修學中文的翻譯工作,她說:「雖然開始做時有點難,因為又要聽老師講話,又要翻譯,有時剛翻譯完老師的問題,就沒聽到老師的答案。後來做多了就熟練了。現在翻譯起來就快多了。」

克服困難 排除干擾

學校負責人王文說,每年要舉辦暑期班都要克服很多的困難和排除干擾,現在發展到有六十多孩子的班級,就更是如此。

小班老師汪洪自己有一個八歲的孩子在中班,當小班(三歲至五歲)需要老師時,她毫不猶豫的上任了。她每天早上帶著八歲的女兒坐兩個半小時的公共汽車,轉四趟車才到達學校。她說:「每次在趕車的時候,我和女兒都能感覺到師父的加持,因為每次轉車時,都能正好追上那輛車,司機好像總是在等著我們。」

她說:「小班孩子比較難哄,剛開始時有的哭鬧,有的爬凳子和桌子,都不願意學法和煉功。這過程也磨了我很多的急躁心和不耐煩的心。幾個星期下來,孩子們都能煉功和背《洪吟》了。共二十九天,背下了十七首,平均每兩天背一首。」

蓮花開滿塘 喜見婆羅花開

暑期班期間,大班的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到Muskoka市著名的Algonquin Provincal Park露營,車程兩個半小時。

大班的龐老師介紹說:「我們到的那一天,我們居住的湖邊是一片的平靜,而第二天早上起來,上百朵蓮花一夜之間全部綻放,大家都很驚喜。我理解:是師尊對所有小弟子的鼓勵。在此也希望各位家長多關注孩子平時的修煉情況,把帶好小同修也當作自己的一個項目。

在最後一天大家到多倫多的湖邊聚會,一位家長把幾天前在一個超市買的一個開有優曇婆羅花的西瓜帶來給明慧學校的孩子們看,老師給孩子們講述了優曇婆羅花的故事,最後大家一起唱起了歌曲《優曇婆羅花》:婆羅花開,三千年一回,婆羅花開,笑迎天門開,聖者歸來,婆羅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