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修大法全家得福(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 我以全家人得法修煉後的神奇事,來證實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美好,並以此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一、我有緣得法

一九九五年七月,朋友到我家說:給你看一本書。我一看是《轉法輪》,打開書看了十幾分鐘,眼就睜不開想睡覺。迷糊一會兒再看十幾分鐘又瞌睡,就這樣迷糊一陣看一陣,我用了兩天時間把《轉法輪》看了一遍。

我被書中修心性做好人的道理所打動。我對朋友說:若照書上說的做,人生還有啥煩惱?在單位上班,人與人之間為了名利爭鬥感覺很苦很累很煩,使我落下了一身的病。而我以前學過的氣功只是教祛病的手法,不講如何修心性,只治標不治本。所以我和朋友說:這書太好了,在哪買的?給我請一本。朋友說:是借的。我便立即把一本《轉法輪》全複印下來。以後隨著大法的普及,我請到了新書《轉法輪》,並找到了煉功點。

從此我像久旱的禾苗得到了雨露,溶入了大法修煉的洪流中,至今已十六個年頭了。回顧這十六年的修煉歷程,真是感慨萬千,多少次淚濕衣襟。若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走不到今天。


吉林省法輪功學員1999年7.20之前的煉功場面,無論嚴寒酷暑堅持煉功

在煉功過程中,其他神跡不說,就說我們那煉功點。有幾次晨煉打坐時下大雪,北方的冬天零下十幾度,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大法弟子一個個像雪人一樣打坐近一個小時,卻絲毫沒有冷的感覺,身體卻在往外冒熱氣。那種美妙的感覺至今記憶猶新。

從此我也從一個全身是病,外號「大藥罐」的人,變為十六年沒感冒過一次、沒吃過一片藥的人;從因為工作量大,身體承受不住想辭職,到身體健康,工作效率成倍提高的人;由以前的愛爭鬥,變為對名利看淡、為人隨和的人。我所任科長的科室也被評為市級業務先進科室。大家從我的變化,見證到了大法的美好。

二、母親得法

一九九六年的九月份,我在外地開會,突然接到電話說69歲的老母親突發腦溢血住進醫院,我火速趕往醫院,只見老母親口歪眼斜地躺在病床上,右面身子癱瘓。醫生告知:腦內有瘀血。徵求親屬意見,兩個治療方案:1、開腦殼取出淤血;2、保守治療,即躺著不動讓大腦自然吸收掉淤血。我們都同意第二個治療方案。在實施這個治療方案時,因頭部絲毫不讓動。母親一動不動地躺了兩天兩夜後,直嚷再也堅持不了了。

這時我捧出了《轉法輪》對母親說:媽,以前動員您修大法,您說忙沒時間,今天我讀《轉法輪》給你聽。讀了一陣後,母親說:聽你讀法,像有一股泉水從頭頂灌注全身舒服極了。就這樣,她一難受就聽我讀《轉法輪》,一聽就舒服,扎針吃藥卻沒效。

我對母親說:既然學大法您感覺這麼明顯,說明您有緣,如果能到學法小組學法煉功效果會比在醫院好,您信不信?母親說:「我信!我信!我要出院到學法小組去!」我說:慢!您必須得百分之百的信,您是我母親,我不能拿您的命當兒戲。母親說:我真的百分之百的信!

當我找醫生說要出院時,醫生說:「開啥國際玩笑!這種病要出院最早也需要一個月以上,才十八天就出院,不要命啦!」後來醫院讓立下字據:後果自負。

出院的當天晚上,我和姐姐就把母親攙扶到學法小組。當煉到神通加持法時,母親說:我的右手指能動啦!一股熱流從肩頭通向手指!在場的學員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煉完功回家時就不用攙了,一路身體排著濁氣走回了家!第二天母親就能幫我擀餃子皮了。

在我家住到第十天,母親對我說:昨天晚上我琢磨,我都好了,老伴一人在家,我應該回老家了。可咋對女兒說呢?晚上就做個夢:在雲霧繚繞的天空有個像體育場的觀禮台,上面坐滿了人,一層比一層高,都在靜靜的看師父在黑板上畫法輪圖形。當我入場後,沒有我的座位。師父看看我說:有人剛進門,不好好學,牽掛多,這樣的學員就夠嗆。母親說:我醒來悟到,師父是說的我呀!我可要在這好好學一段時間再走。

