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從地獄到天堂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在第十一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我把大法帶給我一家人的幸福和快樂講出來,見證「法輪大法好」!

我生長在貧困家庭,自幼多病,二十多歲上中專時還穿著粗布衣。本指望成家後有好轉,誰知更是苦不堪言。丈夫家窮,而且好酒,酒後對我非打即罵;三個孩子體弱多病,百苦交集,我每天以淚洗面。

還有,我每隔幾天就上醫院打針吃藥,偏頭疼,睜不開眼,不能見陽光,昏昏欲睡;子宮炎,腰疼得直不起身子;子宮大出血,一病就是多半年,曾幾次昏死過去;乳腺增生,上衣扣不上扣子;扁桃體發炎,一病就是一個多月,吐血條子……親屬又經常給鬧矛盾。我痛不欲生,幾次摸電要自殺;年幼的孩子哭天嚎地,娘幾個哭成一團。我呼喊蒼天,我為甚麼這般命苦?!誰能救我?

時針指到了一九九七年。收麥子的時候,大兒子栽倒在廁所裏,摔破了頭臉。大兒子十個多月時,在我懷抱裏被醉酒的丈夫打罵嚇出了驚瘋,一夜拉五次肚子,從此經常抽風。大兒子每次犯病,我都心如刀絞,時時擔心兒子的生命。

在去外地給大兒子治療回來後,小兒子又摔傷了胳膊,不能上學。不幾天,女兒初次例假流血不止,臉色蠟黃,到處求醫。這時小兒子又喊心口憋氣,到縣醫院檢查是先天性心臟病,讓去濟南治療。這真如晴天霹靂,把我嚇暈了。我哭著準備錢物,這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孩子要好了哪,我就熬孩子們長大,否則,我就一了百了。

人,都有求生的願望。在去濟南的頭天晚上,我跪在天井院裏給天、神、佛上香,求神佛保祐,讓我們遇到大氣功師,手到病除,起死回生。那時我住在偏遠的鄉下,不知世上有法輪功,但我知道有氣功能治病。所以我就強烈的想,神佛可憐我,就讓我遇到有特異功能的大氣功師,救救我的孩子。

這天夜裏我做了一夢:屋子東北面開了一扇大門,門外寬闊的菜地,蔬菜茂盛,果實累累,荷塘裏荷葉青翠。夢醒來一想,感覺是好夢,預示我去濟南一定會交好運,會遇到高人。頓時我心痛消失了。

到了濟南的一家醫院,我們住在了對過的招待所,看大門的竟然是我的老朋友。茶飯之餘,他讓我學法輪功。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名字,很陌生,不入心。我壓力很大,孩子有病,哪有心學。他拿書讓我看,我根本就不看一眼。

我不相信醫院檢查的嚴重結果,又去了省二院。那裏病人特多,從掛號到檢查得兩天多的時間。我心裏特急,就對做彩超的醫生說:我是某某縣的,離這裏五六百里,又趁孩子假期來的,今天上午能做嗎?那醫生說:哎呦,咱是老鄉,我馬上給做。做完她又讓去找專家確診,那專家好像在等我們,說:別害怕,孩子不用打開胸膛做大手術,做小手術就行了。我的心一下子輕鬆了。今天盡遇好人,每一道檢查都提供方便,而且態度熱情和善。

學了大法後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我,為我得法鋪路。

我心裏有空了,檢查回來路過朋友門口時,我說:你的書給我看看。我打開《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一看:啊!這是活佛。朋友笑了。我捧著書回到住處,如飢似渴的看起來,每一句話都使我耳目一新,都震撼心靈。我急得眼疼,想一眼看個透看個全。這就是我要找的!

這些年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這裏一下子找到了答案:原來,造成人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人做壞事,打人罵人,坑矇拐騙,損人利己,就會造業;而業力就會造成得病或魔難。

我邊學邊心裏說:我聽師父的話,再也不造業了,一定做個好人。頓感心清氣爽,瞬間脫離了凡俗。這天是古曆九月二十二日,我永遠記住這個幸福的日子。

我馬上找老朋友學功。第二天早四點,我跟他去了千佛山煉功點,輔導員看我是新來的,就問我情況,給我講了幾個故事。一些人得了疑難病,不治之症,本是來住院的,在這裏得了法,一分錢不花,一針沒扎,一粒藥沒吃,就好了。我聽了百分之百的相信。

輔導員讓我帶孩子和丈夫去她家聽師父濟南講法。我坐在她煉功的黃蒲墊子上聽師父講法,直覺得往起拔。孩子當時十歲,他說聽懂了,能學能煉。他爸非得讓手術,第二天辦了住院手續,交了三千元押金,病號服都領了。我剛學法不知怎麼辦,就去找輔導員。她又給我講了一些奇蹟。她說著,我的眼淚就流著。她說法度有緣人時,我心猛一震,淚如雨下。到了晚上,就在丈夫與熟人準備請客時,三個輔導員來了,我猛地站起來大聲說:堅決不手術了,明天退押金。我把我的一切,孩子的一切,都交給李洪志老師了。

