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法輪功學員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三年五月李洪志師父受貴州氣功報社邀請第一次蒞臨貴州,做了一次帶功報告和舉辦了兩期學習班。一些氣功愛好者聽取了諮詢報告會後,被法輪大法高深的法理所吸引和折服,紛紛奔走相告,眾多有緣人踴躍報名參加了師父在貴陽舉辦的第一二期學習班。身心受益的學員現身說法,都想把法輪功的美好與珍貴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都能受益,結果有的單位一下就有幾車人來參加。

由於反響強烈,同年八月貴州省氣功協會邀請師父再次蒞臨貴州舉辦第三期學習班。一九九三年帶功報告會在貴陽工人文化宮舉辦,第一期學習班在貴州省地質礦產局職工活動中心,第二期在貴陽醫學院禮堂,第三期在貴州省政府禮堂和南明區青少年宮分別舉辦。第一期約兩百多人參加,第二期約八百多人參加,第三期近一千四百人參加。

一九九七年九月李洪志師父第三次蒞臨貴州,在貴陽八角岩飯店為部份學員解答修煉中遇到的問題。這是到目前為止師父最後一次蒞臨貴州傳功講法。由於九九年中共鎮壓迫害後學員們在國內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師父。我們貴州大法弟子對於師父親臨貴州傳法的這段珍貴的時光懷念不已,眾多參加過傳功班親眼見過師父的學員們每每回憶起來都是激動萬分,熱淚盈眶。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貴州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中國,貴陽(1993年6月)'
李洪志師父在中國法輪功貴州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中國,貴陽(1993年6月)

法輪功學員甲:法輪功學習班是收費最少的

全國各種氣功班裏,法輪功是收費最少的。每期班約收四五十元,再次參加班的老學員只收一半的錢。李洪志師父開班傳法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救度眾生。李洪志師父在貴陽講法時,生活非常簡樸,頭天晚上洗的衣服,第二天穿。師父初到貴陽時,接待方僅出每天十元給師父用餐,對隨行人員不管費用,後被師父拒絕,師父親自安排並和弟子們一道用餐和住宿。每次下課,師父徒步回旅社途中經常會遇到學員,有時學員會請師父簽字或請師父合影,或提些細小問題,師父都笑瞇瞇的欣然允諾。

一次師父來貴陽辦法輪功學習班,與主辦方議好,按四六分成,後來主辦方嫌六成少,幾乎把辦班費全部都收走了,結果師父吃、住都成了問題,回北京的火車票也沒錢買了,學員們都為此憤憤不平,但師父一笑了之。記得第三期班開始是租用貴州省政府禮堂,後來,因為來聽課的學員越來越多,禮堂內外站滿了人。於是出租方見勢要求増加租場費。師父善意解釋說,前面辦班時,有人嫌收費低,要求提高學員門票,考慮我傳法宗旨是度人,不能給學員造成困難。現在中途要加收錢,增加學員負擔,我不同意!當時,對方沒有達到目的,做了許多出格的事,以各種藉口要求退出禮堂,但師父寬懷待人,根本不予理會,只是把會場換到青少年活動中心後繼續講課。

九九年前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深受民眾歡迎,全國各地的氣功報社、氣功協會、當地政府紛紛邀請李洪志師父到各地傳功講法。由於承辦方常常以贏利為目的,認為對參加班的學員收費越高越好,而師父一再強調我傳法是為了救度眾生,不能增加學員的經濟負擔,要求降低收費,為此總是與承辦方意見發生分歧。在貴州貴陽的幾次傳法辦班中,由於承辦方預期贏利目標沒有達到,就故意刁難師父、給師父製造了許多麻煩,最後師父倒貼錢來支付部份費用,致使師父及隨從工作人員生活造成困難,而師父長期靠吃方便麵生活。

法輪功學員乙:師父時時處處言傳身教

由於人到中年,我身體出現各種各樣的疾病,聽說氣功能祛病健身,於是我從一九八七年開始學練各種氣功,直到一九九三年我才接觸到了宇宙中最正的功法──法輪功。九三年五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應貴州省氣功協會的邀請,風塵僕僕赴貴陽傳功講法。我和弟弟到貴州氣功報社拿書,聽見李洪志師父將在貴陽辦諮詢報告的消息,於是我倆就報名參加了,我們是貴州省第一個報名參加班的學員。第一期班有兩三百人參加,當時印象最深的就是師父說的,煉功人要講心性、要重德,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接觸了那麼多種氣功,法輪功是我見過的最正的功法。