從此,母親和我每天晚上到學法小組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母親說:看師父講法錄像時,腰部和頭部有法輪直轉。就這樣到第五十二天時,我把母親送回農村老家,在車上,母親說頭部有淤血的部位和舌尖發麻部位有法輪在轉,我們都知道是師父在給調理。

母親回家一個星期後,我回老家探望,一進門母親就對我說:師父說的話一句也不假呀,以前我對師父說的「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轉法輪》)這句話沒多想,認為身體能恢復就很滿足了。沒想到我回來的當天已停經22年的例假又來了,這功太神了!我真的返老還童了!

我母親煉大法的神效轟動了全村,當即有二、三十名村民來跟我母親學煉大法。那年我村有六名患腦血栓、腦溢血的老太太,其中四名沒修煉的每月藥費四五百元,現今都已離世了;而修大法的兩位如今都健健康康的。我母親整天樂呵呵的說:是師父給我延長了壽命,我是最幸福的人!

三、姐姐得法

我姐見證了母親修大法的神效,也參加了學法小組受益匪淺。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姐夫害怕,便阻攔姐煉功,說再煉就離婚,看見大法書就撕。在他的阻攔下我姐不煉了。直到有一天感到肝部疼痛,到醫院查CT肝區有陰影。醫生說不是好病,要有思想準備。

回家姐夫便求我姐煉功,我姐說:當初不讓煉的是你,現在求我煉的也是你,你把大法當成啥啦!姐夫說:我知道大法好,以前是害怕鎮壓,不讓你煉,如今你身體成這樣,你若不煉你又沒工作,別說住院沒條件,連查體費咱都花不起呀!現在我失業,靠打零工掙的錢連生活費都朝不保夕呀!求求你啦,看在孩子份上,為了保命你煉吧!就這樣,我姐又恢復了學法煉功。

我姐夫像變了個人,打工回家再累,只要見我姐在學法,家務活就全包了,好讓我姐安心看書。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姐姐,煉了一個多月,她的臉色由暗青變紅暈,到醫院複查,肝部陰影全無!從此,姐姐家又有了笑聲。

我姐九十二歲的老公公患腦痴呆症,護理這類病人,沒經歷過的,想像不到有多麼的難。老人經常把大便往床和牆上抹,嘴裏嚷著蛋糕!蛋糕!我姐時刻牢記自己是修煉人,對老人要慈悲。每天用半天時間給老人清洗尿布和髒衣服,服侍整整三年,直到老人去世沒生過一次褥瘡。

去年底,我姐的鄰居對我說:你姐家六十平米的昏暗樓房,養著九十四歲的老婆婆和八十二歲的老母親,還收養了一位苦命的外甥女十二年,還有一個滿地跑的三歲小孫子。簡直成了養老院和托兒所了。居委會都說沒見過這麼好心的人!我姐卻樂呵呵說:如果不修大法,別說照顧老和少,我自己的命都難保!

四、大法保住了外甥女的命

我小妹自小體弱多病,二十多歲時又被邪靈附體,整日神神叨叨的主意識不清。婚後丈夫遭遇車禍腦殘,整日神情呆板,給洗車店打工,一天五元的工錢人家都不願用(正常人一天至少二三十元),所以她家的生活費靠全家人救濟。大女兒出生僅一個月,便由奶奶撫養。

待看到她小腹突出,才確定她又懷孕了。經親屬協商,都認為這孩子不能留,就動員她去做人工流產,她堅決不去。最後親屬商量只能謊稱說由我帶她到醫院保胎,她才跟我到醫院。當醫生往她小腹部扎針時,她一下蹦起來,不打醫生,一邊打我一邊說:不是保胎嗎?往這扎針不把孩子扎死了嗎?又給我一拳說:你知不知道這是殺人哪!(她平時說話從沒這麼有邏輯,當時我卻沒悟到是師父借她的嘴在點化我。)她拳打腳踢地把我從醫院的三樓打到一樓大門外。熟人求醫生第二天到我妹家去做引產,第二天一早派車把醫生和醫療設備載到我妹家。

