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大法緣 永不忘李洪志師父之恩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每當我看到九四年六月二十一號參加濟南師父講法傳功學習班與師父在一起合影的珍貴照片,都使我整個身心融入一種無以言表的幸福與喜悅之中。師父那高大身影、和藹可親、慈悲祥和的面容,那一幕一幕又清晰可見的浮現在我的眼前。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成為我生命中永恆的無比珍貴美好的回憶。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同時激勵我在修煉的路上堅定不移,在返本歸真的大道上,跟隨師父走到今天。

那是在沒有參加師父講法學習班前兩天。姐姐坐車行程七十多里路來我這裏。我們聊了幾句,姐姐說:我的周圍有幾個人,在煉一種氣功,祛病健身特別有奇效。說是真佛下世來傳的,救人來了。我趕緊說:是甚麼功啊,在哪地方傳?姐姐說是叫法輪功。我一聽到法輪功,我的心裏一震。真佛是甚麼樣啊,姐你趕快打聽打聽,在甚麼地方。姐說:我的朋友他們在訂票,說是要參加學習班。我迫不及待說,姐呀,你趕快回去訂票,咱們也去參加學習班,咱們也去見真佛。就這樣姐姐來我這裏還不到半小時就又返回去了。

二十日下午我在單位請了假,去姐姐家。一進門,姐說我本想給你打電話,讓你請假快點回來,你自己就來了,這麼巧啊。票已經訂好了,今晚就走。還有幾個小時,你先看看書吧。我拿起《中國法輪功》(不是修訂本的)翻開一看師父照片,怎麼這麼眼熟!我就高聲對姐姐說:這個照片的人我認識,好像在哪裏見過,但是我就是想不起來。

我剛看了一半,我就感到法輪在身體上轉,在頭頂轉,字也是轉的。有時變著顏色。肚子也咕咕響了起來,開始鬧肚子。師父講,有的人還沒參加學習班就已經有法輪了。看完書我已經去了兩次廁所。心裏有些著急了,心裏想著:法輪功老師,我不能再鬧肚子了,一會就要上火車了可咋辦哪。真的神奇,坐上火車一路上也沒鬧肚子。

六月二十一日,我們早早來到了濟南皇亭體育館,那裏已經聚集天南海北來的學員,每個人找好自己的座位,等待師父的蒞臨。

當師父高大身影出現的時候,全場起立,長時間的熱烈鼓掌。師尊微笑著單手立掌向大家致意走向講台,開始講課了,掌聲才停了下來。

師父講法從不用稿,只有一張紙,聲音洪亮親切。用最淺白的語言講出高深的法理。博得全場學員的一陣陣掌聲。師父的講法讓我淚流滿面,不知怎麼就是控制不住。越聽越愛聽,從來沒有人講過這麼高深的法理,淺顯易懂,把我一生中解不開的迷惑問題全解開了。身心完全溶在師父偉大慈祥之中了。在從生命的深處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啟悟我等待久遠的記憶。師父博大精深法理,使我明白了人生來的目地不是為了當人,而是為了返本歸真。

我精神集中聆聽師父的講法,生怕漏掉一句話。後來感覺有一種抑制不住的睏,眼睛怎麼也睜不開。我就使勁擰自己的大腿,後來還是睡著了。可是神奇的是師父講的法我一句也沒漏掉,都聽進去了。師父講:「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轉法輪》)真是這樣,在以後幾天我不睡也不睏了。因為我從上小學起就偏頭痛,一直折磨了我二十多年。

我原來身體不好,結婚後,生小孩坐月子期間受了風,渾身關節響,疼痛,冰涼,怕風,還有膽囊炎,胃出血,眩暈症,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心臟病等十幾種病,十年沒有出過汗。夏天都要穿厚厚的毛衣毛褲,墊著電褥子,蓋棉被。到處求醫,找偏方治也治不好。家裏堆積各種各樣藥,花了很多錢,痛苦難熬,難受的使我痛苦流淚。

第一天聽師父講法,不知甚麼時候,我身體開始出汗了,衣服都濕透了,身體特別舒服。晚上感到渾身發冷,開始發高燒,渾身骨頭沒有不疼的。第二天,我還是堅持去了,一到班上我甚麼症狀都消失了。後來悟到,在師父佛光普照的場裏,是最舒服最幸福的。師父給學員調整身體,讓大家站起來,身體放鬆,放鬆,想自己的病,沒有病想一想家中有病的親人。師父說一聲跺腳,只見師父大手一揮,一抓,然後扔在地上,當場很多人都說病沒有了。

師父講到第三天課就給我身體都調整好了,身體熱乎乎,走路輕飄飄的,真正體悟到了人沒有病的滋味。

在濟南學習班期間,下了多場雨,神奇的是在開課前雨就不下了,等到學員都進入會場,師父講法時就下雨了,等師父講完課,走出會場時雨就停了。等大家回到旅店,大雨又下起來了。我們在一起的學員深感師父的偉大慈悲,每時每刻都在呵護著學員,為學員著想。

師父講法時能量場很大,只有少部份人擺著扇子。當師父講拿扇子的人不妨把扇子放下,人找苦吃還吃不著,這麼點熱就受不了了。大家立刻把扇子放下了,隨後就感到習習的小風就吹過來了,感到特別舒服涼爽。

在學習班第二天下午,安排與師父合影照相,天氣特別熱,負責四千多人秩序的工作人員忙不過來。慈悲的師父不顧勞累,也不用話筒,只用手勢指揮大家站好拍照。全部照完還給學員留下了足夠的吃飯時間。

在學習班期間,師父的高德大法使每個人的心性都在提高,道德標準在昇華,世界觀都在發生根本的變化。大家互相關照,為別人著想,有費用不夠的,就有人主動拿出錢相助,有困難的主動幫助。有拾到錢的,拾到手錶的,拾到金項鏈的都交上去,師父在開課前只要公布一下就有人去認領。老學員把好的座位讓出來留給新學員或年歲大的,或遠道來的,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在當今世風日下,道德標準敗壞的社會,為了錢為了利甚麼事都敢做,只有在大法中修煉的人才能體現出無私無我的境界,真正的是一個好人,法輪功這兒是一片淨土。

六月二十八日,師父最後的一堂課講法解法,學員提出很多的問題,師父都一一給予解答。最後講法結束了,全場學員站起來長時間的鼓掌,我流出了眼淚,好多人都流淚了。久久的不願離開師父,站在那不願走,手掌都拍疼了,師父繞場走著向學員告別並打大手印推轉法輪。許多單位和個人向師父獻錦旗,讀感謝信,答謝師恩。

八天的時間結束了,注入了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

同年八月五日,我又有幸參加師父在哈爾濱講法傳功學習班,參加完師父講法學習班回到家,那時還沒有書,但是每天都能聽到師父講法,師父聲音洪亮,語調平和清晰,常看到法輪和各種顏色光。

十六年過去了,師父的音容笑貌依然浮在我的眼前,那種身臨其中的感覺是無法表達的,永遠留在我的記憶中。

師父您辛苦了,您為宇宙眾生操盡了心,您為宇宙眾生所承受的我們無法知道,能成為師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感到無比榮耀。感謝師父偉大慈悲的苦心救度,唯有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助師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