師父講課時不用講稿,語言乾淨俐落,娓娓道來。大法真理強大的感染力,一下子吸引住了學員們的心。講課中師父根據學員們接受的情況,隨時變換採取相應的傳授方式,用淺白易懂的語言,道出博大精深的法理。九三年八月十五日我又參加了師父在貴州的第三次傳功講法班,九四年我趕到成都參加了師父在成都的傳功講法班。

記憶中,師父為人正直、生活簡樸,不住賓館,就住附近的小旅社。在成都辦班時,師父住的地方離辦班的地方並不近,總是看見師父步行來給大家講課,根本不像其他氣功師那樣講排場、擺架子。師父對食物也從不挑剔,遇到甚麼吃甚麼,麵條、米飯,經常買兩個饅頭,一邊走一邊吃就是一餐。師父從不浪費,有時和學員一起吃飯的時候,有的學員看見師父連學員吃剩下的飯也幫著吃了。師父吃完飯後,連辣椒醬油做的蘸水都會喝完。師父總是穿著一件已經很舊了的白襯衣,但是從來都是一塵不染,總是能感到師父散發著一身的正氣。師父時時處處言傳身教,總是平易近人,處處都為別人著想,每次學員想送師父回去,師父都是親切和藹的說:「別送了,回去吧」。參加了幾期班後,我的內心充滿了興奮、喜悅、激動,有一種想哭又哭不出來的……難以用人類的語言來形容的感覺,那是來自遙遠深穹的記憶,是一種發自生命深處的久別重逢的感覺。師父絕對不是一般的氣功師,冥冥中我知道了師父是來做甚麼的,又無法用語言表達。從此我終於懂得了生命的意義和甚麼是返本歸真。在心靈震撼中撥正了生命的航帆,淡泊了名利。

法輪功學員丙:被抬著入場的我能走了!

學員丙含著淚說:修煉法輪功前,我是幾十年的老病號。每年入秋就離不開棉帽、衣、褲。長期臥床,成了全家人特殊保護的對像和累贅。聽聞師父親自到貴陽傳佛法,無論如何都要去聽,「朝聞道,夕可死」,這是離死不遠的我當時唯一的心願。我是被家人抬進師父傳功場的,在師父給學員們清理身體時,我馬上感到一大股陰涼氣往腳底下出去了,頓時全身暖呼呼的。清理完後,師父說放鬆,站起來往前走!開始我的心七上八下嗵嗵跳,師父鼓勵說別怕,沒事的,你走呀!於是,我竟行動自如走起來,全場鼓勵掌聲使我淚水漣漣。

當時,我的天目也開了,看到了另外空間很多神奇的景象。自此,我們全家三代人絕對信師信法,無論風雲怎麼變換,惡人的鎮壓多麼的瘋狂,都動搖不了我們堅修大法的心。

法輪功學員丁:少了一個車輪仍然安全到達

師父在貴州傳法每一期班都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記得在第三期傳法班期間一天,從遵義滿載一車人趕來參加師父的學習班,因時間緊忙趕路,行車途中四個車輪飛了一個,誰也沒發現,等趕到辦班現場,學員下車後才發現,怎麼車子只有三個輪子?全車的人吃驚之餘,都明白是師父在保護學員啊!激動與感恩的淚奪眶而出。這樣在師父的精心呵護下化險為夷的事,在法輪功修煉人中層出不窮!

法輪功學員戊:法輪功徹底改變了我們的命運

九三年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在貴陽舉辦的第三期傳功講法班和九四年成都講法班,在貴陽的第三期講法班共十天時間,大約有一千四百多人參加。剛參加班的時候,大家都搶前排的位置,有的人一個人就給熟人佔了幾個位置。隨著聆聽師父的講法,師父深入淺出的闡明了博大精深的宇宙真理,迅速開啟了學員們的心扉,使聽課者心靈產生強烈震撼,使每一個人的世界觀都產生了巨變。學員們漸漸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後面幾天班,再也沒有人搶佔位置了。

