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九八年的一次法會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一九九八年冬季,我市召開一次「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是在本市的體育館裏舉行的。這個體育館很大,能容納幾千人,我也參加了。

一進會場,就聽到了那首優美、深沉且悲壯的《普度》樂曲。我非常喜歡這首樂曲,他催人淚下,卻激勵人心,每當聽到他,總有一種深受鼓舞的感覺。法會前播放這首樂曲更增加了莊嚴的氣氛。

大家各自找好座位坐下,一個同修領著大家背誦《轉法輪》開頭篇《論語》。聲音洪亮,整齊,吐字清楚。我也和大家一起背,可我背了上句,忘了下句,剛想下句,人家下下句已經背出來了。我老跟不上趟,合不上拍。我心急,臉發熱,感到很內疚。若不參加這次法會,還真不知道自己學法、背法這麼差勁。這件事為我後來學法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時間到了,主持人宣布大會開始。幾千人的會場座無虛席,立刻鴉雀無聲,異常安靜,都在靜聽主持人安排心得交流會發言人的順序。順序排好後,他又補充一句:最後一個發言的講完心得體會後,為避免出門擁擠,左半部走左門,右半部走右門。就這麼幾句簡單的話,貫穿始終,大家遵循著,執行著。來自不同地區的學員一個接一個上台發言,其他人都在默默的聽。

其中有一位發言人很特殊,上台時由一位老年女同修抱著。這位發言者是個小孩,也就四、五歲左右,抱著他的是他的姥姥。他發言的題目是:背誦《失與得》(《轉法輪》)。姥姥把他安頓在講台上坐下。看來他很勇敢,面對這麼多觀眾,不畏懼、不怯場。姥姥讓他開始背,他就大聲的背誦起來,一千一百多字的經文,背的非常流暢、吐字清楚,抑揚頓挫也把握的很好,甚至標點符號也能聽得出來。他越背越有勁,越背聲越大,越洪亮,越有精神。大家很受震動,給予他經久不息的雷鳴般的掌聲以示鼓勵。

接著他姥姥講述了他的一段神奇經歷:一場大雨過後,姥姥領著他在馬路上走。姥姥走在前面,他在後面跟著,並沒離開多遠,可姥姥回頭一看,他沒了。哪去了呢?就在周圍找,沒找到,很著急。這時突然發現馬路邊有一口沒有蓋的下水井,裏面充滿了髒水。姥姥頭「嗡」一下,覺得這孩子可能掉井裏去了!就非常緊張、害怕的大喊:「快來救人哪!」聽到喊聲,人們就往這跑,越聚越多,這時幾分鐘已經過去了。大家就想辦法救,用了很多辦法也沒發現井中有小孩。這怎麼辦呢?正在著急時,突然有人發現水面上露出一雙小手,抓住這雙小手就把他拉上來了。大家檢查他,看看是否受傷,結果他啥事沒有,連髒水都沒有喝,也沒被髒水嗆著。姥姥把他帶回家換衣服時就問他:你怎麼知道舉手呢?他說:「我在水裏,師父告訴我:‘不要著急,憋住氣,別呼吸,把手舉起來,上面有人救你。’我就把手舉起來了。」姥姥又問:是哪位師父呀?他就用手指著牆上掛著的大法師父的法像說:「就是這位師父。」

看來這個小孩不簡單,他是師父的小弟子,師父的法身一直在管他、救他、幫他。在數千人的大會上,能這麼熟練的把《轉法輪》中的「失與得」這一節背誦的這麼精彩,顯然也是在師父法身的鼓勵、幫助下才圓滿完成的。

這次法會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很難忘記的另一個原因是會場的秩序好的出奇。我們這個大會與常人的截然不同,那真是天壤之別。我是一名九五年內退的企業工作人員,在長期工作中,大會、小會,不知參加過多少。每次都是領導在台上講,台下的與會者各行其事:說話的、打瞌睡的、磕瓜子的、抽煙的……,總之幹甚麼的都有。有時主持人氣的大喊:不要說話了!過一會照說不誤。有時又喊:小點聲!沒過多久,話音還是照樣不減。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當今社會的狀態,誰能把它改好呢?誰能解決得了呢!

我們這個大會有幾千人參加,人員來自四面八方,各行各業都有,有工人、農民、商人、幹部、軍人、學生、教師、科學家等等。可是大會進行的井然有序,除了發言的聲音外,沒有任何動靜,都在靜靜的聽。坐在會場裏的人,都有一種既慈悲、祥和,又莊嚴神聖的感覺,非常舒服。我們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步,那是因為我們都是修煉者,都用嚴格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都是主動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大法徒。

這就是我們大會秩序好、環境好的根本原因,常人是無法比擬的。這是正法修煉者帶來的,也是師父給予的。

這個法會,已經過去十二年了,回憶起來還是歷歷在目。師父傳法度人,改變了我們,也在改變著人心,改變著這個世界。「蒼生歸正道,江山復清明」的時代,是人們企盼的,也是不久即可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