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大法就是好 誰學誰會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今年已九十歲了。可凡是不認識的人看到我,都說我只有七十歲左右。我心裏明白,我身體這巨大的變化,都是學煉法輪大法得來的福報,都是我的恩師賜給我的。我真心實意的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就是好,誰學誰會得福報!

一、大法改變了我

一九九六年八月,也就是我七十六歲那年,我有幸喜得大法。得法前,我腰腿疼、睡不著覺、肝炎,還有老年冠心病。整天愁眉苦臉。兒女們給我買了一大堆藥。心寶藥整天帶在身上,以備急用。用常人的話說那就是:混吃等死熬日子。

自從在煉功點上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後,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整天樂呵呵的,高興得合不攏嘴,因為我明白了來在世上當人不是目的,是為了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必須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漸漸的身體出現了奇蹟般的變化,原來的疾病,沒有打針吃藥都不見了,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原來兒女們伺候我,現在我幫兒女們。這前後發生的巨大變化,使我的兒女們、兒女的兒女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大夥兒都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包括我的親朋好友們也都先後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二、做一個好人

我的師父告訴我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一次我到市場去買菜,我給他一百元錢,他把剩下的錢找給了我,我回家才發現他多找給了我十四元。當時我想:我是煉功人,應該按師父要求去做。賣菜的人多不容易呀,需付出多大的辛苦才能掙到這十四元錢啊!我立即把錢給他送回去了。我說:「年輕人,你找給我的銭不對呀,咱倆算一算。」年輕人忙擺手說:「對的,對的,老太太你可能忘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多找給我錢了,我給你送回來了。」年輕人激動地說:「我真是遇上好人了!法輪大法好!」

市場上有一個乞討的盲人。冬天很冷,他還穿著破爛不堪的單衣。我給他買了襪子、送給他我家裏的保暖棉衣。作為一個沒人管的盲人,他激動得不知說甚麼好。我說:「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教我這麼做的,要謝你就謝我的師父吧!」

三、師父時刻在我身邊呵護我

我八十八歲那年,新年剛過。我突然感覺好像舌頭不好使了,吐字不清;半個身子也不好使了,不能起床;頭腦也不清楚了,迷迷糊糊。兒女們把我送進了醫院,又是化驗,又是做磁共振。診斷結果:老年性中樞神經腦血栓。面積很大、非常危險。醫生講需住院觀察治療三個月後再看效果。大約住到了第五天,我一下子清醒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我要求立即出院。

子女們把這個想法跟醫生一說,醫生嚇了一跳:「甚麼?這麼重的病要出院?開玩笑。是不是你們家不想花錢?那後果你們自負。」當天我就回家了。回家後,孩子們天天給我讀《轉法輪》,我自己堅持煉功。沒吃藥,沒打針,三個月後經大夫檢查,一切恢復了正常。

奇蹟,這是大法發生在我身上的又一個奇蹟!醫生都感到不可思議。但這是事實。

我明白:是師父給我延長了生命,是法輪大法再一次給了我新生!我從心底呼喊著:天下哪裏能找到這麼好的大法?天下哪裏能找到這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再次謝謝師尊!

四、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就是要做一個無私無我,完全為了別人的人(儘管我現在還沒有完全做到)。願世上的人,人人都有福,有大福。不管是坐在公交車上也好;在路邊散步也好;去市場買菜也好,只要有機會我都要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我親身經歷的切身體會。

一次坐「面的」,那位出租車司機問我有多大年齡,我說九十歲。他張大了嘴巴說:「我母親才七十歲,看著比你老多了!」我說我有「秘訣」。我就告訴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我記住了,回去一定告訴我的母親,全家人都念。」

白天家裏人都不在家,我就自己學《轉法輪》或背《洪吟》,現在《洪吟》、《洪吟二》我都能背下來。有時我做夢,還給人講大法的美好和背《洪吟》呢!

假如一個人,他得到了價值連城的稀世珍寶,可能有兩種選擇:一是自己偷偷藏起來,據為己有;二是奉獻給大家,讓大家共同分享。我作為一個修煉「真、善、忍」的人,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二:奉獻給大家!

那麼,這法輪大法可比珍寶還珍貴啊,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

法輪大法就是好,誰學誰會得福報。願我們在大法中受益的人,都用親身的體會,講述大法的美好吧!

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我無以回報!按照大法的要求,我還做得很不夠,大法的無邊法理我只是理解了一點點兒而已。今後我要更加精進,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一切有緣人。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