我家族中有乙肝病,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四,哥哥姐姐三個都沒有活過三十五歲。我和弟弟也有這個病,弟弟也是被醫院幾次判了死刑的人。沒有想到法輪功徹底改變了我們的命運。每一期學習班師父都會給學員們調理身體,在學習班上,師父叫大家站起來,想到自己或者親人身上病最重的地方,師父喊一二三,大家就跺腳,病就下去了。幾次參加師父的班,我想到自己和親人的各種疾病,我們一家多次得到了師父清理身體。

我從學習班出來,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覺有一隻大手從我的肝部拉出一大砣東西,從此我的乙肝病就沒有了,修煉法輪功後我身上過去的各種疾病都消失了,我知道是師父不斷的給我淨化了身體。從九三年參加班後我真正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人。

從九三年到現在我再沒有吃過藥,醫療卡從沒用過,為國家和個人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我那已經被醫院幾次判了死刑的弟弟,也奇蹟般的活了下來。醫生對他說:「你的命也太長了,別人像你這樣的情況早死了,你至今卻還活著。」

法輪功使眾多的弟子道德回升,身體健康,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九九年起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我被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面對這場邪惡的鎮壓,在最艱難的時候,我的家人始終都支持著我,保護著我,保護著大法的書籍、資料,勇敢的與我一起面對這場史無前例的最邪惡、最血腥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己:在兩屆東方健康博覽會上見證師父的神跡

一九九二年、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我有幸親眼見證了師父給許多患有各種疑難雜症的人清理身體。師父打出的功非常強,效果神速,無論多麼嚴重的病,病了多少年,醫生都束手無策的病,甚至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師父都是手到病除,效果立竿見影,很多人久治不癒的頑疾瞬間消失遁形。有許多來請師父治病的人多患疑難重症,是多年多方求醫無效,輾轉病榻、生不如死的艱難度日,病人與家人都苦不堪言。在博覽會期間,我親眼目睹許多來請師父治病的人都是用擔架抬著或坐輪椅由人推著,有的是由人背著、扶著來到會場。經師父手劃拉幾下、蹬蹬腳,病人就神奇般的好了;有的當時就能下地,自己走著離開會場。有一個老太太被家人抬進來,師父叫老太太起來,讓她的手搭著師父的手掌,師父後退,叫她往前走。老太太說我癱了八年了,怎麼能走?師父就叫她走,結果老太太真的走起來了,而且越走越快,最後繞場跑了兩圈。在場的人無不激動,不少人掉下了眼淚。這位學員當時就哭了。陪老太太來的家人激動萬分,全跪在師父面前,稱師父為活佛。

在九三年健康博覽會期間,師父還作了關於法輪功的學術報告。原大會組委會安排了兩場報告會,因為要求聽講的人太多,兩場根本滿足不了大家的要求,只得臨時又增加了一場。三場報告會場場爆滿,甚至會場的人行道、欄杆上都站滿、坐滿了人。

大家聽完師父的報告後,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都異口同聲的說好,受益匪淺,真有祛病健身的神效。當時有一位長期在北戴河療養院療養、身患絕症的老幹部,在聽完師父的報告後,他高興的走上講台,又喊又跳:「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連喊了好幾遍。他感謝師父救了他。在場的人都高興的為他鼓掌,為親眼所見的奇蹟而深深震撼。

師父把報告會的門票收入捐給了見義勇為基金會。僅這一件我親歷的事,就說明師父高尚的人格、博大的胸懷與無私的付出,是用盡人間最美好的語言都無法形容的;是江氏流氓集團用盡各種污衊、造謠、誹謗之能事所不能掩蓋和歪曲的,只要人們了解真相,謊言就不攻自破!這也說明江氏流氓集團為甚麼這麼害怕人們知道真相。

在各地講法班上,像這樣神奇的例子不是一件兩件,而是不計其數,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身後都有一個神奇而感人的故事,這也是法輪功為甚麼會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就能深入人心,在中國乃至世界洪傳開來,修煉的弟子近億的原因。所有身心受益的學員都是見證人,無論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團如何污衊抹黑法輪功,法輪功的光輝永遠也不會被惡毒的謊言所磨滅。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師父應各地官方氣功科學研究會邀請,在中國各地共舉辦五十四期法輪功面授班,每期約十天,數萬人次參加。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八日廣州舉行了第五期傳法班,這是師父在中國大陸舉辦的最後一期傳法班,此期班盛況空前,參加的人有五、六千人。辦完這一期,師父就去香港,結束了國內講法,開始去國外傳功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