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修大法有福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甚麼都可以用語言來表達,但我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是無以言表的。下面我簡單的說說大法帶給我的好處。

一、大法改變了我的性格,完善了我的人格

我是一名教師,過去由於脾氣不好,經常用棍子、拳頭打學生,無所顧忌。九五年得法修煉,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

在大法中我找到了做人的準則,覺得教育學生就要用「真、善、忍」去教育,首先自己要做一個好人,對調皮的學生儘量談心,對困難學生儘量幫助,漸漸的學生都說我變好了,與我的關係也親近了,同事們也喜歡與我相處,領導讓我幹啥都放心。在九七年和九八年,連續被評為「州級優秀班主任」和縣級「教育園丁」。實質上我對於這些也從不往心裏去,對領導說,把這些榮譽讓給年輕老師吧,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做好人是我師父要求的,也不圖名圖利。

有時候學生困難繳不起學費,我就墊上。一次,一家有三個學生,他們的父母只借到了一個孩子的學雜費,我為他們墊上了兩個孩子的。記得有一個學生考上大學,父親遠走他鄉,我和妻子經常幫助他,後來,我被非法勞教,妻子與其他同修供他上完大學,直到分配參加工作。我們是發自內心為別人好,也不求甚麼回報,修煉的人對社會真的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當初,我們縣教師中修大法的比較多,在九九年大法被中共迫害以前,有好幾位大法弟子獲得過縣級、州級優秀教師和優秀教育工作者稱號。曾在好幾次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腦班上,儘管中共妄圖強迫我們放棄信仰,但是縣委領導、文教局領導都強調這些煉法輪功的老師們都是好老師。是大法使我們成為好老師。

二、大法使我獲得了健康的身體

我從小愛喝酒抽煙,長期不注意坐姿,導致背有點駝,並且經常失眠。開始煉功的那一天,失眠就一去不復返了。有一次煉功時,感覺背部有一股氣從脊背往上頂,力量很大,我的背隨著這一股力量往上升,我心裏很激動,半個小時煉下來,往牆邊一站,背直了,覺得真神奇。這樣的事例在我縣修煉人群中比比皆是。我修煉大法十五年了,自走入修煉以來,身心受益,沒吃過一粒藥,有時也有感冒的症狀,只要多煉一會兒功,念一講《轉法輪》馬上就好了。在甘肅省平安台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時,冬天寒風刺骨,缺水,大家都很髒的,如有剩下的水我就在廁所旁冷水擦身,一點事沒有,還感覺全身熱乎乎的,抽大煙的都誇我好身體,我說煉法輪大法就這樣。

三、大法使我全家受益

神奇的事在我身邊發生的很多,親人中有許多人先後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我修煉大法時父母親、哥哥都長年有病。母親患有各種風濕病、婦科病;父親是高血壓、腦血栓等;大哥是腦震盪後遺症。我從外地得法回家後,他們都跟著我煉功,時間不長,都好了。原來我是一年兩次送父親進醫院,煉功後父親就再未去過。

再說說妻子身上的神奇事,我兒子也是師父保護下來的,當時是在家裏接生,由於胎位不正,好幾個小時生不下來,臍帶拴在孩子的脖子上,大夫可給嚇壞了,說要做手術,讓我趕快送醫院,我從外面轉了一圈到家,生下來了,孩子沒氣,臉是黑的,大夫「啪」一巴掌,「哇」的一聲活過來了。大夫說這樣活下來的不多,她以前接生時遇到的兩例都沒活,她說這是佛保祐的。妻子上班後,工作忙,沒時間煉功,奶水比較少,孩子不夠吃,可只要她煉煉功,那一天的奶就不多不少剛夠餵孩子,你說神奇不神奇?

四、修大法有福

自中共邪黨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後,我被關押、勞教,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可我始終堅修大法心不動,好多人(包括縣上領導、州上領導、勞教所警察)都說,你這種人再不要想工作了,我也覺得無所謂,只要堅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關。

勞教期滿從邪惡的黑窩出來後,我回原單位上班,時間不長,我被調到條件更好的學校,在如今唯利是圖的社會,如果不是修大法,你就是花上一兩萬說不定還辦不了這件事。到了新的單位後,我該幹啥就幹啥,錢也一直不缺,每月還有房租,親人都健康,兒子聰明學習也好,閒了與我一起學法煉功。真是:修大法,命大、福大、造化大,眾生切莫拒絕他。

五、支持大法是善良人的正義之舉

十幾年來,我先後在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平安台勞教所、本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幾年,雖然很多警察受中共愚弄和驅使,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但我也碰到了善良的警察。在北京看守所時,一所長讓大法弟子站一邊,其他刑拘人員站一邊,對他們說:你們都要學習人家法輪功,看人家多文明。在本地看守所關押時,一位州政保科科長試圖轉化我,未達目的,臨走時對我說:我聽了好多人的反映,也與你談了幾次,你真的是一位好教師,可惜我也放不了你。他說的時候差點流淚了。

二零零零年夏季最熱的時候,看守所裏熱得像蒸籠一樣,每天中午最熱時,一所長將我叫出去,在一棵蘋果樹下我倆聊天,或者讓我在院子裏轉,他說:我想讓你涼一涼,裏面難熬啊。我在一年多時間兩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一直堅持晚上在監室裏、白天在院子裏煉功,除了有一武警打過我一次外,其他人從未過問過。我覺得人心都有一桿秤,好壞是非大家都是看的見的,大法已深入人心,任何邪惡都是動不了的。

在平安台勞教所,我因喊口號、拒絕訓練等被關禁閉,惡警說不「轉化」就讓我死在裏面,我受盡了各種酷刑的折磨,六個普教外加兩個惡警,對我進行每天二十四小時輪番酷刑折磨,可是這六個普教中有四個成了我的朋友,其中一個對我說:我們真的很同情你。我快昏死過去時,他用力將螺絲鋼銬子往上頂,減輕我的痛苦。惡警不讓我坐,可他一走,這幾位普教就讓我靠牆坐下。其中有一個天天從外邊帶點花生米和糖之類的東西,他趁沒人看見時,趕快餵給我吃。惡警進來時,他們趕快在我身上按上許多鞋印。要知道這六個人可是惡警挑的最狠的。

雖然惡警十天沒讓我吃飯、喝水,天天電棒、刑具折磨,可是最後一天洗臉時,都說我胖了。

陰雲快已過去,光明即將來臨。善良的人們啊,你還在等甚麼!趕快了解大法真相,你將擁有最美好的明天。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