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張玉潔幾年來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吉林省報導)榆樹法輪功學員張玉潔,六十一歲,在法輪大法遭到迫害的十一年裏,因幾次為大法鳴冤,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她因講真相救人,被警察非法抓捕,她在派出所、公安局、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這些地方都遭受過非人折磨。下面,把她和她身邊的部份同修們這幾年遭受的非法關押、毒打、挨餓、挨凍、強迫勞動改造、非法抄家、罰款等一系列迫害披露出來。

一、 寄真相信為法輪大法鳴冤遭綁架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作為法輪功學員,知道大法是好的,張玉潔給當時的中共市委書記李偉寫了一封證實大法好的信,被建設派出所及公安局政保科構陷,九月二十五日以擾亂社會治安為名把她非法抓進拘留所。

在拘留所,開始,由於大家背法,惡警王紅就把窗戶全部打開凍法輪功學員,拘留所房子本來就潮濕陰冷,這下就更冷了,而且當時不准家人送任何東西。連手紙和洗漱用品都得在拘留所買,拘留所賣的東西比市面價格高出一倍,而且還是一些劣質的東西。吃的就更不用提了,頭一天大家吃的玉米麵窩窩頭,和土地的顏色相差無幾,根本就不是人吃的東西。每天二頓飯,後來窩窩頭改成發糕,每頓只給一小塊,有時還不熟,女同修都吃不飽,那些男同修就更吃不飽了,當時有個小女同修叫王小紅,餓了就吃口鹹菜喝口自來水。就在這樣的虐待下警察還強迫法輪功學員給她們幹活,上西地(西良)去挖魚塘,抬土,挖泥,給他們收拾冬天吃的菜等。不給任何報酬,而且還讓大家每天交十元錢伙食費,不交伙食費就不給行李,利用法輪功學員來掙錢,當時就有警察說拘留所靠法輪功發財了。有個被關押的人看到他們的帳本,兩個月就收入十七萬左右。他們每頓飯五、六個菜,以前連兩個菜都吃不上。就這樣一直非法關押兩個月才把大家放回家。

二、 去北京為法輪大法鳴冤半路遭劫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張玉潔和同修去北京上訪,在長春站被綁架,後來被關押在榆樹看守所。在看守所,大家背法、學法,惡警滕慶玲用拖地髒水潑大家,把背法的法輪功學員的衣服都潑濕了。後來又把大法書搶走,被關押的全體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其中一個警察勸大家說:我們都知道你們是好人,就江澤民它不會幹(不會當官)。但是法輪功學員們還是堅決要求要回大法書。後來看守所怕出事就把這些法輪功學員轉到拘留所。

到拘留所後,全體法輪功學員早晨集體煉功,並堅持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惡警就打煉功的法輪功學員,所長魏福成指使警察張福學、還有外號大孫子的孫景富、張志軍、司機韓某某打人,打完後白天還讓法輪功學員在外面凍著,而且把大家的棉衣扒下來,只穿單衣服,在外面一凍就是幾個小時。那時,東北的天氣特別冷,還刮西北風,下著清雪,後來有的同修手指甲都凍掉了。惡警高勇看著不讓大家動,有個叫劉金鳳的小姑娘穿著單衣服坐在雪地凍的手背腫的像饅頭,惡警高勇還拿著小棍打她的手。一次有兩個法輪功學員被打、凍的昏過去了。大家往屋抬,惡警許久飛(已遭惡報得癌症死亡)不讓抬,說每年都有兩個打死的指標,大家力爭才把同修抬回屋子。

後來到五月初就有六十多人被勞教。當時的政保科長是陳興國,政保科參與迫害的警察有石海林、郭樹青、胡滿山。五月份,就剩張玉潔等二十幾個法輪功學員了,惡警讓她們到西地給他們拔樹、栽樹,張玉潔的手都裂了,疼得晚上不能入睡,一直到五月末,惡警勒索她家人一千元錢才讓回家。

三、 再次去天安門證實法輪大法,再次遭綁架

二零零零年末,張玉潔和幾名同修再一次去北京上訪,被北京天安門派出所警察綁架給送到順義看守所,在順義看守所,給每個人檢查身體,當時張玉潔的血壓是一百九十,但是沒有釋放。第二天是二零零零年元旦,警察把遭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分成幾十輛大汽車拉走,張玉潔被送到清河的一個大市場派出所,因她不說地址和姓名,就把她關在地籠子裏,她絕食抗議後送清和看守所由家人接回,當時她家被陳興國勒索三千元錢。

四、在同修家被綁架遭勞教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晚上張玉潔到一個同修家去,被在那裏蹲坑的惡警綁架,參與綁架的是正陽派出所的警察(是跨區綁架,不知姓名),前後共綁架十一個同修。在公安局的政保科,惡警石海林大打出手,還不讓她去廁所,打完張玉潔,石海林累的水都喝不進去了,他們領錢(可能是抓人得的獎金,同修看到它們拿著票子領錢)後把張玉潔送看守所。

在看守所它們搞逼、供、信,強行把她扣在鐵椅子上長達十七個多小時,逼她說出其他同修和資料的來源,她不說,惡警們就往她身上澆涼水,用煙頭熏她鼻子,用手摳她的肩胛骨,整個身體都不能動,這個惡警自稱是長春公安一處的張征。

後來大家絕食抗議,看守所副所長宮鐵和幾名警察把張玉潔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拖到他的辦公室,用木頭棒子打,後來把大家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繼續迫害。在勞教所每天都遭受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每天惡警逼著唱歌頌邪黨的歌曲,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電視,看邪悟的書,用各種方式洗腦;在肉體上每天奴役,從早五點起床一直到晚上十點半睡覺,有時更晚,完不成任務就不讓睡覺。作惡者以惡警侯志紅為首。

一切生活用品都得在勞教所購買,這裏的東西比外面價格高一倍甚至更多,幹的活多數是有毒的,做出口的一些工藝品,小鳥、蝴蝶等,在非典期間還做口罩,這邊做口罩,旁邊就是臭氣熏天的雞毛,雞毛滿屋飛,另一邊還挑瓜子仁,用於加工食品,還扒大蒜,每個大隊都是自己到外面找活,惡警獲利。每星期還逼迫大家寫思想彙報,不寫保證的就用電棍電,不讓睡覺。後來怕別人看見就更陰險的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綁在床上不讓下來,一週後人就不會走路了。一小隊有個姓陳的法輪功學員就是被捆成這樣的。在勞教所裏精神迫害遠遠超過肉體迫害,其中惡警有大隊長劉某某,侯志紅、管教趙晶、王淑華等參與迫害。張玉潔遭受這樣殘害近一年才回到家。

五、 講真相再遭綁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張玉潔在街上講真相,被建設派出所惡警強行綁架到國保大隊,後被關押到國拘留所,七天後被放出來,家人送給當時的國保大隊長張德青五千元錢。

張玉潔只因做好人就遭受這些殘酷的迫害。善惡有報,天滅中共就在眼前,奉勸那些還在為邪黨賣命的人,快快醒悟,脫離邪黨,在即將到來的邪黨滅亡日子裏,不給邪黨當陪葬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