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功──心中的明燈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是學醫的,二十多年的實踐,我知道很多疾病是現代醫學解決不了的;我又見過許多禍從天降的意外事故,我的同事就有好幾個因車禍而亡。還有個同事抱著兒子下樓,從樓梯扶手翻了下去摔成重傷,兩歲的兒子脾臟破裂。一個同事夫妻倆帶著十歲的兒子去遊玩,在汽渡上,孩子卻從駁船上的一個縫隙掉到江裏,當時救都沒辦法救。這些悲劇,我如同身受,真感到人生就這麼無常,就這麼不易把握,這麼多苦難。

人到中年,奔波了大半生,我身體也出現了許多毛病,左腳骨折,一年多也沒完全好,不能跑,不能跳,不能站立;雙手疼痛,連個小方巾也擰不了,拍X光片報告雙手骨質增生,骨縫變窄,沒有甚麼辦法治,我真擔心後半生拖累家人。夢裏總是在黑暗中,找不到回家的路,醒來多麼惆悵、迷茫,又在日復一日的忙忙碌碌中淹沒,真的很無奈。

就是在這個時候,一九九六年九月的一天,晚上翻開朋友送給我的一本《轉法輪》,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首先明白的是人是有輪迴的,是有希望的。人從善如流,會得福報,人做惡事會有惡報。疾病、苦難、所有的不幸,都是業力輪報,人要改變自己的人生,達到真正的解脫,就唯有修正法。這天晚上,我手捧《轉法輪》看到凌晨,心裏真的有了希望,有了一盞明燈。

週末,我在朋友家見到一對夫婦,男的老態龍鍾,整個人都是灰色的,灰白的頭髮,灰色的臉,臃腫的身體,我以為他六十來歲,其實他還不到五十,患有多種疾病:高血壓、心臟病、肝病,這次因「痛風」腳又腫又疼,在大醫院住院治療半個多月,不見好轉,他想出院煉法輪功。

等我再見到他時又是一個週末,一進門我就驚呆了,雖然他頭髮還是灰白的,可氣色很好,白裏透紅,正擀著餃子皮,像換了個人似的。

我煉功沒幾天,手腳都不疼了,活動自如,膽結石、胃出血、長期便秘這些困擾我多年的老毛病再沒犯過,真真切切感受到無病一身輕。

我的一個女同事,那年二十八歲,沒有月經,年紀輕輕就謝了頂,膽結石術後一個多月了還捂著肚子,刀口疼痛得直不起腰來。我看她那麼痛苦,就給了她一本《轉法輪》叫她看一看,看的過程中她疼痛減輕了,腰也能直起來了,可是手術部位的腹內卻凸起一個鴨蛋大小的包塊,不怎麼疼,她問我怎麼辦,我說:不知道。她就打電話給那個醫生,醫生說到醫院來看看,她怕再開一刀,就到她宿舍旁邊的一個煉功點,參加了集體讀書煉功,包塊開始逐漸縮小,在刀口處出現一個比銅錢小的紫紅色的囊性物,一天夜裏從囊性物破潰處流出好多帶血絲的黃水,打濕了三條大毛巾,早上她又裹了一條小毛巾,跑來上班,叫我看,那時,流出物很少了,她到醫務室貼了一塊紗布,沒兩天就全好了,而且她驚奇的告訴我她月經來了,她個性外向,和領導關係也好,她就送他們《轉法輪》,講法輪功的神奇。

另一位男同事的妻子,是醫院病理科醫生,三十多歲,得了職業病「苯中毒」,全血像減少,類似「血癌」,面色蒼白,經常暈倒,她母親到廟裏發願,求自己死,女兒生。這個醫生也是修煉了法輪功,很快血像恢復正常,她母親因此也修煉了法輪功。

這樣的奇事現代醫學是無法解釋的,在我身邊還有許多,有腰椎盤突出的,有摔傷後久治不癒的,煉了法輪功都好了,人們也在傳遞著信息,因此單位裏幾乎所有的領導都看了《轉法輪》,很多同事也在傳閱,有十來人走進了法輪功修煉,每天中午在辦公室集體讀書、煉功,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做個好人、更好的人、為他人著想的人,在修好自己的同時,也將法輪功的美好神奇,心傳心、口傳口地傳給了更多的親朋好友,同事家人。

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迫害已超過十年,卻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使億萬人受益,國內大法弟子在長期殘酷的迫害中,堅持和平理性地講清真相,只為了世人在黑暗中心中都有一盞明燈,永遠與光明相伴!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