第二天退回了押金,丈夫帶著大法書回家了。我和孩子住下來學法煉功。聽師父在濟南講法的第三天,孩子就喊肚子裏轉,上樓下樓小跑也不憋氣了,孩子高興極了,連連說:師父給我治好了。我也是一天一個樣,飛速的提高。看天天好,看地地好,看人人好,好像在天堂。

聽完師父的濟南講法,學會了五套功法,輔導員又給了我已出版的所有大法書,我母子滿載幸福而歸。剛一回家,女兒就說,她讀《轉法輪》了,身體好了,她把所有的藥都扔到大坑裏去了。大兒子也精神煥發,一家五口其樂融融,喜笑顏開。這是我記事以來第一次嘗到的幸福,高興、踏實、祥和、安全。

短短六、七天的時間,我家由悲變喜,由厄運變幸運,發生如此巨大驚人的變化。我暗暗的想:救命的恩師,您把我全家從地獄救上天堂,我一定要好好修煉,好好弘揚大法,讓更多的人受益。從此我家只要開著門,就能聽到師父的講法或煉功的音樂。

一家人沐浴在佛光裏,沒有了病痛,沒有了憂愁,沒有了煩惱,只有歡聲笑語。「媽,你今天守心性了嗎?」「我今天拿了公家一疊白紙想給你們用,馬上想起師父的法,又送回去了。」「小朋友打我,我沒還手。罵我,也沒還口。很高興。」俺母子比學比修。身心健康,臉色紅潤,神采奕奕,待人接物,祥和善良。

這截然的變化,今非昔比。街坊鄰居同事都對我刮目相看,都誇法輪功神奇,不光能治病,還能改變人的思想、脾氣、性情,能把人變成好人。原來由於我玩世不恭,悲觀厭世,憤憤不平,經常以罵丈夫孩子出氣。學了大法,我一句也不罵了,連一個難聽的字也不說了,事事忍讓,善待他人。家庭和睦了,鄰居同事再也不用給勸架了,都誇獎我學大法變成好人了。

法輪功在我家出現的奇蹟影響很大,一些親屬找上門來學,我家成了煉功點,每天晚上都有十幾人、二十幾人學法煉功。我家有彩電VCD,每到星期天、假期裏、農閒時,都有人來聽法學功。人多了,在村上成立了煉功點,每天早四點煉功。這裏是集市,十里八鄉的人很快知道了法輪功。這些人修煉一段時間後,疾病都不見了,個個身體好了,精神飽滿。

我遠房的孫女,一家五口都有病,接力一樣的跑醫院,上廟燒香。三個孩子哮喘吃啥藥都不管用。她丈夫結腸炎,一個勁跑廁所,西瓜水果不敢沾口,四肢無力不能幹活。醫生說吃乾藥鋪也治不好。孫女常年胃疼,真是苦極了。她丈夫一聽說我家煉法輪功全好了,就讓她快找我學,讓她學會了再回家,學不會別回家。

孫女一字不識,可一聽法全懂,連連稱好。她拉上丈夫一起學,僅僅六七天的時間,師父就給他淨化身體了。她丈夫一連幾天從肚臍眼排膿,排了有兩碗。她公婆等都嚇壞了,讓去醫院,可他們明白是怎麼回事。排完膿就好了,能吃能喝,西瓜水果都能吃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紅光滿面,跟建築隊打工去了。三個孩子一片藥沒吃都好了,孩子們對爸爸說:您煉功,師父也管俺了,俺跟著沾光了。

孫女原來對公婆不太上心,學大法後經常給公婆買好吃的,送細白麵,問寒問暖。公婆逢人就誇兒媳學法輪功變孝順了,親屬鄰居都誇法輪功是神功。隨之就有很多人跟他們學法煉功。

法輪功能使人身體健康,心性平和善良,善待他人;能使家庭和睦,鄰里之間、同事之間、親屬之間和睦,對人對社會,真是百利而無一害。

如今我全家非常幸福。三個孩子身體健康,都能打工掙錢,生活的很好。大兒子已經結婚生子,孫子聰明可愛,剛學說話就說「大法好」。我丈夫逢年過節就請香和好吃的敬師父,還拉著孫子的手給師父磕頭。我更是無病一身輕,親屬朋友說我越長越年輕。大法已經在我心裏扎了根,誰也拔不走了。

師父是我的救命恩師,我傾盡所有也無法報答師父的救命之恩。每當想起我就淚如泉湧,我用甚麼報答師恩呢?我只有一個聽師父的話,同化大法、洪揚大法、讓更多的人受益的心。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