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滿淑傑自訴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滿淑傑,女,六十四歲,退休工人,因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遭榆樹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國保大隊、正陽派出所惡警,綁架三次、勞教、拘留、強制洗腦、奴工迫害。下面是滿淑傑自訴遭受迫害的部份經歷。

進京證實大法 遭綁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打橫幅,被站前派出所惡警綁架,關進鐵籠子裏關了幾個小時,又送到北京郊區派出所,用軟硬兼施的辦法騙我的住址,又送到大興勞教所。關押幾天後,由吉林駐京辦事處送回長春。要我們每人交一百五十元買車票錢,可幾個人擠在一個包廂裏,連一口飯都沒給吃。

到長春後由榆樹政保科石海林、和一周姓、王姓惡警將我接回,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拘留所裏,不分黑天白天強迫我們幹活,選大豆為它們掙錢,每天一人六百斤,完不成不讓睡覺,吃的是餵豬的玉米麵做的大發糕,都不熟,喝的是帶泥的土豆湯,累了想直一會腰被惡警徐久飛大罵一頓,整天低頭挑豆,控的臉、腿、腳一按一個大坑,幹了十五天被放回家,還向家人要了一千五百元錢。

被非法勞教一年 強制洗腦做奴工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七日我取真相資料,被正陽派出所惡警魯奎生、薛偉跟蹤,在回家的路上被綁架,送到國保大隊,由魯奎生等人到我家將大法書、李洪志師父法像搶來,由惡警石海林和一個小個大眼睛的警察查數,多少本書,一篇紙都不放過,給我定罪。我告訴他們:「大法書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書,沒有一句不好的話,哪裏有罪!你們這樣做沒有甚麼好處。」他們說甚麼也不聽,就是要迫害我,把我送進拘留所,十天後,把我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是惡警柴文革、齊力、石海林等。當時我絕食十天、頭暈、迷糊走路都不穩,柴文革說我裝像,到勞教所他們做了手腳,將我非法勞教一年。

到勞教所後,有三個包夾看著我,不讓睡覺,整天看那些污衊大法的錄像和這個邪教那個邪教的片子,看後寫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整天頭腦渾漿漿的,非常難受。精神上的壓力又加上每天幹十五、六個小時的活,定額都很高,幹不完不讓睡覺,每天下樓、吃飯來回都得扛著成品、或半成品。累得腿都邁不動步。

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使我血壓高壓一百九,低壓一百,腦袋像爆炸一樣的痛,一年來總是牙痛,腫的臉都變形了,吃飯張不開嘴,照樣幹那麼多活。五大隊一個大隊長叫蘇秀英和一姓臧的管教非常邪惡。為她們多掙錢,那活堆成山,恨不得把人累死。

勞教所規定晚上不超八點收工,可是五大隊隊長蘇秀英、王麗梅告訴值班的管教不在車間幹活,怕點燈被發現,都到寢室幹,一幹十多點鐘,為了她們個人的利益,不管人的死活,有年歲大的法輪功學員眼睛都花了,身體也不好,不讓煉功,不讓看書,睡覺時上床腿盤著都不讓。

在那邪惡的黑窩裏哪有人性,不管誰病的多重,沒有一個不幹活的,有病完不成的叫大夥幫著幹,急的直哭。大隊長王麗梅說:「十八歲和八十歲任務一樣,沒區別。」我累得兩隻手大拇指都伸不直,體重掉了二十多斤。

我幹的是手工活;有做航空食品盒、棉籤、剝大蒜瓣、糊紙蝴蝶。做航空食品盒,用手疊成盒後不扁生(稜角不平整),坐在屁股底下壓平,一摞一摞的,然後查數。有些普通犯人,有不少是賣淫女,幾乎都有性病,還有患其它傳染病的。這些手工製品堆的滿地都是,衛生條件極差,非常骯髒。糊紙蝴蝶用的膠,氣味很大,嗆得直咳嗽,航空食品盒大多是坐飛機的乘客就餐用,棉籤商場,超市、商店出售。大蒜剝去皮,大蒜瓣多是各大賓館、飯店、餐廳餐桌上食用 。紙蝴蝶出口。

在家被綁架 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我和一同修在家學法,正陽派出所惡警魯奎生,公安局政保科石海林、齊力、姓孫的,一夥闖進我家,不由分說,跟土匪一樣,惡警魯奎生把師父法像從牆上扯下來,姓孫的到東屋抽屜裏把書搶走,把我們兩個人綁架到公安局國保大隊。那天共綁架八個學員,一個回家的,其餘七個都送拘留所。我們給他們講真相,叫我穿號服,我不是犯人,就是不穿,管教叫我站著,把被都抱到地下,不讓家人送東西,不讓接見,非法拘留我三十天,回家那天要我家人交一千元錢。

二零一零年五月,榆樹市六一零,國保大隊、正陽派出所和城東社區的多人,開兩輛車,光天化日之下公開企圖綁架。當時我不在家,給我家人造成精神上的痛苦和壓力。這幾年來,中共邪黨及榆樹市六一零、國保大隊、正陽派出所惡警沒少迫害,騷擾我,給我和家人身心造成極大的痛苦,經濟上造成很大損失。

我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與世人,不要再助紂為虐,為邪黨當替罪羊了,儘早「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認同「法輪大法好」,為自己留條後路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