安排好這一切,晚上到小組學法時,大家問我為啥遲到,我就把遲到的原因如實告知大家。同修說:你這樣做是殺生!你還修不修啦?我說,不是人出生後才有靈魂嗎?,沒出生咋能算殺生啊?並說出不能保留孩子的兩大理由:一、我妹大女兒出生一個月就由婆婆收養。現在婆婆也是直腸癌晚期,如果這孩子生下來無人撫養;二、我妹服用大量副作用很大的藥,難保此孩健全。

站長見我執著,對大家說:今晚不幹別的,專幫她吧。大家極力開導我說:孩子出生有沒有人照看或健不健全,是由他本人業力大小決定的。應該放下執著。直開導我到晚上十點,我還是想不通,對大家說:你們別費心了,除非師父說墮胎是殺生,否則我不會改變的。站長說:師父今年三月在《紐約座談會講法》很快就要來了,我已經得到一本書。這樣吧,咱們馬上回家,你拿起電話,我在電話裏讀給你聽。

當我拿起話筒,聽他讀到:

「弟子:那墮胎也算殺生吧?

師:那沒錯。懷孕了之後,打胎就是殺生,你不管人類的道德甚麼樣了,人類和法律上承認不承認,法律代表不了神,你殺生了就是殺生,你說法律上沒殺生,那是人說的。我們發現婦產醫院有許多嬰兒,在那個周圍空間裏邊有許多肢體不全的,或者是肢體很全,卻很幼小的小孩生命在那裏邊沒地方去。本來這個生命他轉生了,他可能有他的前程,可能他活多少年之後他再從新進入輪迴,可是還沒等出生,你把他殺掉了。那麼他就要在這個漫長的歲月中痛苦的掙扎著,那麼小的生命孤孤單單,那麼可憐!他要一直等到給他在人世天定的年齡全都過去之後,才能進入下一個輪迴。所以你一下子就給他治到那麼苦的境地上了,你說那不是殺生嗎?而且還業力很大。」

聽到師父講的這麼明白,墮胎是殺生,我為自己的行為後怕。第二天早上我跑到醫院說,不墮胎了。醫生拿出發熱的消毒包說:瞧,已經消好毒了。

沒幾天,全區組織學習了剛到的師父《紐約座談會講法》,我對著師父的法像痛哭流涕的說:慈悲的師父呀,您為不讓弟子殺生造業,及時派人點化,弟子讓您操心了。弟子一定放棄執著,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當我妹妹生下足月的女嬰時,我發現孩子不僅健康健全,而且水靈紅潤,大家都誇漂亮。

一個星期天,母親來電話說:你妹今天回家鄉沒抱孩子,剛滿月的孩子交給誰了?我到車站詢問,有人證明說我妹上車時還抱著孩子。我馬上回電母親,孩子是回家路上丟的。傍晚,我接到電話說孩子找到了。原來是我妹下車後犯了瘋病,把孩子丟在河邊的蘆葦裏。當時河邊有許多洗衣服的人,離孩子近的沒聽到哭聲,而離孩子較遠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卻聽到了,多虧這位法輪功學員把孩子抱回了家。

大家都說這孩子命大,從胚胎三個月到出生剛滿月就經歷了三次生死大關!若不是師父的法身呵護,怎能每次都是大法弟子的保護才能轉危為安?如今這孩子已由我姐撫養。孩子聰明伶俐,三歲時大人做飯,她就自己盤著小腿捧著小錄音機靜靜地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稍大些,第一次雙盤就盤三十分鐘,大家都誇她雙盤的姿勢好。而且她每次到我家,第一件事是給師父敬上一炷香。如今她已是十二歲的大法小弟子了!我家及身邊大法弟子的神奇事還有很多很多呢!

的確,我為今生今世能成為大法的修煉者而自豪!更感到能成為師父的弟子而無比榮幸!我們一定堅修大法,圓滿隨師還!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