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師尊在郴州傳法的日子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尊敬的李洪志師父到郴州講法傳功,這真是萬古機緣,佛的慈悲。

九三年,郴州有四位聽了師尊講法的學員,認為太好了,要把師尊請到郴州來,讓更多善良的人受益。九四年元月六日,他們帶上郴州氣功協會的介紹信,參加了廣州學習班,邀請師尊到郴州講法傳功。經過幾次請求,師尊同意到郴州講法傳功。

幾天以後在牆上貼出來一張九四年師尊在全國講法傳功日程安排表,那真是從年初到年尾安排的滿滿的,沒有一天空閒。郴州起初安排在七月七日~十二日,前面是鄭州、濟南;後面是廣州、哈爾濱。看著這張表,就能感受到師父的艱辛。而為眾生的巨大承受,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因為郴州的具體情況,交通不便,人若太多,一旦進去就出不來,會對社會造成壓力,對個人影響工作,生活。師尊在鄭州學習班就告訴負責人,郴州不要去太多人,影響回家時間,耽誤工作。所以郴州學習班只有九百人。多少年以後,我們才感受到師尊這種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一切為眾生著想的洪大慈悲,還有那無邊的法力。

郴州法輪功學習班的前面是濟南學習班,在濟南學習班開始前出現了意想不到情況變化,原計劃的一個班,這時人數翻了一番,達到了一萬多人,師尊不願落下一個得法的人,馬上二個班同時進行。

郴州法輪功學習班推遲了幾天。濟南班一結束,沒有任何休息時間,師尊乘飛機到長沙,郴州學員用汽車接到郴州。郴州學員早已到齊了,正翹首以盼。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師尊帶著微笑,神采奕奕的走上郴州班講台,開始郴州傳法,佛光普照郴州。

師尊在郴州的日子裏,那是我們永遠難忘的。師尊用四天時間,白天、晚上連續講課,把九堂課講完。第一天上課時我覺的師尊講法的聲音小,就這麼一想,師尊馬上說:怎麼啦,聲音太小,是不是聽不清。擴音器聲音馬上就很宏亮起來了。我當時覺得奇怪,我想甚麼師尊知道。

師尊在郴州的幾天,本來安排了人照顧生活、洗衣等,但是師尊沒有要任何人為他做事,每次問他洗衣服時,都說已經洗完了。問吃飯吧,都說吃過了。學員送去的東西都原封不動的在那。就連賓館的服務員都說: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好的人。師尊時時處處都為別人著想,住的房間乾乾淨淨,被子疊的整整齊齊。

就講辦班收學費,那也是最低的了,開始收了五十元,師尊一再與負責人商量要退錢,後來只收了二十五元。我曾經學過其它氣功,那些氣功師辦班,收費那可是能收多少就收多少,收禮少了還不行,請客吃飯講排場,離開時還要收紅包、禮品。

師尊空手來到郴州,走時空手而去。辦班收的學費,交了場地費,氣功協會的錢,剩下幾千元,師尊說郴州輔導站剛剛成立,這錢就給了郴州輔導站,師尊一分錢也沒帶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後,給師尊造謠說斂財,湖南省六一零,公安處一個處長造謠說師尊斂財,從郴州拿走了多少錢云云,以欺騙民眾。我們幾個人去送師尊,我們空手而去,師尊很高興,買了一個西瓜,用手一掰開一人一份,不多不少。奇怪師尊怎麼知道我們有多少人。

就在上火車離開郴州的那天晚上,師尊還在教學員動作,手把手的幫學員調整動作。而且在這四天裏,師尊儘量滿足了學員提出的一切要求。學員要照像,分成幾個組一一和師尊合影。在一次小型座談會上,一個學員買了一個新照相機給師尊拍照,拍了二張,師父要他別拍了,該學員還在拍,結果一張也沒有拍成。後來我悟到,就是不讓我們生歡喜心。學員要求和師尊共餐,師尊就和學員一起吃飯。在吃飯時,有學員說:是不是少了一點飯,食堂服務員端來了一大盆麵條,師尊非常過意不去的說太麻煩人家了。

師尊上了火車後,就站在那,沒有座位,座位讓給別人了。

學習班後,郴州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迅猛增加,截至99年初郴州僅市內煉功點就有42個,最大的每天有1~2百人煉功,最多的時候有3百多人,整個郴州地區將近3萬人煉功。人人爭做好人,個個身體健康,使社會普遍人心向善,道德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